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洲宾律师:艰难的会见——会见刘建军记

刘建军

从昨日上午开始,警方一直在密集提审刘律,导致律师会见权落空。今天早上八点还没到,我就赶到了看守所,但被门卫挡住,理由是“没到上班时间”。而此时,一辆一辆警车往里开,估计这些是来提审的警察。

八点半我第一个到了大厅,刚递交手续,又被一位大姐告知“警察早就到了,他们在提审,没法给你会见”。

当时我情绪一下上来,片刻后冷静,尝试着给办案的宋警察打电话。经过争取,宋电话里答应给我留出会见时间。 

【刘律后悔“轻信警察”】

今天下午两点半见到了刘律。两点进会见室,坐等了半小时。

刘律表示“后悔接受央视采访,不能轻信警察啊,他们给我的承诺都没兑现,我发现在他们的诱导下,让我越陷越深。”

刘律师说,警察的一些话让他误以为接受采访后的当天晚上就可以获释回家。而且,警察当时承诺播放时脸部打马赛克,不出现姓名和执业单位,刘律师对此特别愤慨“后来才发现,他们全都是诱骗我!”

刘律师特别提到一名姓郭的警察(大约叫郭栋)和一名陈姓警察(“陈友升”或“陈升友”,刘律师记不清),刘律对此二警十分痛恨,刘律师说“这两人就用各种奸诈狡猾的诡计来对付我,非常恶劣!”

【警察蛊惑“换律师”】

刘律告诉我,这两天警察密集找他谈话,他们这几天没做笔录,一直和刘律聊天,一直“做工作”,要求刘律师聘请本地律师,不要委托外地律师。

刘律说“警方对郑律师的文章很恼火,质问为何让郑律师网上发文章”。

这篇让警方恼火的文章,指的是郑湘律师的《刘建军律师会见记》,此文完全是实事求是揭露案件真相!

【警方转移讯问重点】

刘律师说,这几天里他们不怎么问我有关潍坊中院拉横幅的事,而是追问我其他参与维权的事情。刘律师说“警方告诉我,我的朋友里有人要推翻共产党,真弄得我一头雾水了。”

【刘律坚称自己“无罪”】

刘律始终强调,他的行为够不成犯罪,也不构成违法,属于正当行使公民权。

刘律说公民有监督权,有言论自由,拉横幅就是一种言论自由的表达,甚至可以采取行为艺术!拉横幅仅仅一瞬间,他们所谓的“阻碍交通”不是刘律师和他的朋友们实施的,是另外一群人实施,刘律根本不认识他们。

【刘律师致谢】

刘律师让我传达他的心愿,十分感谢天下所有关心他遭遇的朋友们、同仁们。

吕洲宾
2015.6.26夜,G233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