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铁窗撰万言书谭作人拒屈膝

明报专讯/2012/5/14

「让我们站说话,哪怕腰酸背痛脖子冷,也决不把头缩回去,决不!」四川知名维权作家谭作人在被捕前,曾替友人的新书写序,掷下重若千钧的一句。他 因发动5.12川震豆腐渣校舍调查,2009年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监禁5年。川震4周年临近,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说,丈夫是个誓言把真话说到底的政治犯,在3年零1个月的牢狱生涯中,从未向铁窗低头,最近一年在牢中更提起笔杆,写下近两万字的申诉书,继续挺腰「站」宣读自己的无罪辩护。

妻﹕他是真话说到底的政治犯根据谭作人的《四川地震死难学生调查报告》,川震共5781名师生死亡,其中过半被豆腐渣校舍埋葬,此后,无数家长在警察围堵中连年上访,可是至今仍未有官员因劣质建筑被问责,谭作人的家人反变成政治「难属」。未有官员为劣质建筑负责长时间受监控的王庆华上月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说,她已超脱了坚强的境界,「在中国,政治犯的妻子是最好当的,经济(贪污)犯的才难做,她们时刻睡不下,想:他 到底有没有做过?在什地方也抬不起头来。我,却早已知道是冤枉他的了」。作为「难属」,「一个难属应该是怎么样?可怜巴巴的?呼天抢地的?把头发扯乱了, 大呼冤枉?我过得好好的。」居于成都的王庆华每月要长途跋涉,赶往逾140公里外的雅安市监狱看望丈夫,「那里只有他一个政治犯,自从去年初,看管的非常严。」任何人要探望谭作人,必经当局审批,由王庆华陪同,连谭作人的亲兄妹也不例外,表亲、朋友更是不可能探监。

谭作人2009年获美国《时代》周刊选为维权英雄,王庆华说,牢狱把二人的关系由爱人转为战友,「他觉得我需要安慰,但我不需要,我是属于秋瑾那一拨的 人」。接触过王庆华的维权人士、律师都说,王庆华总是不按常规、主动出牌,她主动要求去见监狱的科长,把烟抽出来,你一根我一根地抽,1小时20根。科长谈到中国是法治国家,王庆华不同意,「本来只谈风花雪月,但科长说法治,我便一定要谈意识形态。如果你说是法治国家,你不觉得谭作人他冤枉吗?他能判刑吗?他笑,笑得很尴尬。」

「我说,你们工作最大的努力就是,把他的精神思想改造,改造到跟你们差不多,这是第一。第二 ,就是尽量让他平安健康,还有没有第三要补充?科长说:『我也觉得差不多就是这样。』」

王庆华称丈夫不属于劳动改造,是思想改造,但以谭作人的性格, 你要思想改造他,他必然反过来教育你。世界各地许多支持者的明信片和信件,每逢敏感时节,便如雪片般,从澳洲、法国、英国、美国飞到监狱,但全被当局扣下,「他说知道,就凭感觉。」

幸运的是,谭作人在狱中没有受到欺凌,「但很少跟人交谈,怕害了人家」,就连夫妻隔玻璃窗的谈话,也是受尽限制,「只能风花雪月,一谈王立军,电话就断了」。监控严密谈王立军即断通话「谭作人坐牢坐得太老实,不聪明。他每月只能在里面花100元,我叫他如何如何耍手段,花多点,他还没听完,就说:我知道,不行!」

这些年来,固执的谭作人在 狱中亲自执笔写申诉书,「一万多两万字,很想把它交到我手上,怎也拿不出来。」她说,如果上呈监狱,层层审查,不知等到何年何月,「我叫他偷偷交给放出来的人,他又不肯,觉得偷鸡摸狗!」坐牢「太老实」月花100元这份连王庆华也没看过的申诉书,主要不是要求提前出狱,而是无罪辩护,「坐牢就是他的工作,要把道理讲清楚」。谭作人的申诉书愈写愈长,最近又加了很多内容,比如指控当局曾派人到谭家爆窃,偷走了电脑,然后用里面的资料起诉他,「他们本身就是违法的」 。曾参与调查豆腐渣的四川维权人士王笑冬慨叹﹕「谭作人是一个我最敬重的人,许多人却忘记他了。」王庆华说,谭作人出来后,还是会走那条路,「天天给你洗脑,对政治犯是一点没有用的」。明报记者

本文发布在 谭作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