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鸣生:再高的柏林墙墙也挡不住自由的心

柏林墙6

1961年8月13日东德开始建造柏林墙。

对于大量东德人经柏林逃往西方已经忍无可忍的东德人和苏联人搞了一个漂亮的偷袭。

东德人民对苏联带来的社会改变极其不满,移居西德。高级专家和熟练技术工人也纷纷离去。在某些高校里,毕业生中竟有三分之一刚刚结业便跑到联邦德国。从1944年到1961年,东德人口中将近有六分之一的人(250万人)迁出,他们主要是通过柏林离开的。到1961年8月,每天约有2000人离去。

位于东德境内的西柏林起着为西方利用的前哨作用,如同卡在苏联喉头的一根骨刺。

1961年8月3日,苏联政府向美、英、法政府递交照会。8月7日赫鲁晓夫发表电视讲话,要求西方国家宣布出入西部边界的军队数量,并征召后备役官兵使部队达到满员建制。8月12日,民主德国部长会议决定对本国边境实行严格控制,关闭两个德国之间的边境,对于那些被允许出入双方边境的人签发特别通行证。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哈沃德-苏查克在1970年回忆:“100多万柏林人直到上床睡觉时,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但这件事却难以避免的发生了。

8月12日午夜过后半小时,黑暗无人的大街上警笛狂鸣,T-34和T-54型坦克带领着满载东德军队的卡车直奔东西柏林之间25英里长的边界线。头戴钢盔的东柏林警察乘卡车前往主要通道站岗。士兵从车上卸下木马、铁丝网、水泥桩柱、石块、镐头、铁锹。4小时后日出之时,墙基已经形成了。应该说,这个以我国长城命名的工程,准备还是很充分的,绝对不是豆腐渣,仅仅到13日凌晨,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整个东西柏林被铁丝网全部分割,再加路障。柏林墙正式树立了起来。当时仍然留在东柏林的德国人便从此被禁锢起来,直至1989年。

柏林墙不仅建在东西柏林之间,而且延伸于东西德边界。不断修建和完善后,柏林墙高达5.3米至4.2米,宽50公分,全长近166公里,其中水泥墙114.5公里,铁丝网55公里(主要架设在以河流为边界的水面上),沿柏林墙建起了望塔290个,地堡137个、警犬桩274个,防汽车壕和防坦克路障108公里,数千个电子眼和250只警犬,供边防军士兵巡逻用的巡逻道119.5公里,7个过境站。它的外围是一道3.5米高、123.5公里长的通电铁丝网,铁丝网与柏林墙之间有50米宽的空地,墙的上端还焊接着光滑的圆形铁筒,使人无法攀登。柏林墙的建成封死了192条街道,其中97条连接东西柏林,95条连接东西德其他地区。

在柏林墙纪念馆会读到,柏林墙工程的代号,就是“中国长城第二”。

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柏林墙下发表了著名的演讲:“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投奔我们。”“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从1961年到1989年,柏林墙矗立的整整28年内,东德人不断越墙,投奔自由。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六万多人因试图出逃被关进监狱。

1、柏林墙的故事

就在柏林墙即将竣工的1961年8月13日凌晨,在铁丝网即将封闭的一瞬间,一个参与筑墙行动的东德士兵突然跳越铁丝网,投奔西德一方。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穿越柏林墙逃亡西方的东德人。与此同时,有人跳进运河游到了西柏林。

第一个逃走的东德人

13日上午,西德人涌向柏林墙,向墙那边的同胞投掷自己的通行证,身份证件。到苏联军队阻止这一举动前,数以千计的证件已经被扔到了东德人的手里。大批东德人借机混在返回西柏林的西德人中间偷渡逾越了柏林墙。

13日下午,柏林墙树立以后,一幕震撼人心的情景出现了:一个青年在光天化日之下,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向铁丝网。但是,三名东德警察追上了他,将他打倒在地,谁也没有想到,被打倒的他竟奇迹般又站了起来,夺过警察的枪,一边与警察对峙一边继续向西柏林飞奔。警察冲上去和他又一次扭打成一团,并一刀刺进青年人的膝盖。这个年轻人失去了奔跑的能力,面对三个警察,结局已经注定。然而,西柏林群众发出雷鸣般的怒吼,惊醒了三名警察:他们已经越过了柏林墙,现在是在西德的土地上,他们不再是警察,而成了违法者。他们慌忙扔下青年跑回柏林墙的另一侧。青年拖著残废的腿,一边拼命呼救一边爬到了西柏林。

事后证明,这是一个误会。柏林墙并不是沿东德西德的边境修筑的,而是偏东德一侧,这是为了保证,即使你越过了柏林墙,你仍然在东德土地上,警察和军队仍然有权力开枪将你击毙。当时那三位警察并没有越界,他们大可以合法将那个青年绑回东德。然而,面对这柏林墙上的第一次交锋,他们误会了,害怕了,那个青年简直是奇迹般的竟然这样逃脱了已经笼罩住了自己的厄运。

2、彼得·费希特尔:第一个死难者

1962年8月17日,一位名叫彼得·费希特尔的东柏林青年与一位朋友一块跑向柏林墙,他那位朋友成功地跨过了铁丝网。彼得却没那么幸运,当他攀越混凝土障碍时,身中数弹,倒在柏林墙下,血流如注,这期间,他不停地呼喊救命,呼声惊动了西柏林一边的边防军人。军人们扔过来一个急救包,但血将流尽的彼得·费希特尔已无力自救。彼得就这样在墙下躺了50分钟,没有一个东德警察前来管他。彼得的呼喊声一点一点的低下去了,低下去了。西柏林的人群爆发出愤怒的抗议声。“你们是杀人犯”“你们是法西斯!”上千群众怒吼着。西德的警察冒险跑到柏林墙边(这是极其危险的,柏林墙西侧依然是东德的土地,警察已经“越界”,完全可能被枪击),但是太晚了,彼得已经停止了呼吸。他的血已经流尽了,在他蓝眼睛里最后映出的,依然是东柏林。

这是柏林墙将柏林城和它的人民分割以来,第一位在逃亡中死于枪击的东柏林市民。

3、布鲁希克的故事

柏林墙刚完成的那一年,墙体还不是很坚固,有人就驾驶重型车辆直接冲开柏林墙进入西德。1961年,这类事件多达14起。有一辆试图冲越边境关卡路障的公共汽车,在距边卡目标100米时就已经四面起火燃烧,车厢中的逃亡乘客绝望中纷纷从车窗中跳下自首,以求活命。但司机仍然坚持全速冲向关卡处的粗大铁栏。这辆公共汽车在距关卡路障一米的距离撞上了狭窄甬道的围墙而最终熄火。枪林弹雨、燃烧起火、冲撞边卡,这辆冒三重危险投奔自由的大客车,仅从前挡风玻璃射入的子弹就至少有19颗。全体乘客无一人成功出逃,许多人枪伤、烧伤、摔伤。

德国至今流传着布鲁希克的故事。

布鲁希克和他的同伙是利用大客车冲击柏林墙,但他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被发现。军队和警察从多个方向向客车密集射击,客车虽然起火燃烧,弹痕累累,但还是在布鲁希克良好的驾驶下撞开柏林墙,整个客车冲进了西柏林!

欢呼的人群拥上来迎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驾驶座上的布鲁希克身中19弹,他是用生命的最后意志坚持加速,冲向柏林墙的。当客车冲进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鲁希克停止了呼吸。

柏林人展开了一场争论,布鲁希克究竟有没有看到他梦想看到的西柏林?最后是一个现场镜头宽慰了大家,从镜头上看,客车驾驶座位于西柏林之后,布鲁希克还有一个抬头的动作。那时候他还活着!他的眼睛最后映出的,是他梦想中的迦南——西柏林!

4、跳楼逃亡

最初曾有个最直截了当的简单逃亡方法:跳楼。

柏林墙是活生生把柏林城从城中间分割的。这堵分界墙遇街割街,遇门跨门,要是遇上整座楼房建筑,就以那栋楼房为墙的一部分。这样,被当做分界的楼房两面,一面是西柏林,一面是东柏林。于是,楼房里东柏林一面的居民,就开始选择全世界简单的逃亡方式:跳楼。

他们来到朝向西柏林一面的窗户前,站在敞开的窗户的窗沿上,一闭眼,一横心,朝着楼下西柏林民众和士兵们为他们展开的床单,纵身一跃,就万事大吉了。

但这样的逃亡方式,虽然简单,却必须具备居高临下纵身跳跃的勇气。最后的成功于否,首先取决于逃亡者投奔自由、与亲人团聚的渴望是否能战胜跳楼的恐惧。据史料记载,对于所有跳楼的逃亡者说,面对着西柏林自由世界的诱惑和楼下展开的床单,最难以下定决心纵身一跃的,是一位已经年届77高龄的老妇人。

她已经站在了楼房第四层住宅的窗户上,却无论如何下不了决心往下跳。在那个四层楼的敞开的窗沿上,面对楼下十数名接应的西德边防士兵和为她展开的床单,她竟然犹豫了一刻钟之久。而当楼下已经丧失耐心的救助者们威胁说:“算了,就让这个老太太自便吧”时,这位老人终于居然跳了下来。

除了勇气,要跳楼成功,还得跳得准确。跳楼逃亡的人们中,有一个三口之家,六岁的孩子被地面床单安全地接住,但母亲和父亲,一个摔伤了内脏,一个摔伤了脊椎。在所有跳楼逃离东柏林的人中,有四位没有跳到床单上的人死于伤势过重。

再后来,由于柏林墙西侧仍属于东德,接应的西德人算侵犯了东德领土,跳楼者又改用汽车接应。顶部预先布置的汽车突然冲向柏林墙,跳楼者就把握这一刹那裹著被子飞跃而下,直扑汽车顶部。汽车又马上退回西柏林内部。

转自:理想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