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上访者——纪念七一杨佳

杨佳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佳临终遗言

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在7月1日的中共建党纪念日,孤身一人闯进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挥刀刺杀11名警察,作出了6死5伤的惊天血案。在凶杀现场被捕时,面对武装特警的枪口,杨佳大声嚷道:“你开枪吧,我已经够本了”。

南方周末驻北京记者在一篇报道中透露:杨佳被捕后,一直拒绝做口供,等到他终于决定开口了,第一句话竟然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杨佳迟早是要被处死的,但他的这一“临终遗言”,通过网络迅即传遍了华夏大地的每个角落,在让官界、警界“闻言失色”的同时,更激起了无数访民、冤民和网络愤青的强烈共鸣。

杨佳杀警,无疑是一桩恐怖事件;整个中国的网络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对杨佳表示理解与同情,更是一种“恐怖效应”。这一严峻血腥的社会思潮,值得每一个在今日中国为官、为民者痛切思考。

“说法”是什么?说法就是一个理由,就是一个道理,就是一个结果。在一个官吏欺民无需理由、警察刑讯不讲道理,司法程序没有结果的社会状态下,这个理由、道理、结果,至少必须上对得起天地神明,下对得起祖宗后代。

当年“秋菊打官司”,为的就是要讨个“说法”。如今数十百万的各级访民,也是为了要讨个“说法”。访民们任由官府从一个衙门踢到另一个衙门,任由官府冷眼万箭穿心般地盯个透心凉,任由“截访”的大盖帽或便衣打个鼻青脸肿,但仍然无视“违法上访,坐牢罚款”的官府威胁,仍然坚持不懈地要“告御状”,要满世界地寻找“青天大老爷”,为的也就是要讨个“说法”。

被官府视为“刁民”驱来赶去的绝大多数访民,其实都是安分守己、不敢造次的良民百姓。他们如果实在是上告无门,最多也就是自残、自伤、自杀,以一死来了结他们身受的深冤巨枉。杨佳是一个“另类”,一千万访民、难民、灾民之中,难得出一个杨佳,但是,杨佳毕竟出现了。

杨佳杀的全是警察,说明杨佳遵循的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传统思维,并非无差别的“滥杀无辜”。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使杨佳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具有了“特定意义”。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迅速得到广大底层民众的普遍认同,因为这句话喊出了中国弱势群体的悲愤无奈,喊出了“被侮辱和被损害”者的集体怨恨,也揭示了今日中国民怨已经逼近“以暴易暴”的险恶边缘。

有权有势者都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命玩儿完了,权势也就谈不上了。但有权有势者对平民百姓的命却从不知爱惜,总觉得自己有钱有势、有枪有炮,唬个老百姓根本不在话下。老子早就在道德经里说明白了:“果而敢者死,果而不敢者活”。世界上的老百姓绝大多数都老实巴交,都想“好死不如赖活着”,都幻想能碰上个“青天大老爷”,于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就成为老百姓在强权恶势下求生的普遍本能。

确实也是,按照“历史经验”,即使在一百万个老百姓中,也难找出一个敢于豁出命来以死相拼的“亡命之徒”,这是历朝历代昏君恶吏得以享足富贵的根本原因。

但是,一百万人里出不了一个张飞、李逵,一千万人里说不定就能出个现代贺龙。这不,北京青年杨佳在上海制造了6死5伤的惊天血案,说明今日中国勇于“果而敢者死”的“英雄好汉”并没有绝了种。

杨佳在上海受了“委屈”,先当了一阵子的“访民”,但被历来看不起告状小民的官府衙门横拖竖拖,拖得一下子“火了性子”,终于干出了“不让我活,你们也甭想活得舒坦”的惊天血案。上海警方做梦也想不到杨佳这个北京小子居然敢以命相拼,一下子就造成了六条人命、六个家庭破灭的惨剧。杨佳也将搭上他自己的一条命。

当官儿的都知道,怕就怕老百姓“不要命”,但当官儿的更不信老百姓敢造反、敢拼命。等到“见了棺材才掉泪”之时,悔之晚矣。

杨佳,是一个特殊环境下产生的特殊人物,以他的个性,要是早生60年,说不定早已成了革命中国的“开国元勋”。

在官方眼里,杨佳是一名丧心病狂的杀警凶手,但中国网民却赠给杨佳“刀客”、“大侠”的美名,并纳入《武林列传》;数十百万含冤访民将杨佳视为“舍身除恶”的独胆英雄,认为杨佳的敢作敢为,为中国底层民众出了一口长久郁积的恶气;更有许多人提前写诗赠词,预先悼念终将被处决的“杨佳烈士”。

今日中国,太多的事情都“没有说法”。大至国家预算政府开支,根本不想对老百姓有个交待;政府征税加苛捐杂费,说收就收、说罚就罚,不要理由;拆迁卖地,让你滚蛋就得滚蛋;稍有“动乱”,立即出警调兵“镇暴”,不问青红皂白,官府富商总是有理;政府、公安、法院全是一家子,你敢告状,罚不死你拖也拖死你;……

于是乎,终于出了杨佳这样儿的敢于向强权“讨说法”的“凶徒”,“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大不了同归于尽。

杨佳案的恐怖效应,并不仅仅在于其对各级官府的冲击力与震撼力,杨佳案产生的恐怖效应的最为恐怖之处,是中国网络舆论一边倒地站在了杀警凶犯杨佳的一边,却对被害的六名上海警察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与怜悯。

杨佳是“凶手暴徒”,但“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注定将成为“2008年最能震撼中国”的“草根名言”,杨佳也注定将借此名言载入中国现代史册。

转自网络,作者不详。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