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不存在“强权战胜公理”

刘军宁

作者:萧三匝

萧三匝:如果说西方民主国家在国内政治中基本都能遵循自由主义的基本理念,为什么在国际事务中往往执行“强权即公理”的信条?

刘军宁:你怎么看“强权即公理”?你认为有道理?

萧三匝:现在这个世界毕竟还是以民族国家的形态出现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现实中可能还是首先从自己国家利益出发的,所以要在国际政治中实现民主秩序还是比较难的。

刘军宁:从自己国家的利益出发有问题吗?保护本国侨民有问题吗?人道主义干预有问题吗?我们的世界历史教科书里面是怎么批判张伯伦的?张伯伦跟纳粹德国媾和,任由希特勒侵占波兰,这被指责是搞绥靖政策。美国如果任由伊拉克威胁周边国家不管,国际舆论骂它是绥靖,如果它要去管,其他国家骂它是单边主义、骂它强权。对历史的评判不能搞两套标准。

萧三匝:那你是否认为“强权战胜公理”在国际社会当中根本不存在?

刘军宁:要我看不存在。二战结束以来,或者甚至从20世纪初以来,世界上的民主国家越来越多了,但民主国家之间的战争越来越少了,整个国际社会是趋向于一个更加和平的国际秩序。现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性越来越小了,所以从长趋势来看,我们看到公理越来越占上风了。

萧三匝:那咱们讲五四运动,日本提出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他们,而且得到了当时的巴黎和会的认可,北洋政府当时寄希望于国联,但国联根本不站在中国一边,这难道不是“强权战胜公理”吗?

刘军宁:那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因为当时列强在巴黎和会转让的也是它们各自的殖民地。它们这样做是基于与中国以前签订的条约。你可以说那是不平等条约,但是那就变成讨论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不能强迫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而列强能够强迫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很显然,这个政权本身有问题,它对内专制,对外卖国。它对内越专制,对外越卖国。

萧三匝:不平等条约之所以签订,主要是因为两个国家实力不平等嘛。

刘军宁:不是实力不平等,而是各自政权的合法性基础不一样。美国的国力是从哪儿来的?是从美国的八旗那儿来的吗?我们不能把一个因果链的其他环节全部排除掉,只把中间的一个环节放大了。

萧三匝:你是从根源上来说这个问题,我是从现实中来说这个问题。

刘军宁: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东西说到根源上。作为中国人,把问题推到列强身上很容易,但中国问题因此就解决了吗?我们不能光看到别人船坚炮利,我们要看到别人船坚炮利的力量是从哪儿来的。中国有5000多年的历史,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却为什么连船坚炮利都做不到?可是,人家有一百年就做到了。

“强权”这个词是一个民族主义的词,不构成一个有效的解释,除了遮蔽了中国的问题以外,不能使中国的国际地位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二战时美国帮中国打日本,美国得到什么了呢?它占领了你的地方了吗?它像苏联兵一样横扫掠夺东北了吗?

萧三匝:它帮助中国,也是怕战火烧到它本土嘛。事实不是证明日本后来还是进攻美国了吗?

刘军宁:那它直接打日本本土不就可以了吗?它为什么还到中国来?它去打中缅边境,是给谁打通的供给线?是给中国吧。中国人总是用别人的利益来解释别人的行为,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好事了。

萧三匝:现在好多人认为,我们一直以受苦受难的情绪来看待中国近代史,所以也老是以这种受苦受难的心态和眼光去看别人。

刘军宁:就是羡慕、嫉妒、恨嘛,这是很不好的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来源:辣笔萧三匝微信公号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