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刘书庆:会见王健备忘录

今天下午会见了南京公民王健,他先前因围观范木根案被无端以寻衅滋事刑拘,后取保,对警方加于他的罪名他完全不认可,且在取保期间仍坚守公民不服从立场,继续勇敢承担一个公民责任。6月3日被以违反取保规定为由直接逮捕。

王健大哥虽然已过知天命之年,但心态年轻,绝无老气横秋之态,在年轻人面前也从不矜持摆老资格。和他初次见面直有古人所谓倾盖如故之感。

如果不是作为行动者风尘仆仆永远在路上,稍微捯饬他绝对算一资深帅哥,他身材高大,一张国字脸,虽饱经风霜但几乎总是微笑,尽显宽厚温和的性格。

王健大哥参与维权行动是非常纯粹的,他不是访民出身,自身也未遭受公权力明显的不公正对待,在认识秦永敏后受其影响,在社会责任感和政治理念驱使之下,他选择做一个有行动能力的公民。于是建三江,郑州,衡阳,武汉,苏州都留下他伟岸的身影。而且他参与围观从不浅尝辄止,丝毫无打酱油心态。薛明凯父亲死亡案,在曲阜他待了三天;郑州十君子案,在郑州他前后去了三次,待了三十多天;然后衡阳,然后武汉,围观为赵枫生,圣观法师,马强,黄静宜,张科科律师,他无所畏惧。

其实王健大哥最让我钦佩的是他那种淡定的心态,被捕后连提审他的国宝都调侃他:你看现在都把你抓了,也不见你急,还跟在外面一样,嘻嘻哈哈,真理解不了你。

“那是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说这话时他都仍然是笑眯眯的。说实话,这种心态远比金刚怒目正义凛然更让审讯人员沮丧。

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孔夫子的勇者不惧仁者不忧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做好了准备的他,淡定的他,对他的律师施正刚却满怀歉疚,施律既是他的辩护人,也是他行政案件的代理人。他认定施律的年检手续尚未办妥就是因代理他案子所致,还让我一定带话给他妻子,让他妻子向施律代为致意。这又可见他的善良。

今天南京大雨如注,仍有两个公民不辞辛劳陪我过来,其中一个还是80后,与王健大哥是忘年交,也可见他的人格魅力。

致敬王健!

004

003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