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卫律师:庆安被非法拘留经过

9e447ea9jw1estey3pizij20qo0g0750

【马卫律师:庆安被非法拘留经过】

2015年5月28日我们到黑龙江省庆安县拘留所办案,会见因到庆安县围观、声援徐纯合案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 公民勇士。拘留所霍所长先是答应下午可以会见。我们一行六人随后去庆安火车站候车大厅,探寻徐纯合被射杀的位置,又去车站派出所了解情况。下午2点,我们 又赶到拘留所要求会见各自的当事人,霍所长和李指导员却又以授权委托书不能确认系被拘留人本人所签为由,拒绝安排律师会见。其耍流氓嘴脸暴露无疑。庆安县拘留所也不挂个牌子,据门卫讲,旧牌子摘了,新牌子还没有。最后,律师和公民在拘留所门前多次喊口号:“庆安拘留所,律师要求会见”。之后无奈离去。(以上为李威律师所写)

下午三点多钟与李威达律师在庆安火车站分手后,我与游律师及三位公民迟进春、于云峰、任庆州乘坐两辆出租车到徐纯合的坟地, 司机只认识村庄,将车停到村口后,我们进村打听。开始到一农民家,一位年轻的妇女似乎很警觉,对我们很敌视,挥手哄我们走。又打听一年长村民,告诉我们去 小卖店打听,到小卖店买了一些烧纸和酒,顺便打听了一位村民,这位好心村民将我们领到了徐纯合的坟地,我们祭奠以后乘车离开。在上车之前,哈尔滨公民迟进 春告诉大家,照片和视频该发的马上发出去,免有不测。出租车刚驶离村口,就被两辆警车拦住,我在后面没来得及发出“出事了”就被便衣拉出车外,手机被夺走关机,时间大概在下午五点左右,自此失联。

车开到庆安公安局后,大批警察在等候,将我们分开搜身进行审讯。我告诉他们我是律师,但他们丝毫不 以为意。询问来庆安的事情经过,什么狗屁律师等粗话不绝于耳。到晚上,来了个姓赵的政委,极其野蛮。看到河北保定公民任庆州坐在床上大怒,大吼道:“给我 把他坐铁椅子上!“然后转脸对我破口大骂,语言粗俗恶毒之及。接着让旁边的警察把窗帘拉上,便拳打脚踢,边打边说”你律师维护点公平正义“、”你律师得讲 法治“,其居然还有脸和我讲法。这个赵姓政委表示,”你们来一个抓一个“!继而又告诉公安,给我揍,把铁椅子抬来,然后去了任庆州的讯问室。那个公安倒也 没动手,将我铐在铁椅子上,四肢不能动。继而又听到任庆州那边的大骂声。我真正见识了什么叫警匪!

后来他们发现我带一万多现金,又开始询问钱是哪 来的,我说是代理费,又询问是什么案子,知道是法轮功案件后,说我这案子你也代理啊,国家早不是已经有定论了嘛。一会又来一个公安,说我从网上看你代理的 案件了,那都是啥玩意啊,还告政府,你想反政府啊?年纪和我相仿的警察居然对行政诉讼是这种认识。有的警察说,徐纯合的事央视不已经播了吗,你们还干什么 来,我说我是会见被拘留的公民的。他们认为我们所作的就是向他们挑战。就这样断断续续询问了一宿,到早晨看到他们手里拿着单子,知道一定是拘留。随后我和 任庆州被押着去体检后被带上警车,过一会,看到游律师他们三人也去体检。

后来迟进春与我和任庆州一辆车开完拘留所,车开后,迟进春感觉路线不对 知道他们 隐瞒了真实的羁押地点。到绥化加完油后,看不到了游律师的警车,知道他们为了分散后续的救援力量,将我们分别羁押。到拘留所后,我们三人关在一起,倒也开 心,但第二天晚上,庆安公安又来提审,反复询问我为什么来,收了多少代理费?我告诉他们没有收,他们说那你就是为了名,人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他们的心 中不知名利之外尚有公义之所在。他们提到了江西高院的举排抗议,和我说这有什么用啊,我问他们怎么样了,这警察说明天就抓他们。在他眼里死磕律师全是傻 子,估计其中道理,只有等他坐在被告席上才会明白。

6月2日听迟进春说,庆安公安晚上又来了,核实马连顺律师的委托书是不是他本人签字,知道马连顺律师来望奎了。

6月3日下午两点多,庆安公安来人,告知对我暂缓执行,我知道外面的声援起作用了。该人真实身份为绥化市公安局,其实审讯我们的,至少有两个人是绥化公安局的,拘留我们就是绥化公安局作的决定。

收拾完东西后,向迟进春、任庆州告别,随公安去机场。出拘留所后立即打电话告诉家里,我马上回家,里面立即传来母亲的哭声,我马上安慰,没事没事,也没受 罪。然后告诉刘连贺律师让他告诉大家我自由了,因为我想我可能已经从群里移除了。随着车辆的远去,想去与我一起患难的战友还身陷囹圄,眼泪夺眶而出。我们 素不相识,为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为了不再有第二个徐纯合,从五湖四海来到庆安。随车的警察看了几眼,但他们怎么能理解我之眼泪为谁而流。过了一会儿上网 后,知道马连顺等三位律师为了营救我们也被拘留。

到机场后,庆安公安联系机场派出所后,与我一直到候机厅,与我闲聊,说为这事不值。我告诉他,我 能自费机票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千里迢迢进行代理,我能为了他们,就能为了你!这个警察漠然的看看我没说话,但愿年轻的警察有所领悟。登机前本不想理他们, 但是我还是拿出了中国律师的素质,挥挥手说了句再见。

21:45分飞机降落天津滨海国际机场,23:10分与家人团聚。

6月4日 18:40分在公车上知道游律师获得自由,泪水不停的流,不敢给他打电话,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下车后立即打电话给游律师,听到了久违的声音,感情实在 难以抑制,我说哥哥真的是你吗,那边说是我,我说哥哥你受苦了,游律师告诉我兄弟要坚强,我说,好,你要保重身体啊……

以上是我随笔而写,想到哪写到哪,文笔很不好,大家多担待吧,只是把事情经过向大家汇报一下。这次警方的提前释放,就是大家前赴后继的声援所致,谢谢所有不认识与认识的朋友,我们继续营救其他三位律师和三位公民。

马卫,2015年6月5日

(据常玮平律师新浪微博)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