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佳德:冤案申诉为什么这么难

冤案申诉为什么这么难

冤案接二连三被平反,陈夏影、黄兴、林立峰、念斌、欧阳佳、吴昌龙、呼格吉勒图……或重返故里,或安息客乡,与家人渐渐回归平静的平常人生活。令人欣喜的是,陈满和杨明的其中一只脚也已经跨出监牢大门,虽然对这个陌生的新社会丝毫没有准备。

但是,冤案申诉,仍然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具体到中国大陆,更是特别之难。承德陈国清、何国强、杨士亮、朱彦强四人依然身陷囹圄、希望渺茫;下聂庄的冤魂聂树斌,即使耗尽全中国几代法律人的心血,也依然没有瞑目。还有吉林的金哲宏、陕西的宋秋林……

为什么每次想起这些名字都如此沉重,为什么平冤这么难?

冤案,是一个家庭的灾难

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负担得起成本昂贵的司法资源,尤其是诉累缠身后处于申诉阶段,常常家徒四壁、生活窘迫。无助、极度疲惫、身体或心理的异常衰老是伸冤者的写真,经年累月的埋怨和愤怒容易使任何一个温和的人变得固执、偏激,大多数被倾诉、被求援的朋友对他们稍有出格的言行都接受不了,至少显得不耐烦。对于冤案申诉者,大忌是执着于自己案件本身,譬如微博微信频繁刷屏而鲜见关注他人,陷入孤立而不自觉。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表现出少见的强大自我调节能力,会团结人且不卑不亢、铿锵有力,所以很多人愿意帮她,她也给很多人提供了帮助。

如果把申诉难完全归咎于伸冤者的不力,显然极不负责任,这就如同怪罪一个被强奸的姑娘长得太好看或者被侵犯时“救命”喊得不够大声;又或者是内心深处畏惧强权使然,毕竟责怪受害人比谴责问题制造者更无关痛痒、安全无忧。

冤案,是司法制度的创伤

所以,有人笃定“追责”是冤案平反的最大阻力,该案的炮制者竭力压住盖子。我丝毫不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比如用拖延耗其余生、用拘留限制伸冤的自由,但认为这过高估计了冤案制造者本身的势能。谁被追责过?梳理个案,我只看到呼格吉勒图案中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被调查(后文不得而知),而浙江张辉张高平案的“女神探”没有被追责,念斌案的刑讯逼供者没有被追责,吴昌龙案的办案人员没有,陈夏影案的办案人员似乎还在评选“法治人物”!不胜枚举。我们似乎可以得出结论:冤案平反,对办案人员的成本其实很低,但触痛、伤害的是国家的司法制度遭受潮水般的质疑。法治社会,立于实现公平正义。但冤案,尤其是因为死刑而冤杀无辜,是违反公平正义的最为极端的表现,是对法治的最为强烈的冲击。显然,承认其为冤案并解决,这让已经千疮百孔的司法现状需要莫大的勇气去接受一个新窟窿。

再审门槛之高,高的甚至堪比抓彩票。

冤案申诉所要求的“新事实、新证据”,已经不堪年月的侵蚀、侦查水平和证据固定的不足、以及证据保管制度的严重缺位、甚至是该案侦查机关的故意毁损,确实、清楚地查明当时案件真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陈满案中的“工作证”被公安搞大扫除给丢了、陈国清案中勘验没拍照、含有唾液的烟头坚称用完了。近期平反的冤案中,好在以往要求的硬指标“真凶再现、亡者归来”渐渐被“疑罪从无”原则替代。但这丝毫不代表是疑案就有平反希望,毕竟河北高院对承德陈国清案的明确真凶线索都置若罔闻。

作为社会公平正义建设者的律师,我和我的同事们常常说,冤案申诉太难了。律师手无寸铁,只有法条和血肉之躯。但遗憾的是,申诉程序的启动和进行恰恰缺乏详细的可操作规范。申诉律师连基本的阅卷权利都屡屡遭受不法势力的无理阻拦,乐平冤案的申诉律师团坚守江西高院门口19天要求阅卷而不得,遑论再审立案。2015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海南陈满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无罪的再审抗诉,我刚下回家过年的高铁,得知消息、比中了彩票头等奖来得更突然、突然不知所措!

冤案申诉,是高度专业化、高昂成本化的工作。作为国内首家专司冤案申诉的民间律师协作平台,我们承接了近二十起申诉案的求助,但这与海量的求助邮件、电话相比,杯水车薪。福建陈夏影案、海南陈满案、贵州杨明案的重大突破,并没有让我们轻松起来,咨询潮水般涌入,重担复重担,卷宗漫漫绵绵。

我国刑事案件的辩护率远远不足30%,有效辩护率更是大打折扣。因此,申诉求助面临的最大矛盾是:有实力的律师案卷如山、精疲力竭,而一般律师不愿意代理希望渺茫、成本高耗的申诉案件。

冤案,是社会良心的考验

在信息化时代,申诉者正在学习如何向社会求助平冤。但无论是影响力顶天的案件、还是籍籍无名小委屈,都面临着巨大矛盾:在案件一二审阶段即影响力巨大的案件,申诉平冤几无可能,比如夏俊峰和周建华,因为判的时候就足够自信;而在一二审阶段都没有影响力的案件,在申诉阶段,恐也难以掀起大风浪。

但走投无路的冤民也深知,没有影响力,便没有人关注,案件被解决的希望更加没有希望。

国家的司法制度难以接受冤案,根本原因还是追求公平正义的民众难以接受。冤案的发生,考验着这个社会的良心。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司法公正关乎每个人的社会生活和安全体验。当冤案发生,我们是否关注国家司法制度的完善和发展?我们是否谴责某一地方公权力肆意非法治罪无辜的公民?我们是否为不幸倒在血泊中的冤民奔走、疾呼?!

是的,申诉难,是因为民众的吁求声音太少,或者不够大,或者即使很大也被当作听不见。

申诉,是平冤者背负的定时炸弹

申诉者过着最灰暗的生活,而且无时不在背着镣铐艰难地探索伸冤之道。他们不得不时刻警惕次生灾难的复发尴尬:上访者被地方政府以维稳之名抓捕回去;走动的地方稍多一些被判寻衅滋事、冲击国家机关;采集录音证据被判“非法使用窃听窃照设备罪”……数不胜数,丑态尽出——这个“丑”,是一些违法公职人员唯恐制造的冤案“出了丑”,并不惮于为了捂盖子而继续“出丑”。律师常常劝上访者回去,可他们自己也很无辜:“除了上访,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许社会一个公平和正义。冤案申诉,为什么这么难?

下周推出:

《冤案申诉如何难》

下下周推出:

《探讨冤案申诉破解之道》

敬请期待。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