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四新冤案中的领导批示真相

刘四新3

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浙江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The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国际法硕士、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刘四新于2009年1月22日怒打性骚扰和猥亵罪犯、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原党委书记张仲林,并依法向张仲林索取精神损害赔偿。2009年1月24日,张仲林自己任书记的师范学院党委首次致函北京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处(十四处),隐瞒事实,掩盖真相,而十四处时任处长卞贺宝与张仲林本人及师范学院党委副书记郭堃、院长薛立军等人都是多年的公款吃喝狗肉朋友,师范学院教职工几乎无人不知。

2009年2月11日,张仲林本人恬不知耻地致信其清华大学时的老领导、已卸任的原最高检察长贾春旺同志,只字不提其性骚扰和猥亵行径,并捏造出许多刘四新根本没说过的话,撒娇说:“贾检,我已为党工作了45年,你是了解我的,我所工作过的单位干部群众都是了解我的人品的,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组织和人民的事,从清华到联大多年来,我从不对组织提任何要求,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94年提为校院领导后更是勤勤恳恳工作,努力为师生员工服务(注:无耻!你把对全体师生员工的性骚扰和猥亵当作勤勤恳恳的工作和服务?),有目共睹。真没想到快到退休之年竟遭此大难,受人陷害,痛苦至极。我恳请我的老领导、老朋友您能为我做主,主持公道,这也是我多年来请求您的唯一个人之事”,骗得贾春旺同志将此信批转给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至少两位副局长作了批阅。

2009年2月12日,十四处处长卞贺宝越过朝阳区公安分局,直接操纵朝阳分局所辖安贞里派出所(师范学院隶属地)以所谓的敲诈勒索罪将刘四新报朝阳分局刑事拘留,但当晚朝阳分局法制处历经三个小时仍迟迟不予批准,后虽勉强按敲诈勒索罪拘留了刘四新,但2009年1月24日朝阳区检察院却改以伤害罪(耳膜穿孔,可和解的轻伤)批捕刘四新。

十四处2009年2月26日的《指挥中心电话记录》极尽无耻、恶意歪曲之能事,称“张仲林被社会人员毒打并敲诈勒索”、“卞贺宝处长多次带队到学校……了解情况、共商案情”、“刘四新……现无业”,阴险地使用“社会人员”、“无业”等僵死文革语言,妄图丑化刘四新,妄图骗取各级领导对刘四新的恶感,不敢提及刘四新是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享受浙江大学正式教师待遇的之事实。该《电话记录》无端祭出文革式政政治挂帅大棒,虚张声势、含混其辞地宣称“我处……始终以维护当事人名誉、维护学校安全稳定为原则。……我处领导多次到校,及时与学校有关部门通报案情进展情况,与学校领导就如何更好地维护秩序进行磋商,……我处指导学校加强网络监控,防止有人利用网络散布有关信息,诋毁学校及校领导的声誉,给学校的安全稳定造成不良影响”,“2月25日,……刘四新被批捕(注:检方改以大多都以民事和解结案的耳膜穿孔之轻伤害批捕刘四新,十四处却无耻、恶意地不敢提及!),卞贺宝处长亲自到校向张仲林书记(注:无耻撒谎!张仲林自知无脸见人,2009年春季开学后根本就再也不敢到学校露面,你卞贺宝到底是在哪个阴暗角落与张仲林私会的?)、薛立军院长通报了情况,并与学校领导就‘两会’期间加强学校安全稳定进行商谈(注:太夸张了吧!跟‘两会’何干?!)”、“经过我处和朝阳分局的共同努力,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党委书记被敲诈一事已经移至司法诉讼程序(注:无耻!不敢提及检方只是按本可和解的耳膜穿孔之轻伤害批捕刘四新的!)。我处将继续以维护高效安全稳定为本职,加大对学校的指导和监督,为学校师生营造良好的教学秩序,(注:太会夸张了吧!与高效安全稳定何干?!你更应该以保护刘四新这样的博士后科研人员及其家庭为本职吧?更应该为刘四新这样的博士后科研人员营造良好的科研秩序吧?你们是为张仲林之类腐败官痞营造欺男霸女却免受追究的特权环境吧?!)”十四处将该《电话记录》上报北京市领导,众多市级领导在该《电话记录》批示。

即便张仲林本人、其所把持的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党委以及其长期公款吃喝的狗肉朋友十四处处长卞贺宝如此不惜力气地操纵、干预基层公安机关正常办案,朝阳分局、朝阳检察院仍基本做到了秉公执法。2009年3月30日朝阳分局预审员隋国清亲口告诉刘四新:“你这个事我们也很重视,我们与检察院多次沟通,检察院也认为你不构成敲诈,我们就按轻伤害移送检察院了,你这种耳膜穿孔我经手的多了,顶多也就判六个月。”

2009年4月17日,朝阳分局预审员徐辉审讯张仲林,张仲林不得不对其性骚扰和猥亵行径供认不讳,徐辉告诉张仲林只能对刘四新定轻伤害,张仲林回去后把其供认之事告诉手下马仔、副书记郭堃(注:张仲林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毕业留校当班主任时的学生),郭堃大骂张仲林“愚蠢!之前都不承认,怎么这次承认了呢?!”张仲林、郭堃不甘灭亡,疯狂反扑,当日即第二次致函十四处,编造很多刘四新从未说过的话,无耻声称:“学院……1月24日晚紧急召开党委会,并在征得张仲林同志的同意后(注:张仲林这样的党委书记还配称‘同志’吗?),向北京市公安局报了案(注:不是北京市公安局,而只是你们长期公款吃喝的狗肉朋友卞贺宝把持的十四处!)”,“2月12日依法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刘四新刑事拘留(注:无耻!为何不敢提检察院改以可和解的轻伤害批捕刘四新?)”,“学院党委和张仲林同志充分相信公安机关能够依法办案(注:你们公款吃喝的哥们卞贺宝当然会为你们办好私案,办好人情案!),充分相信法律的公正(注:你们当然相信法律一定会公正地偏袒你们这帮权贵!),无任何干扰法律和影响办案的言行。(注:知道什么叫无耻吗?还没干扰呢?你们还想怎么干扰?你们一定压根儿也没想到刘四新本人和正直的人们会获知你们无耻干扰办案的罪证!你们一定压根儿也没想到善意、正直、机智的预审人员会把你们无耻干扰办案的罪证存入刘四新的案卷之中!)但是,4月17日按照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预审处的通知,……张仲林同志(注:还称它‘同志’呢!它配称‘同志’吗?正是这样的‘同志’搞垮了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你们懂的!)到朝阳分局预审处就有关刘四新涉嫌故意伤害案有关问题接受询问(注:病句!文字都不通顺!),张如期前往,在接受长达三个小时的讯问后(注:蠢蛋!连你们自己都称张仲林被讯问,即被审讯!),被告知此案基本上确认刘将以故意伤害罪被起诉,这个结果让受害人张仲林和学院党委十分不解。(注:充分表明朝阳分局压根儿就不认为刘四新构成什么敲诈勒索罪!而且耳膜穿孔的轻伤害原本可以和解!‘这个结果’是朝阳分局秉公执法后决定的,与你师范学院党委鸟干?你师范学院党委有什么鸟‘十分不解’的?又有什么鸟权力干预?)学院党委和受害人都认为,刘四新以严重暴力手段威胁张仲林敲诈勒索巨额钱款是既定事实,公安机关也是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刘四新依法拘留的。(注:刘四新依神圣的自然法怒打张仲林的确是事实,但张仲林这样欺男霸女的腐败官痞难道不该被暴打吗?刘四新怒打张仲林,打得爽!打得痛快!打得正义凌然!正义的人们无不拍手叫好!刘四新索赔是事实,但该索赔完全合法,根本不是什么敲诈勒索!刘四新的确是以莫须有的敲诈勒索罪被拘留的,但根本不是什么‘依法拘留’,而是张仲林长期公款吃喝的狗肉朋友、十四处处长卞贺宝为张仲林办私案所致!为什么不敢提12天后朝阳分局和朝阳检察院改按本可和解的轻伤害批捕刘四新?做贼心虚,对吗?)现在公安机关只提刘四新故意伤害,不提其敲诈勒索,是对受害人张仲林同志的进一步伤害,对嫌疑人刘四新严重违法行为的姑息,对高校政治稳定的大局会产生不良影响。(注:无耻!你们厚颜无耻地以张仲林自己任书记的一级党委的组织力量为腐败官匪张仲林的丑行买单,才是对受害人刘四新这样的博士后高级知识分子的进一步伤害!才是对党的形象和公信力的进一步伤害!才是对张仲林无耻行径的姑息!才对中国社会稳定和政治稳定构成致命的威胁!张仲林的丑行和你们一级党委滥用公权的恶行才是高校政治稳定和国家政治稳定的定时炸弹!你们也休得动辄祭出文革式的‘政治稳定’之大棒吓人!你们为非作歹、鱼肉人民、不计后果、逞一时强权之狂欢,何曾真正担心过什么‘政治稳定’?!)……学院党委认为:张仲林同志作为我院党委书记,政治立场坚定,工作经验丰富,工作作风朴实,群众关系良好,无任何不良品行和嗜好。(注:又胡扯起什么文革式的‘政治立场’了!性骚扰和猥亵下属知识女性,也是‘政治立场坚定’吗?难道还不是‘不良品行和嗜好’吗?)……希望北京市公安局暨十四处领导,从维护高校稳定的大局考虑,从保护高校领导干部和支持高校正常工作的角度出发,对刘四新涉嫌敲诈勒索案进一步审理,以伸张正义,惩治邪恶,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注:如此‘维护’!如此‘稳定’!如此‘大局’!如此‘保护’!如此‘公平正义’!你们要保护的,不正是张仲林之类特权官痞欺凌人民的特权吗?!你们要支持的,不正是张仲林之类特权官痞恣意欺男霸女的工作吗?!你们要伸张和维护的,不正是张仲林之类特权官痞鱼肉人民的邪恶的正义吗?!你们只想着保护张仲林之类特权官痞欺凌人民的特权,何曾想过保护刘四新这样出身底层的高级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基本人权?何曾想过亡党亡国的危险?)”

张仲林一伙长期公款吃喝的狗肉朋友、十四处时任处长卞贺宝持此函件向市公安局副局长高煜作虚假汇报,骗得高煜副局长于2009年4月20日在该函件首页上批示:“此案一波三折,定性变更,学校很有意见,故学校专门写报告反映此事。请重视此事,坚决依法处理。”呜呼哀哉!我们不禁要质问高煜副局长,你为何如此偏听偏信?你为何如此本能地官官相护?你要“坚决依法处理”的,一定是张仲林无耻行径的受害人刘四新,而不是性骚扰和猥亵罪犯张仲林,对吗?

“一波三折,定性变更”,不恰恰表明张仲林、郭堃、卞贺宝一伙最初强行以所谓敲诈勒索罪拘留刘四新是完全错误的、朝阳分局和朝阳检察院改以本可和解的轻伤害逮捕刘四新正是纠正了卞贺宝一伙的错误吗?张仲林及其手下马仔郭堃把持的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很有意见”,你就要对刘四新“坚决依法处理”,刘四新对张仲林的无耻行径更是很有意见,你为何不对张仲林“坚决依法处理”呢?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