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退尔:关于我的乡党、艺术家追魂兄弟的几句废话

追魂

今天,本老汉忒高兴!为啥?感谢党国不杀之恩,帝都东郊宋庄的俩艺术家追魂与诗人王藏,终于被释放了!恭喜我这俩小兄弟,他们马上就要重返大监狱了!

追魂,是我的乡党,他的老家紧靠当年李闯王被投降清军的团练干掉的那地方。这家伙大学毕业后,便带着媳妇儿流窜到了帝都谋生活,开头几年,他还人模狗样地干过一阵子实用美术方面的营生;后来,不知咋滴,就流落到了藏污纳垢的宋庄搞起来了纯艺术,他所搞的纯艺术,多为行为艺术,或者说是body art 。这么些年来,被艺术女神迷得找不到北的追魂兄弟,在搞艺术之余,还时常被“跑…”到通州看守所客窜一段时间。每次被警察蜀黍请走时,他的媳妇儿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大闹一场撕心裂肺、哭天抢地的悲剧。不过,他最后一次,也就是去年秋天和他的几个死党,例如王藏、邝老五、朱雁光等人被警察蜀黍弄去时,他家媳妇儿倒却没弄出啥动静来。

而在这次被弄到通看养蚊子之前的2010年六月份,好像是六一那天吧,在由他策划了一个名叫“河床:2010潮白河自发艺术节”上,他因与一个名叫破驹的艺术家搭档在裸露的河床上裸奔,结果被神勇无比的人民警察追赶到一个水凼子里了,最后,还是被擒获了。

我这组照片除了最后一幅之外,就都是那个自发艺术节上的影像记录。请诸位注意!那个身穿锈迹斑斑武士铠甲的老者,与那个裸体背负十字架的老汉,其实同为一人,他就是宋庄七十多岁的老艺术家周永阳大爷。周大爷当时看到警察童稚抓捕年轻后生破驹和追魂时,感到甚是别扭,于是,狠狠地教育了一顿人民警察孙子。周大爷他说:“你们放过了这几个年轻艺术家吧,在荒郊野外的河滩上裸体一下,犯了啥法?这世界上好多国家都在搞裸体游行,你们知道吧?人家一裸,就是成千上万,也没见人家的警察抓人什么的。”

这周大爷在潮白河自发艺术节上做的另一个行为艺术,就是大家看到的第二与第三幅照片。关于此作品,周老爷子说:“我背着的十字架上写着:’中国人民正在受苦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后来,宋庄的治保主任问我,这话是啥意思,我说:这是共产党老祖宗毛泽东的老三篇里的话,过去那得天天念的,靠!你怎么不知道呢?”

潮白河自发艺术节被搞到通看喂养了几天蚊子后不过多久,帝都在2012年的春上闹了一场茉莉花过敏事件,宋庄的艺术家们在风口浪尖上有搞了一个名为“敏感地带”的展览,这个被五星红旗吊在房梁上的家伙,就是正在实施行为艺术的追魂。这次,宋庄另外几个艺术家被抓了,追魂他却被警察大爷给漏掉了,不过,好像这只后没隔到多久功夫,他就又与藏人艺术家邝老五一起,再次被请到了通看客居了个把月时间。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