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工作室2.0版第六號新聞快遞

屠夫

——李方平律師6月19日会见屠夫吴淦小记

2015年6月17日(周三)下午,我到福建永泰看守所要求会见屠夫吴淦。接待警官又是故伎重施,说等通知吧!但我們已经了解到,永泰看守所在押人员才百把人,17日上午也就两位律师过来会见。我对不能及时安排会见表示质疑,接待警官解释“正在提审”。当晚,看守所警员通知:经领导批准安排6月19日上午10点会见。这是辩护律师的第三次会见,每次都遭遇恶意“48小时”。

在福州住宿两晚,6月19日一早赶往永泰。到达时间尚早,我在山脚下的竹林中等待看守所。从竹林中抬眼远眺,红旗之下的“听党指挥”标语依稀可见,成为看守所最显眼的标志。
10点开始安排会见,接待警官提出需要寄存所有物品,他们提供纸和笔才可以会见。我严肃予以反驳:你们太过了,首先你必须拿出法律规定或者是本所内部规定,因为全国没有任何看守所这么做。你们永泰看守所对别的律师肯定不会这么做。为何因人因案,区别对待?经过一番论辩,接待警官改口律师可以拿自己的文件袋,但要进行所谓“违禁品”检查。最后,接待警官小心翼翼的检查出两张纸(家属向屠夫问好),说这个你存一下,有事口述转告吧!

进9号律师接待室再次见到屠夫,他依然神采奕奕、有说有笑、侃侃而谈。话题从身体、心态开始,散漫式的。

屠夫自我感觉还不错,只是肠胃不太好,有点拉稀,其他都能适应。我们这种人,什么苦没吃过,这里空气很不错,权当放松自己。告诉娃娃,我天天俯卧撑、拉腿,身体更好了。进来后,每天大致审讯三次,笔录已经做到第49份了。本周北京方面也过来了,没谈案情、只谈态度,主要是说服教育认罪。

坐牢不是自己想回避就回避得了,我现在就在预备,做好最坏准备。虽然进来时间不长,我已经见了大概不下20个方方面面提审的人,每天还跟管教、同监打交道,现在很有灵感,脑袋里正在构思《坐牢宝典》,出来以后把它整理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说到《坐牢宝典》,屠夫突然想起为山东任自元进行人道捐款的三个网友,自己答应过他们捐款后,会奉献一本《墙国宝典》,可是前段时间关注的事太多太多,现在又给弄进来了。希望律师转达自己的歉意,出来以后还会履行承诺。关于为良心募款、为辩护律师募款的事,自己明白的很,对得住天地良心。

虽然身陷囹圄,屠夫还非常关切外面的人和事,譬如王宇律师怎么样?当得知王律师也被新华网等官网官微抹黑、污名化时,他不以为然的说:“抹黑,一两次有人信,现在天天抹,还有多少猪头信?”。

在会见过程中,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没多久会见室就冲进两个警官询问情况,可见会见监控之严密和重视。屠夫非常平静的含笑注视,可能他已见怪不怪了。警察出去后,屠夫谈到现在自己会见和审讯都在固定的律师会见室和讯问室里。警方审讯时,尤其北京方面过来审讯时,笔记本电脑都会开启录像。他担心自己的表述,尤其针对所谓受害官员个人的一些聊天会被剪辑公开,从而再度被抹黑。

李方平

2015年6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