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鱼:益仁平正在被打压,业界都在忙啥?

上央视曾经是许许多多民间组织努力地一个方向,而上外交部的记者问答环节,一直是行动者高度回避的环节。但形势比人强,一直以来相当低调的益仁平,也上了外交部的记者问答环节。早在4月14日的时候,外交部发言人就提及北京益仁平中心“涉嫌违法、将受到处罚”。

这个声明不同于政府信誓旦旦的宣布不会给汽车限号,这次他们说到做到了。即便是已经从益仁平离职了的前骨干工作人员,近日也被拘捕。气氛之紧张,可见一斑。在强大的对手面前,益仁平仍然在做艰苦卓绝的反击战,目前尚在海外的发起人针对北京海淀警方非法搜查益仁平办公室的行为提起了行政复议。

益仁平从专注乙肝歧视开始,后来逐步扩大到了反对残障人士的歧视,以及女性的歧视。益仁平一直以来相对低调而专业的推进工作内容,而最后一项工作领域,也就是反性别歧视的问题上,一不小心因为被视为街头运动的苗头,而激发了对于整个机构的整肃。

在这场力量完全不对等的绝地反击战中,结果似乎已经能够被预见。益仁平依旧坚守信念和法律作出反击,而专政的炮火几乎不可能有任何缓和,眼见又一批先烈正在诞生的路上,益仁平却只是一个人在战斗。

而如果转过头看看行业的圈子里,刹那间就转换了时空。人们在热烈的讨论毕节的儿童,如何爱心满满的在这个媒体焦点上大做文章;随手拍儿童项目死灰复燃,一群充满爱心的小白又一次成功的骚扰了儿童的亲人;爱学习的公益组织们,又在全国各地展开关于工作能力的培训工作。一面是水深火热的控制与打压,另一面是欣欣向荣的成功和希望,在这里,看不懂中国。

各种各样的培训都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民间组织如飢似渴的学习如何做筹款,如何做项目,如何影响媒体,每个人都在学习如何让组织发展的更好更专业。几乎没有人怀疑,只要努力就能有收获,只要足够鸡贼就能避免。虽然有一家曾经做的相当不错的机构正在面临灭顶之灾,甚至于工作人员的自由也正在失去,貌似处在同一个社会板块之中的其他机构能毫无障碍的视而不见。

即便这件事情被扔到那些公益同行的微信群之中,也不过是泥牛入海,音信全无。资深媒体人王和岩对益仁平的事件做了报道,而报道又毫无意外的被迅速的删除了,反而激发了媒体人们很齐心的努力转发贴图,彰显态度。如果没有媒体人的这些微弱的反抗,益仁平的声音将消失的更快。

面对益仁平事件的集体沉默,业界是知道了益仁平正在被打押,但不敢发出呼应的声音,还是正急于切割,不愿发出声音,抑或是根本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外面原来这样乱。具体情形如何,现状还不得而知。

大国安体制与网格化管理在逐步的落实之中,最悲观的现实莫过于即便装哑巴不说话,也难免进入被打压的状态之中。真正的选择,不过是跪著的死去,还是站著牺牲。装作看不见益仁平的受难,逃避不了任何现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