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我认识的马连顺律师

马连顺律师

1、5月31日他与另两位律师一同前往庆安,6月1日凌晨00:04其发微博称遇哈尔滨警察査房,早上05:34发了最后一条微博后失联,今晚刚传出他在庆安被行拘15天。

2、去年这个时候第一次见到马律师,那时郑州亿人平刚被搜查,常伯阳律师和郑州其他九人被刑拘,多数人避之不及,只有马律师站出来,为我们分析局势,表态愿为常律师辩护,每每念及此事,都心存感激;

3、因代理常伯阳案和相关的贾灵敏、刘地伟、于世文案,他被一些人威胁,没有人告诉他可能有什么后果,只是说让他“看着办”,后来马律被迫转所;

4、马律之前当过十几年警察,认识不少体制内朋友,有人劝他不要代理此类敏感案件,他说,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和你们一样,你们出事了之后我也一样会代理,这些人遂无话可说;

5、贾案第一次在巩义小镇开庭,当地进行交通管制,朱孝顶律师争取后开车进入,但马律师的车辆被拖走,事后要求赔偿精神损失五毛钱,说是歧视本地牌照;

6、贾案二次开庭后律师抗议法庭程序违法无效,庭审照常进行,他们被迫退场,马律回宾馆后痛哭,叹法治之难,发微博泄愤,第二天收到素不相识的网友寄来的两束鲜花,其心稍慰;

7、在邵袁村普法现场,朱律、马律轮番上阵,朱律讲村民权益,听者连番叫好,马律讲社会变革,现场掌声寥寥,但马律不只是讲给村民听,更是讲给现场不是村民的人听,可惜那些人未必听得进去;

8、前几天一块喝酒,马律、朱律刚从村里回来,让我尝尝村民送他们的礼物,原来是一包将熟的青麦仁,大家遂以此当下酒菜;

9、朱律酒量不佳,但兴致一来就不管不顾了,有马律坚持不喝,不愁回去时没有司机;

10、马律兴致来时不是喝酒,而是把凳子一撤,蹲在一旁,于是夜市摊上,我们坐在桌上喝酒,马律蹲在桌边聊天,不知那天邻桌的两位小平头、斜挎包作何感想…

PS:马律身体不好,每日中午必须午休,想起去年的建三江案中死磕的律师被打断八根肋骨等,不仅为他的身体担忧。贵国,真值得您这样拼吗?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