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义之名

叔猛然发现,网上左右派互相撕逼还是有底线的,顶多操娘,从未征集签名要求枪毙对方。请允许叔点二百赞。

而今天下午,叔的朋友圈被签名要求判人贩子死刑的转发刷屏了。叔就不说那些政治正确的场面话了,表达义愤可以理解之类。叔就问一句,如果今天真的转发一百万次而人贩子抓一个杀一个,明天会不会由于其他理由杀到你我头上?不要因此它是朋友圈,文革期间大字报也绝对算得上牛逼的社交媒体吧,一帮人罗织些罪名贴几张大字报,就可以把人家拉出来打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了吧。殷鉴未远呢。

当年那些贴大字报的,至少时过境迁之后,百分百都说自己是单纯的善良的,当时被蒙蔽了被欺骗了,革命热情被坏人利用了。

或许大家对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绝对自信,可难道文革中那些人这方面怀疑过自己?特别是当一个强大的气场笼罩,当年可能是最高指示,昨天可能是不转不是中国人,今天可能是可怜天下失孩父母心,明天谁知道又会是什么,人类分辨是非的本领是不是真如自己笃信的那样牢靠?中国人不牢靠,外国人牢靠吗?理性著称的德国人支持过纳粹,民主著称的美国人还支持过麦卡锡。麦卡锡时代有几个美国人敢于公开自己的左派观点,几乎必然造成政治生活或者学术生涯的终结。

所以,明天未必不会因为其他什么理由杀到你我头上。你说你没罪?他们杀过富人,当然你可能不是富人。他们杀过异教徒,当然你可能是无神论者。他们杀过同性恋,当然你可能是异性恋。他们几乎杀了开日本车的人,当然可能你开的是德国车。。。但是,只要可以凭借某个理由行使集体暴力,哪怕只是语言暴力,总有轮到你我的一天。

我们的文明还没有形成,我们的正义感还处在狼奔豕突的荒原。我们很多人还不能理解,别管他是什么人、犯了什么罪,非经法律和审判,任何人无权提前宣布他们的命运。何况就人贩子这件事来说,法律已经规定得清清楚楚,包括最高量刑的死刑。

义愤不是理由,甚至正义都不是我们的理由,因为正义都未必是绝对的,它也可能在特定的语境下被过度解释和引申。我们有必要给自己设定一些边界,它是别人(哪怕他杀了人)有可能保护自己的城堡。也许有一天,你我也需要这个城堡。

2015-06-17 叔的刀法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