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原律師:关注苏昌兰、陈启棠天理煽颠案

2015年6月10日,我在广东省佛山市已呆了两天,今天下午三时,南海看守所才安排我在3号会见室会见了陈启棠。这是陈启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会见律师。

案件在侦查阶段时,我多次申请会见都不允许。陈启棠还是那么乐观,一开口就嘻嘻笑。他坚持认为不涉嫌什么煽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他说,在逮捕前,警察要他写保证书,说不要死扛了,可以放他一马。天理说只保证不去参与社会维权活动,警方也没要他的。他说,被抓的起因,是去年11月25日与苏昌兰丈夫一起,去见了一个曾和苏昌兰同关在看守所的女士,警方监听了电话,以为苏昌兰要他毁灭什么证据。把他抓了后,则以他写的文章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犯罪。针对南海分局立案侦办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他在里面向检察院写了控告信。

在我进入会见室前,不允许带公文包和手机,警察用手持安检仪对我搜身,还坐在走廊监视,提出抗议也无用,会见时间半个小时。天理从监仓出来,走到会见室,与其他羁押人员一样戴了黑头套。

下午,我会见完陈启棠(天理)后,接着安排我会见苏昌兰。在办理登记时,我向办事大厅警察提出,会见天理这间会见室墙上电扇不能转动,只对着里面吹,热得我衬衣全湿透。我要求换间会见室,警察称其他会见室也是这样。我说,你们也不会换的,这间会见室里肯定装有录音设备,会见室桌子抽屉拉不开。警察说,那就换一间吧,给了我另一间会见室牌子。从办事大厅进入会见室后,里面警察又把我带到了刚才会见天理的那间会见室。

苏昌兰说,5月27日会见她后,回到监仓被同仓羁押人员搜身,担心律师给她传递信件。她提出抗议,同仓人员说是管教叫她搜的。管教来了,又亲自搜身,还搜查苏昌兰监仓里的衣服和食品,搜走了她写的家信底稿、取保候审申请书、案件进展情况等材料。每次会见完回到监仓,管教要问与律师说了什么?管教告诉她,你与律师会见谈了什么,会见室里有录音录像的。

这正如我所预料,昨天我突然来会见,不给及时安排就是因为来不及在会见室安放监听设备。

在安排我会见前,有一个女律师排在我前面,她看到先安排我会见,向警察提出异议。警察解释说我是昨天预约的,女律师很是惊讶,说会见还要预约呀,不是来了就可安排会见吗?我向她解释是故意刁难我,让我多呆两天,也是为了安装录音设备。

苏昌兰身体仍然不好,因患有甲亢,而引起心脏间歇停頓症,颈椎病严重,手脚麻木疼痛。看守所以医疗条件有限为由,劝她忍着些。苏昌兰很担心家里,她丈夫陈德权前些年车祸伤残,行动不很方便。当她知道儿子今年高考成绩还好时,她露出了一点笑容。这次,会见近40分钟。

会见完后,我向看守所作了投诉。

上述情況由,苏尚伟整理。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