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尔德:给马英九的公开信

马英九总统,请你承认自己与你团队的无能与自以为是,导致今天台湾的危机!这个危机已不是「服贸危机」,而是宪政危机,当然也是你的政权正当性的危机。

请你不要再躲在你自以为相信、事实上无日无夜不在踏踩的「民主法治」伟大口号下,试图回避你对台湾六十多年来最严重的危机该负起的责任。

没有过去非法抗争

哪有你这个「合法」总统?

是的,这是台湾自二二八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最大规模的人民反抗运动。马英九总统,你曾辅佐过蒋经国、李登辉两位元首,走过风风雨雨的一九八○到九○年代,你曾经历过占领立法院、行政院的危机吗?那两位元首可曾面对过这种全民皆反、同志叛离的危机吗?

做为一位法学博士、一位经历丰富的政治菁英,不该像小鼻子小眼睛的法匠,用似是而非的空泛「法治」概念,来否定人民对这个政权违法乱纪、让民主倒退的不满。

马英九总统,你曾经躲在背后参与、却不敢出面上街游行的保钓运动是「合法」的吗?你帮蒋经国策画的反台美断交抗议、把美国使者扔了满头蛋汁的行动是「合法」的吗?你当年还主张委任直选时、学生群众发生的野百合抗争是「合法」的吗?

没有这一连串改变历史的「非法」人民抗争,有你今天可以「合法」地被民选为总统吗?

马英九总统,难道你真的以为今天的你,拥有二十三、四年前李登辉在野百合运动时的政治高度,以为你可以用总统之名召开府院会议解决这个宪政危机?你错了!

一九九○年的野百合运动,为李登辉之后十年的统治奠下正当性基础。那是因为他当时是站在历史潮流正确的一边,他运用学生与社会的支持,来对抗违反民主潮流的万年法统国会。

但是今天,马总统你是一手推动服贸、要求服贸限时闯关的人。你自己是站在民意的对立面,你怎么可能会有高度要求学生无条件与你对话?

检察总长黄世铭的判决

是你违宪乱法的最好见证

你的高度不是在三一八抗争这一夕之间陨落的。去年九月政争,不只王金平看破你的手脚,全民都看破你的手脚。你当时已经失去了中立性,已失去做为一个仲裁鼎鼐国家纠纷的超越地位。三一八危机发生后,检察总长黄世铭的判决,更为你在九月政争的违宪乱法做了最好的见证。

但是,马英九总统你还是没有觉醒。你派出你的爱将江宜桦院长到立法院门口「独白」;隔天,你在国际记者会上,还是陷在自己营造的「法治」中,自我感觉良好。

你在记者会上笑着说:「完全没有受到北京压力。」你忘了你才派你另一个爱将王郁琦去南京、上海为你日夜期盼的「马习会」铺路。而当王郁琦在南京向对岸提出两岸合作推动区域经济整合时,对岸的回答是;目前当务之急是通过服务贸易协议。

大家都很清楚,「服贸协议」是你取得马习会门票的先决条件。你为了自己的「历史定位」,不惜站在民意的对立面,硬是要服贸协议过关。

你说,服贸不过关,会影响到台湾参与TPP和RCEP。你这个自以为是的逻辑,很难说服人──中国从来没有承诺过服贸过关,就让你参加中国具有影响力的RCEP。美国主导的TPP更不用说,中国怎么会乐见台湾参与美国重返亚洲的机制TPP。话说回来,要不要让台湾加入TPP,决定因素是美国,不是中国。

不但国会、社会大众不懂,连你的行政部门都不清楚服贸内容

你又说,如果国会否决服贸协议,会让其他国家怀疑台湾的诚信,不想和台湾谈经贸协议。马英九总统,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美国被称为快速授权法案(fast track)的《促进贸易授权法》(TPA)已在二○○七年失效了。

这个让国会授权白宫有更多谈判权限、而且国会要对谈判结果在限期内包裹通过,不能修改条文的法案,在○七年中止后,国会有权修改内文,也没有限时通过的约束。因为国会要求对外谈判有更多参与权,至今还未同意延长TPA效力。即使在TPA还有效时,美国国会对白宫对外经贸谈判的规范,也远比台湾严格。

服贸协议的黑箱作业,不只是行政部门对立法部门与社会,垄断谈判权与信息,连同样属于行政部门的劳委会(今劳动部),在协议即将签订的前一个月,居然在立法院表示,因为未掌握具体开放项目,无法对就业市场的冲击提出评估。

你任命的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在服贸协议刚签订之后,信誓旦旦地说,对于服务贸易协议通过立法院审查很有信心,「连国会都说服不了,怎么说服『大陆』」。过去七、八个月间,你们说服国会了吗?更不用说人民。

当然,现在再谈「服贸黑箱」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事。马英九总统,你的政权现在面临的问题,不再是服贸协议过不过关的问题,是你政权正当性的危机。

同志不和你站在一起

北京正在对你摇头叹息

这个危机是马英九总统与你的团队,自己一步一步地扩大深化。民众从要求服务协议内容透明、评估正确,到要求逐条审议,到最后要求退回服贸协议、制订两岸谈判监督条例。民意要求的层次一次又一次升高,表示对这个制度、这个游戏规则的信任感,一次又一次地降低。你的正当性危机也一步步加深。

不要以为,你的代表和对岸谈好「马习会」安排,就可以让你从目前的政治困境脱身。从这次服贸议题引发的政权正当性危机,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你未来任何有关两岸的决策都不会再获得人民的信赖。

「马习会」不会让台湾人觉得光荣,觉得两岸终于平起平坐了;相反的,是会带来更多疑虑、不信任与反抗。

马英九总统,也请你别再不断地影射在野党为了一党利益而杯葛你的政策,甚至连两岸谈判监督问题,都要牵扯到民进党执政时的立法。请看清楚,这次社会力的反抗,民进党有丝毫主导力量吗?

不只是在社会上,你在蓝营的领导中心也是岌岌可危,除了王金平,你应该也看到你的同志郝龙斌、连胜文的发言了吧?你有看到任何一个国民党实力派要角,在这次的危机中挺身支持你吗?

你真的以为你为两岸协议全力以赴,北京也会无条件挺你到底吗?你有很多「同志」,正想着取代你在中南海领导核心心目中的地位。也许,北京的领导们正在摇头叹息,想着你的表现恐怕连当个特首都不及格。

现在,学生提出的需求已经是公民宪政会议的诉求,因为现有的制度已无法让人民有信心,已无法处理日渐频繁、利害愈见深远的两岸关系。台湾需要新的宪政共识与架构,让人民可以信赖,让人民的权益不至于被行政权主导的两岸谈判所牺牲掉。

而马英九总统你做为一个主导两岸、国防与外交大权的政治领导核心,却没有一个有效的宪政机制可以规范你的作为。立法院出了事,你把问题推给王金平院长;当王院长不愿为你的跨院协调会背书,你没有宪政手段解决问题,人民也无宪政手段向你追究责任。

在这个宪法时刻

请你真诚地面对、解决危机

正如法律学者黄丞仪所说,现在是一个宪法时刻(constitutional moment)。「看看这个简陋的宪法架构,已经无法满足台湾社会的信任需求,也不符合国民主权原则,更难以应付未来五十年两岸之间的安全交往。相信只有更宏观、更具开创性的宪法新架构,才能带给台湾人民更大的安全感和保障,并确保我们以及下一代的幸福。」

马英九总统,如果你要求历史定位,就只有真诚地面对这个宪政危机,与朝野共同解决这个危机。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