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以政乱法的律师整肃运动

律师

一场打着法治旗号的整肃运动,正在中国轰轰烈烈地展开。

这场整肃运动的套路,两年前对网络意见领袖的整肃已见端倪。从大V 薛蛮子嫖娼案,到新快报记者 陈永洲受贿案,无一例外都是警察抓人、电视批斗、自证其罪、广场式审判“一条龙服务”,这已经令人侧目了。

今天这场整肃运动,主要针对人权律师和其他人权捍卫者。不仅规模空前,短短一周内即抓捕、约谈人权律师达百人之众;也不仅媒体级别更高,以至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全力开动。最令人震撼的是,媒体根据警方一面之词组织的大批判文章,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官方微博居然齐齐转载,等于无条件为警方背书。连检法机关必须保有的形式上的独立都弃若敝屣,公众对法律程序能否公正,不能不丧失起码信心。

这哪有半点法治成色?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彻头彻尾的运动,彻头彻尾的以政乱法,很容易让人想起毛泽东时代的胡风批判、反右运动、四清运动,唯一的分别,仅在今天这场运动假法治之名而已。

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这是当下中国的普遍状况,没有哪个群体会例外,社会溃败是一个基本的事实。而如反腐披露的情况看,显然官员群体更堕落,虽说无官不贪太绝对化,但确实干净官员的比例不高。掌握国家公器的官员群体道德溃败,才是社会溃败的原因,也才是对公共安全最大的威胁。但从两年前对网络意见领袖的绞杀开始,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恰恰是官员群体这个道德上最成问题的群体,要求社会道德洁癖,并动用整个体制的力量来推动。

当然,这一切并非真的基于道德,他们不可能真的属于道德原教旨主义者,真的对道德感兴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儿的沛公,无非是成长中的公民社会,壮大中的维权运动。相辅相存的这两大力量,本来是中国最具建设性的力量,其中就包括了道德建设。比如 许志永博士发起的新公民运动强调自由公义爱,比如维权运动强调人的权利和尊严,都是中国最需要的新道德、新价值。如果真的基于公共利益,真的以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为重,就不能不承认这样的新道德、新价值是及时雨,就应该珍惜,应该大力弘扬。

但这两大力量,恰恰成了打击目标。对它们不断升级的打击,不是为了道德,而恰恰是反道德的。不仅因为这两大力量愈来愈独立,愈来愈不受当局控制;更因为新道德、新价值的生长愈来愈令缺乏道德自信的当局,愈来愈道德焦虑,愈来愈把新道德、新价值的生长看着对自己的威胁,愈来愈无法容忍新道德、新价值有任何生长的空间。

没有人能为所有的人权律师、所有的人权捍卫者在道德上和法律上担保,但无论他们中的某些人有着怎样的问题,都不能株连整个群体;也无论他们中的某些人问题怎样严重,也应该受程序正义的严格保护:个人隐私不受侵犯,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未经审判不得定罪。

中国剩下的好词不多了,法治是一个。而法治的要义就在于程序正义,假法治之名以政乱法,把程序正义踩在脚下,这是对法治最大的败坏,当然,更是对道德最大的败坏,更是官员群体以及整个体制道德溃败的新证据。听任这样的趋势蔓延,中国不会有希望。

(责编:叶靖斯)

——据BBC中文网。原文网址: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5/07/150720_viewpoint_china_lawyers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笑蜀.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