德国律师公会主席就中国大规模逮捕维权律师的抗议信

联邦德国律师公会在给傅佩芬律师回信中所附公会主席非尔格斯写给中国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的信(中文本)及律师公会声明——天溢提供

联邦德国律师公会在给傅佩芬律师回信中所附公会主席非尔格斯写给中国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的信(德文本)及律师公会声明——天溢提供

上周德国台湾协会的傅佩芬律师,写信给德国律师公会主席,要求关注中国政府大规模逮捕迫害律师事件,二十一号收到回信和德国律师公会主席二十号写给中国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的信。

从七月九号开始,中国政府在国内大规模逮捕居留维权律师。这个消息引起了德国和欧洲社会的强烈震动。七月十四号,针对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访问中国,德国台湾协会傅佩芬会长立即起草发表了一封德文的向德国各界的紧急呼吁抗议信。一周后,七月二十一号记者从傅佩芬会长处获知,七月二十号,德国律师公会主席非尔格斯(Axel C. Filges)先生,就中国大规模逮捕维权律师一事致信中国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先生。为此,记者采访了傅佩芬女士。

傅佩芬女士对记者介绍说,“我们台湾协会的这封信邮寄给很多报社和德国的政党。然后因为我自己是德国律师,所以我也写了一封信我们律师公会的会长,希望他能够以联邦德国律师公会的会长的身份对这件事情表示关切。他在给我的回信中,转给了我这封信。我想,他本来早就预备发这样一封信,这可能跟他自己本身的经历有关。因为他自己刚刚在中国参加了中德法治国家的对话,他们刚回来就发生了这件事情。我想他本身也会感到很沉重,很失望。”

据记者了解,上周德国另外一个全国性的律师组织曾经就中国发生的事情公开发表过声明,为此,对于这两个组织,傅佩芬会长对记者介绍说,“德国有两个律师团体,一个是德国律师协会,这个是律师的民间组织。现在在二十一号发信的这个组织它叫做联邦德国律师公会。这个公会是律师的自治组织,是国家性的,也就是说所有的律师都必须加入,你不加入就不能够从事职业律师职业,所以所有德国的律师都在里面。”

德国律师公会拥有十六万四千会员,代表的是整个德国律师界。作为律师的傅佩芬会长也是它的成员,她对自己的会长的态度表示了坚决的支持。对此,她说,“我们作为德国律师的一员看到我们德国律师公会会长发出的这封信,我们觉得非常振奋和非常高兴。我们从他写给中国的宋主任的这封信上可以知道,会长非尔格斯先生他也是这次跟着德国的司法部长到了北京,参加这次中德法治国家对话。但是就在他们回来不久,三天之后就在北京发生了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我们从他的这份声明中可以看到他对这件事情所感到的深刻的失望。”

对此,傅佩芬会长进一步说,非尔格斯会长的信实际上已经指出,中国对于维权律师的逮捕迫害践踏的是整个国际社会的律师的尊严和合法基础。为此,她说,“我们的会长在这份声明中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就是,律师的职业和一般其它的职业不一样。他的天职就是为他的当事人争取权利。所以如果说连律师自己都没有办法自由地为他的当事人争取权利的时候,那这样的国家还可能够有法制吗?所以说一个独立的律师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必须保障他不受国家的限制,不受国家的迫害,这样他才有办法为他的当事人争取权利。所以我们响应我们会长的呼吁,希望中国政府不要再继续迫害维权的律师。我们可以看到,在他们后面已经有更多的律师站出来。我们也看到,基于同业之间的互相支持,现在德国的、英国的、台湾的、香港的律师他们也已经一起已经站出来替这些律师发声!”
(据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