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勇律师:律师开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纪实

一堆警察和便衣威胁我,其中一名白衬衣便衣说,以后可要依法辩护,还大言不惭“人在做,天在看”。我苦笑着说,你说得太对了,我肯定“依法辩护”,因为“人在做,天在看”!

2015年6月18日上午9:00分,我与王全章石伏龙三律师来到聊城东昌府法院门口准备开庭。

该院门口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警力。三辆大型依维柯,包括应急通讯车辆。(下午增加了医疗救助车辆。)期间有便衣手执摄像机对我们拍摄。审判长王英军过来领我们进入法院大院。三五成群警察,便衣注视着我们。

在法庭门口,我们被法警和数名便衣团团围住,一名法警手持探测仪就想对我们搜身检查时被王全章律师拒绝。王英军要求我们配合,我们拒绝。这时我注意到王律身后一名短发中年便衣开始吵吵,“你们什么东西啊替flg辩护,什么水平啊,还不听法院的”说着故意用力用肩膀扛了王律一下。王律问,你谁啊?答,我来旁听的,就是看不惯你们。露出一副挑衅姿态。旁边法警,公安也帮腔。事后才感觉到,如果当时回应那人,几十名警察法警便衣立马就趁机动手了。其中一名高个子法警用手指大声道来这里就得按我们的规矩办理。

王英军拿出自己打印的规定让我们看,审判员许成信大嚷,不用看了,就这么办。在我们坚持下,没有搜身进行安检,但要求手机交给法警保管,我们拒绝,又要求当着他们的面关机。不允许我们带水杯进入法庭,称准备了水喝。我们只能把水杯存放到门口处。

进入法庭,发现旁听席基本坐滿,但大多数不像普通老百姓,像其他地方一样很可能被安排满便衣和机关人员,扮演公开审理。

辩护人除了我们三人,还有一名当地律师为被告人康林芬做罪轻辩护,观点与我们相左,稍有争执。

从上午9:36分开始到中午12:40左右,中间我于11:20分要求上厕所被许成信拒绝,20分钟后休庭五分钟。

因回避问题,王英军休庭一次,王全章共要求回避三次,审判长当即回绝。审判员许成信屡屡以“注意法庭纪录,听从法庭指挥”随意打断王全章发言,数次打乱王全章思路。审判长刻意训诫王全章两次,石伏龙一次,警告我一次。

中午12:45,我们准备出去午餐,法庭和便衣拒绝我们带出笔记本,怀疑石律师录音录像,开始检查石律师苹果笔记本,半个小时后没有查出录音录像。才放行。王律师上午没有用笔记本,所以没有检查。到了宾馆已然13:20,因水土不服我上楼上厕所。下来看到王律师和石律师快用完午餐了。

14:15左右我们出发去法院,路上王英军电话催促,14:20左右到了法院,进入法庭继续庭审。审判长不按照常规从前往后按起诉顺序审理。开始有些纳闷,后来知道是刻意安排,因为第七被告人康的律师按有罪辩护。先易后难或者刻意把王全章安排到最后是有企图的。

审判长以自己上午没喝水为由,下午没有为律师准备饮用水。

辩护过程比上午更为艰难。我们所有请求均被拒绝。公诉人出示证据,不符合三性要求。当录像放到有人提及“周Y康”时,公诉人立即掐断,称,下面有侮辱党和国家领导人语言。我当即指出,公诉方称周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很不妥当。公诉人解释说,是“下面提及”。公诉人称被告人语言如此反动,我说非法律语言,是政治用语。公诉人没有回应。

进行到17:30左右,王律师要求上厕所被审判员许拒绝,说一会休庭,可能不到一个小时后,休庭10分钟。法院院子里看到急救车辆,我们感觉有些纳闷。回到法庭,看到有便衣与公诉人交流。我到是没注意到有人与审判长交流

辩论阶段我被法庭多次打断发言。石律师也被多次无故打断。法庭安排下,王全章最后发言。很精彩,但一开始就被打断。在数次被打断后,快结束时,可能是19:30左右,审判长突然敲法槌,宣布,对王全章第三次训诫,随后命令执庭法警立即将全章带出法庭。一时间,呼啦过来七八个法警强行把王全章按住,连推带搡拽出法庭,石律师挨着王全章也被按住动弹不得。我与石律师后面增加了数名法警,(原来三个)。

19:40分庭审结束,旁听席的人走完了。法庭突然增加了几十名公安和法警,还有数名便衣。由便衣指挥,要求警察对我与石律师人身,包裹强行检查,把大小包全部打开,所有物品全部查验,手机钱包U盘钥匙甚至手表眼镜等。他们发现了我,王,石三人均有录音笔,如获至宝。我们被几十名警察控制起来。

对石律师笔记本查验两遍,对我三个手机全面查验(我复印了卷宗所以没带笔记本),有个小个子便衣叫嚷彻底查,全部扣下。还要查有无在其他法院录音录像扰乱法庭行为。我与石律师面对四、五十人查验有些错愕。如果设备稍有问题,他们会当作救命稻草,扩大一百倍处理的。

从19:40到23:40四个小时里,他们把我们所有物品翻了个底朝天。我与石律师在没有凳子情况下足足站了四个小时。

法警法官轮番晚餐,我俩又渴又饿又困又累。上厕所要四名警察“保护”着。期间警方一直在挑泼,不要和他们混在一起,他指王律师在晋江都被拘留过,是否也练功啊,你们熟悉吗?试探我。我没有理会。反问他们,我说这么一个小案子为何动用这么多警力,警察说,上面很重视。

23:45分,在穷尽一切手段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利用的线索后,许成信打印一份笔录让我和石律签名,我的是为何带录音笔和手机内容,石律师因笔记本未查完继续查。

许成信归还我的手机钥匙录音笔后才放我出法院。

出法院之前,一堆警察和便衣威胁我,其中一名白衬衣便衣说,以后可要依法辩护,还大言不惭“人在做,天在看”。我苦笑着说,你说得太对了,我肯定“依法辩护”,因为“人在做,天在看”!

我出了东昌府法院已经凌晨了,手机被警察反复检查折腾已经亏电不能接通了。外面又打不上车,徒步走了半天。等到了宾馆已经浑身无力,嗓子也哑了,累困饿乏!迷迷糊糊中宾馆内线响了,王全章的声音,睡了么。我说睡了,他说明天说吧,就挂了。

第二天看到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北京的湖南的聊城的,一堆电话。没有一一回复。和石律师、王全章简单沟通下,因爱人犯病必须回去照顾孩子和她,就返程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