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万群众伸冤,“6.8”双峰杏子28岁妇女惨死事件何去何从

距离“6.8”双峰杏子28岁妇女惨死事件已经过去了11天,事情在6月18号晚上再次推向了高潮,几万的民众排了好几公里,将停在杏子派出所的几十辆警车堵住,以防抢尸,究竟是什么让这么多的群众如此团结如此愤怒?“6.8”惨死事件后面到底有什么内幕?

68

曹慧,女,28岁,娘家在双峰县杏子铺镇庆乐村三亩组,几年以前,曹慧嫁给了邻村(杏子铺镇沿河村陈家组)一个叫曹贤的男人,育有一儿一女,女儿三岁多,儿子不到一岁。

6月8号上午十点多,死者曹慧的父母接到死者在双峰县杏子镇中心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噩耗,立即赶到中心医院,死者婆家给出的解释是:“她早上起来还自己做了早餐,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喝农药自杀了,我赶紧送往医院”。死者父母和亲戚对此非常怀疑:额头上好几处淤青、左耳朵淤青、脖子有明显掐痕但是赶到案发现场,确实有一个空农药瓶子“作证”,案发的时候死者曹慧的丈夫曹贤并不在身边,死者家属怀疑曹慧是被曹贤殴打致死。(死者曹慧丈夫是否有家暴习惯未知,据死者娘家邻居说,曾亲眼目睹她在杏子镇中心医院被打的淤青,死者也曾和邻居一起产检过,说:“我不想结扎,万一离婚,还可以给自己留后路。)

当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法医在亲属的见证下,对实体进行了解剖检验,据悉,相关生物标本送去了公安部检验,至于什么时候出验尸报告,未知。

同日下午,湖南都市频道的记者过来采访,被杏子镇派出所拦下,理由是没有证据,不能采访。

据悉,死者家属想在杏子镇派出所报谋杀案,派出所不受理,理由是死者丈夫曹贤家已经报了自杀案!!!!

杏子镇派出所以上两种明显包庇行为的缘由是什么???杏子铺镇副镇长向某是犯罪嫌疑人曹贤的老表,据说县公检法(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市公安局都有曹贤家的人。

 

下为死者惨图

1

69-610

惨案发生以后,死者婆家(案发现场)每天都聚集了很多热心群众,纷纷为死者打包不平。

3 4 5

这期间,犯罪嫌疑人曹贤一家已经全部逃走!!!!

611

据双峰县政府网6月17日的通告,6月11日下午,杏子镇政府组织死者家属及多方代表召开尸检初步检验结果见面会,通报初步尸检结果为:死者曹慧颅骨正常,身上无致命外伤,阴道内未检测到异性分泌物,排除暴力致死和生前受到性侵的可能,社会普遍关注的曹慧尸体个别部位呈现淤青为尸斑现象!!但据死者弟弟说,镇上的人一直没有和死者家属说过初步检验结果。

612

死者家属去娄底市政府上访,同时也决定自己重新申请娄底市法医来鉴定,但由于当天已经是周五,那边给的回复是只能下周一过去。

死者遗体仍旧用冰棺冰着,摆在婆家大厅,等待6月15号娄底市法医重新鉴定,死者婆家每天都聚满了群众,犯罪嫌疑人曹贤一家已经逃无影踪!!!!

614

从6月14号下午开始,传出杏子镇派出所要抢尸,强制火化死者的消息。6月14号凌晨,死者家属与杏子镇派出所交涉,杏子镇派出所同意死者家属重新请法医鉴定,但是有一个条件:不能在案发现场,必须去殡仪馆,且验完后尸体不能拉回来。死者家属要求鉴定完后尸体必须拉回来,政府不同意。
6月14号清晨,案发现场又聚集了数以千计的群众,大家纷纷表示,要验就在案发现场,当着人民群众的面验,不能去殡仪馆,民众堵住了派出所的人。据悉当时载尸体的车是私人车。就这样重新鉴定一事被搁置。

下图为民众反对去殡仪馆验尸。

6

615

之后的几天内,又频频传出杏子镇派出所抢尸的消息,杏子镇派出所甚至还放话出来,喊了100多的溜子来抢。死者曹慧家属为了防止尸体被抢走,证据被毁灭,不得不在死者婆家的堂屋里挖坑,将冰棺埋在里面,外面用钢筋焊住。

7 8 9 10

618

6月17日晚上22点,湖南省双峰县政府门户网站出现一篇新闻,截图为下:

11

随即,6月18号清晨,杏子镇各村的村民都收到了载有以上内容的书面通告,并未盖任何公章,然而死者家属并没有看到验尸报告,也没有看到以上所说的公安部的检验结果!!!

此事将“6.8”杏子惨案推向了高潮,所有的民众只为求一个事实,一个真相,618号全天,好几万的群众排了好几公里,下午四点多开始到晚上,陆续有好几十辆防爆警车开往杏子镇派出所,此时又传出特警要抢尸的话,为了防止尸体被抢,民众堵住了杏子镇派出所,僵持了很久。

13 14 15 17

凌晨四时,传出一段57秒的“特警与群众斗殴”的视频,从视频中只能听到民众喊“警察打人,太要不得了”,随后听到了催泪弹的声音,据悉特警用辣椒水加胡椒水混合在一起喷向群众,用棍子打人,打伤了十几个人。下图为一受伤大学生,现在伤势情况如何不得知。

19

619日上午,杏子镇全镇情绪失控,杏子镇派出所玻璃被砸碎,警车被推翻,事情从一个普通家庭的死亡案件,演变成如今杏子镇全部群众和杏子ZF的矛盾?究竟是为何?不管是在家的也好,还是在外地的也好,杏子人民都在关注这件事,此案疑点重重,主要有以下几点:

1.  杏子派出所为何不受理死者曹慧娘家的谋杀案?

2.  死者丈夫曹贤按理来说是犯罪嫌疑人,杏子派出所为何不将他暂时控制住?而让他全家都逃跑了,现在曹贤及他家人身在何方?

3.  杏子镇政府一再放出要抢尸火化的话缘由何在?要毁尸灭迹?要把尸体处理掉减轻聚众?还是要搞疲死者家属?

4.杏子派出所为何一再要求只能在殡仪馆重新鉴定,而且验完后不能讲尸体拉回来?要知道农村里的风俗是要土葬的!!

5.  死者家属至今为止并未看到曹慧死亡的验尸报告,也没有看到公安部的检验结果,为何双峰县政府网要在6月17日刊登出这样的新闻,并于6月18日打印出来发给各村村民?

6.  据死者弟弟说,死者妈妈曾踩到了死者儿子的衣服,死者三岁的女儿突然说:“你们不要踩着这衣服,这是我奶奶给我妈妈擦血的。”相信大家都听过《皇帝的新装》这则寓言故事,小孩会说谎吗?

7.为什么尸检时不检查耳部,眼睛处的伤痕?为什么偏偏只有额头、脖子处起尸斑,其他地方没有出现?

以上是“6.8”事件的全部经过,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了,如果事情真的只是自杀这么简单,就不会演变到如此复杂的程度。白头人送黑头人的痛苦谁能承受,死者家属这十多天该有多么的煎熬。笔者妹妹亲眼看到死者父亲自己没法吃饭,他姐姐喂他吃饭,那么瘦,那么苍老,死者弟弟给他爸爸擦手,多么辛酸的场面。在中国,底层老百姓伸冤真的有这么难吗?我们只想要还原一个事实的真相,真的有这么难吗????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