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唤逾200人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隋牧青2015年7月,遭到监视居住的广东律师隋牧青,情况备受外界关注。 (自推特)

大陆十多名律师和公民周四 (16日)又被国保传唤,一周内累计已涉及至少215人。目前仍处于自由状况的维权律师,已经开展法律程序,向当局的违法行为作出反击;不过有被控制的律师家属,就遭到威逼利诱“串供”(夹口供)。而一些声援的人士称,当局似乎已开始栽赃陷害的行动。(文宇晴报道)

律师大规模被抓捕和传唤的事件,北京律师程海周三(15日)下午用电子邮件,发给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就国保向被刑拘律师周世锋的相关讯息,例如涉及国保的姓名和职务,以及不出示警察证等相法律依据,申请公开政府资讯。

程海律师对本台表示,按一般的程序,有关当局必须在15日内作出回应,部分申请有可能会被拖长多15天才作答覆,若在此期限都不予回应,已属违法行为,可进行投诉或控告。

程海律师指出,申请资讯公开的用途,是作为公民监督警察依法行政和维权的需要。即使目前业界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但若不反击作出维护,律师日后更不能为他人发声。

程海说:担心甚么呢?根据我的经验,愈法治愈安全。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极少数公权的违法者,造成的这种恐怖的状态。维权律师勇敢地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自己的权益都不维护的话,你怎么维护别人的权益?

因公开致习近平信件和声援王宇等被捕律师,被控以“涉嫌诈骗罪”一度抓走的山东省临沂市维权人士李向阳,周二晚获释。

记者致电李向阳了解,他称是受到很大精神压力,在没有任何办法下,才答应写下“保证书”换取自由。

李向阳说:我不能接受访问,我已经向公安保证了,如果我接受任何媒体或境外媒体的采访,就会判我刑。我保证不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能在境外网站写文章,也不能关注王宇和其他律师。

李向阳因协助李静林律师去山东蒙阴县办案,期间户藉所在地沂水县的数名国保突然出现,并以传唤为由把他带走。李向阳透露,长达20个小时的审问下,他被逼按照对方要求写下“保证书”。

一名匿名网友向本台提供一段国保威胁律师的录音,内容主要是警告律师,要求现阶段不准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录音(国保):我希望你不要跟一些外界的媒体联系,这也是我的目的。

至于已被监视居住的广东律师隋牧青,在当局的秘密转移下,目前外界无法了解他被关到甚么地方。

网友刘先生得到消息,指隋牧青的妻子周三遭到国保威胁,要她写“劝告书”,要隋牧青“认罪”。

刘先生指出,国保以认罪来换取自由作出威胁,但受到同样身为律师的隋牧青妻子拒绝。刘先生认为,除了隋牧青有这样的情况外,还有很多涉事律师也遇到同样的威逼利诱,目的就是将事件塑造成是犯罪集团的非法行为。

刘先生说:当局就想把这事做成一个窝案(一群腐败分子组成的团夥,依靠权力非法获得利益的共同体),做得像官媒说的一样。那么隋律师不屈服,就用通过家人的方式来左右他。然后像隋牧青这样的个体为切入点,再把这个面铺开。

而已证实被刑拘的广西律师陈泰和,他的代表律师覃永沛周四到过看守所会见,指陈泰和被拘原因,是与失踪律师李和平有关。又指目前陈泰和被安排和3名死刑犯羁押在同一个囚室。而陈泰和在会见时,强调自己没有违法,会抗争到底,不惧怕任何逼害。

(据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