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将成为律师的集中营?

016

昨天(2015年7月9日)凌晨四点半,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王宇向朋友发出警报,说有人再次撬她的家门,她一个人在家,之后王律师失踪,小区保安只知道二三十名警察抓走了一个吸毒者;同一时间,其夫与其子(16岁)在前往北京国际机场飞澳洲的路上失踪,查不到他们的出境记录。(现获知,夫妇俩被天津警察抓走,小孩已交天津家属领回)

别吃惊,更黑的在后头,且看今天:
上午,锋锐所主任周世峰在宋庄被警方从宾馆蒙着头带走,该所律师李姝云、黄力群失联,出纳王芳正常去上班,后失联……

上午,锋锐所行政助理法学博士刘四新从家里打电话告知有很多人要抓他,后失联……

上午,屠夫的好友福建公民望云和尚,在成都被福建警察带走直奔机场而去……

上午,北京公民戈平被天津警察抓走,家被抄,电脑、书籍被抄走……

中午,前去锋锐所的山东律师张维玉失联……(刚获悉,张维玉与锋锐所人员自一点到五点半被警方限制在事务所的会议室,手机被控制,现他已获自由,但律所尚有部分律师和人员仍被控制中)

下午,闻知李和平律师在北京家中被天津公安带走,家被查抄,几部电脑被抄走……公民赵威(网名“考拉”)在北京被抓……洗冤工程北京办公室被抄,手机、电脑被抄走……另有北京律师刘晓原貌似被当地控制,律师江天勇不知下落……而国外聊天软件“电报”自下午开始被封,没法使用……

晚上,传出胡石根老师失联…… 夜里十一点,唐山市国保警察在敲打河北律师李威达的家门……

这是个黑色的星期五,且,不知道将会有多黑,要黑多久…..

家属焦虑茫然,不知道家人被带去了哪里,采取的什么措施,没有人通知他们…….律师面面相觑,看不懂这是什么节奏。不是承诺了要依法治国吗?不是已经要花大力气整治敞放已久的执法队伍吗?难道,就是这样子的?

我深信,此次规模性抓人是公安上层规划、多地警方联动(天津主打、其它配合),可谓“处心积虑巧布局、苦心孤诣妙安排”,煞费了番功夫!既然计划在先,你们就不能事先把相关文书备好,执行时漂亮地依法出示一次,展示一下整治效果吗?!

我很不争气地翻开了法条,(对不住上述失联的各位,我暂依照犯罪嫌疑人进行查阅),可怜的法律一条条地泣诉着:

出示传唤证、拘留证;传唤的,最长不得超过24小时,拘留的,24小时内通知家属。

出示搜查证;被搜查人或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在场;搜查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侦查人员和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

习惯性地践踏法律!!本就地位尴尬身份狼狈的法律,在满灌了鸡血的政治任务面前,再次被随意地公开羞辱了一回!

这般声势,难道是想杀一儆百,可是,那些人犯什么罪了?不知其罪,如何被儆?难道只是再炫示一下权力的无坚不摧,可是我怀疑,能被震慑的,已然臣服归顺,剩下的,难道会因为这一次而低头跪拜?! 

之前我以为,对于较真律师而言,执业面临的口袋罪只是被“煽颠”、“滋事”等等,现在才猛然发觉,《刑法》分则里的每一条都可以成为一只精密编制的口袋,随时将律师收入囊中,被吸毒、被间谍、被与境外勾结、被一切…… 那些需要身份的罪名,可以当从犯;特定性别的,可以当教唆犯,反正,只要被盯上了,你就犯了罪!至于证据,大可以量身定制!犯罪,在中国就是这么容易!! 

原以为,刑法修正案(九)若通过,可能将监狱变成律师的集中营,现在看来,能否通过根本无伤大雅,监狱的大门,带着高深莫测的诡异笑靥,已吱呀呀地向律师徐徐敞开…….

现实的教育,让我这类在法律森林里飞翔的菜鸟,不得不叹为观止:法律,尤其是中国法律,果然博大精深!我们这辈子肯定是不得窥其全貌的,恐怕就连这法律的精神气质,亦未必能够琢磨出个三四! 

但我确信,这铁定的无望和眼前的腥风,绝阻挡不了我们继续探索飞翔、找寻阳光灿烂的方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