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揪心的致歉和微薄的支持

唐荆陵

今天,被羁押近一年的唐陵“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终于在羊城开庭了。昨晚,在西南一个偏僻古镇的我得知这一消息后,一宗令人伤感的往事,让我心头隐隐作痛,久久难于入眠……

2011年春,北非暴发了“茉莉花Revolution”。不久,万里之外的神州大地也草木皆兵——因为有人在国外一个中文网站发表了一个恶搞性质的帖子,号召国内各大城市网民在某月某日到所在城市广场集合……结果到了那一天,全国不少城市顿时如临大敌,不少“坏人”因而失踪。而唐荆陵律师便是其中一位。

唐律师失踪后,我写了“请记住这些共和国脊梁”的系列文章,介绍他和其他几位失踪者的事迹。然而万万没想到,文中下面一段话,无意间刺痛了唐律师夫人汪艳芳女士:

“当我向阚女士打听唐律师的下落,并详细询问唐律师的家庭状况时,阚女士谈及的一个细节令我深感震惊:已过不惑之年的唐律师至令没有小孩。原因是唐律师与夫人商定:自己的信仰和所献身的事业,注定充满艰难险阻。为了消除后顾之忧,决定不生小孩…… 阚女士的话先令我震动,后让我心头酸楚难禁。”

上面一番话之所以无意中刺痛了汪艳芳女士,原因是阚女士所言并非事实。然而,当年撰写的文章因为很快被和谐,汪女士并没看到。直到去年唐律师又身陷囹圄,我将旧文再次发表之后,她才看到。之后,她在微信中给我留言,大意是说:看了文章中关于他们夫妇决定不要小孩的话,心里很不好受:阚女士所言这不是事实,他们夫妇并没有说过不要孩子的话,其实他们夫妇是十分喜爱孩子,十分想要孩子的……看了汪女士的话,我既愧疚,也十分难受,一直想抽时间就此事写一篇文章“辟谣”并向汪女士致歉。然而怎样写,却一直让我一直踌躇不定。万万没想到的是:唐律师这次被囚,与过去多次“失踪”的性质完全不同,极可能因此失去自/由若干年。果真如此,年纪早已不轻的他们,何时才能圆“孩子梦”?想到这,心头怎不隐隐作痛?……

事到如今,任何“辟谣”与“致歉”皆显得多余与苍白。这里,鄙人倡议所有关心唐律师等三人的同道,力所能及向汪女士献上一份爱心——因为唐/荆/陵被吊销律师执照已十多年,然而却长期致力于公民/维权活动,并隔三差五进号子。其夫人汪女士也经常受连累。经济状况一直不太好。再自去年唐律师身陷囹圄之后,唐夫人一直为之四处奔走为之张罗打官司之事。既不可能工作,又要付出各方开销。我等没有唐律师血/性与勇气,但送饭的勇气还是应当有的。看到此帖后,建议多复制、转帖。因为极可能瞬间被和谐。还有,如果没有能力献爱心者,转帖也是一份支持。

 附:唐夫人汪艳芳女士银行账号:

工商银行

账号:6212 2636 0203 3661 505

开户名:汪艳芳

附:《谁才是真正的“共和国脊梁”?》(节选)

 (本文发表于2011年6月15日)

自倪萍“共和国脊梁”风波之后,就一直想写一篇谁才是真正的“共和国脊梁”话题的文章。

这里所谓“共和国”,并非国人权利皆“被代表”的“人民共和国”,更非朝鲜金氏家族和古巴卡氏兄弟的“人民共和国”,而是一个建立在共有、共治、共享精神之上的“公民共和国”:(1)、国家是建立在契约之上的公天下,而非某一党派或某一政治利益集团的,更不是私人的;它是多个社会基本成份共同组成的混合均衡政体,而不是某一党派或政治利益集团包办一切、独揽一切的单一政体。2、“权为民所授”,政府是自由公正选举而产生的。而不是由某一党派任命或委派的成员组成的。更不是继承、世袭的。

诚然,对十三亿中国人而言,“公民共和国”仍是一个尚在追求之中的美好理想——虽然一百多年来,有数以亿万计的国人付出了包括生命在内的各种沉重代价。然而迄今为止,追求“人民共和”的道路仍然充满艰难险阻。为实现“人民共和”之目标,中国人仍须付出百倍的艰辛和努力,作出各种各样的牺牲。

而下面文中所提及的“共和国脊梁”,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践行“公民共和”之理想,并因而失去工作,失去家庭温馨,失去自/由,乃至更多…… 每想到我所认识的这些目前仍然蹲在“共和国”号子里饱受心灵折磨和肉体摧残的同胞,一种强烈的、难于言状的愧疚和悲哀之情便涌上心头——因为他(她)们并非社会精英名流,缺乏应有的知名度。因而,他(她)们的事迹和苦难鲜有人知。除家人亲友之外,罕有人对他(她)们予以精神鼓励和物质支持。  这就是我今天要为他(她)们鼓与呼的原因所在!

 (3)“共和国脊梁”人物之三——唐/荆/陵

(之一和之二介绍另两位人物姚立法和梁海怡,篇幅所限略去)

唐荆陵律师是二月二十日左右“失踪”的,目前已经五个多月了。迄今为止,我仍然没有他的确凿消息。 我与唐律师只在今年二月上旬在广州见过一面。而且,是在一次有二十多人的聚会上。由于没有单独交流、沟通过,对唐律师本人我了解甚少。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龄、婚姻状况、工作经历……只是他“失踪”后,才从多位网友口中了解到这些未经证实的情况: 唐/荆/陵,1971年出生。汉族人。原籍湖北。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曾是广州某律师事务所的一位执业律师。后来因屡屡介入公民维权案,数年前被吊销执业律师执照。 从此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之中。此后几年中,他一直从事公民维权工作。并大力倡导、积极参与“推进社区建设,打下宪政中国坚实基础”的公民社会活动。先后与人 发起“赎回选票”、“非暴 力、不合作”等民主进步运动……

在没有与唐荆陵律师见面前,在我脑海中,曾把他定格为“激进人士”,因为有朋友用敬佩的口吻说:“唐律师是个勇士,他屡屡穿着印有‘一党 X 裁,遍地是灾’的圆领T恤衫在天桥或地铁站出口作行为艺术”。

然而,当今年二月份的聚会中见到他时,我发现面前这位外表文雅的律师,待人接物彬彬有礼、稳重平和。而他在聚会中的一席发言更让我有些吃惊:始终面带微笑, 形态亲切,慢条斯理……并非一位我想象中的咄咄逼人、滔滔不绝的律师。然而,他通篇讲话却与他的律师专业很吻合——摆事实,讲道理,逻辑性很强。尤其是他的渐进民/主思想与我可谓不谋而合。至此,我对眼前这位小自己十一岁湖北弟兄不禁肃然起敬……

三个月之后,我更被唐律师堪称悲壮的事迹所深深打动了——一天,我在广州见到了认识唐律师夫妇的好友阚晓云女士。当我向阚女士打听唐律师的下落,并详细询问唐律师的家庭状况时,阚女士谈及的一个细节令我深感震惊:已过不惑之年的唐律师至令没有小孩。原因是唐律师与夫人商定:自己的信仰和所献身的事业,注定充满艰难险阻。为了消除后顾之忧,决定不生小孩…… 阚女士的话先令我震动,后让我心头酸楚难禁。之所以“震动”,是万万没想 到:在国人“一切向钱看”、并普遍患有政治/恐/惧症的情况下,仍然有如此一位决绝的“人民共和”信仰者和推动者……

之所以“心头酸楚难禁”,是阚女士的讲述,让我浮想联翩、心潮澎湃:小时候经常看小说、连环画和电影,经常在革命烈士们“弃小家为大家”的壮烈情怀面前热泪盈眶——太多在“白区”工作的共产党人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或像唐/荆/陵夫妇一样选择不要小孩,或将孩子送给亲友或老乡抚养……然而,这些前辈心目中极为神圣的革命胜利六十多年了,国人却仍然没有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为了自由,后人仍需像他们一样,作出“弃小家为大家”的悲壮之举……想到这,怎不“心头酸楚难禁”?

这些年,唐荆陵为社会公平正义,为自由民主理想究竟作出多少贡献?过去,我只知道他是2004年东莞兴昂劳工骚乱案件中两名被告的辩护律师;2005年太石村罢免案 的主要律师之一。最近,我还得知:江西新余市刘萍、魏忠平冲破一切阻力参选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事件,播种人”就是“赎回选票”发起人之一的唐荆陵和姚立法!

得知唐律师更多情况后,我脑海中经常浮现出唐律师文静、沉稳而坚定的面容。他说过的一段话更在我耳边时常响起:“一个致力于脱离X制、走向民主运动的人士,应该十分清楚自己的任务和所面临的局面。等待他的将是各种困难和甚至是意想不到的压/迫。所以我认为信心、远见和勇气是首要的条件,至于知识和各种技术性条件,反而在其次,这一切都可以在实践中不断加强。”

通往自由的泥泞小道布满荆棘和陷阱,知行合一的唐荆陵无愧于勇者和智者称号。作为一位具有坚定信仰、百折不挠的民主推动者,他是这个民族和国家真正的精英。

作为一位具有博爱之心和悲悯情怀的基督徒,唐荆陵不是任何人的敌人——一切加诸其身上的迫害,都是极为鲁莽、愚蠢、犯罪的。无条件释放唐荆陵,是加害者唯一的明智选择。

唐荆陵弟兄,我与所有爱你的主内兄弟姐妹一样屡屡为你祷告:愿主保佑你和你的家人。愿你早日脱离苦难,拥抱你的家人,拥抱你所爱的人。并重新投入到你所热爱的事业中去。让我们一起,为“人民共和”的崇高理想而携手并肩战斗!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