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庆:巩进军案再次推迟宣判的几点诛心之见

巩进军

巩进军案再次被推迟宣判,法官给出的冠冕理由是因为案情重大,所以慎重,同时又暗示此案法官说了不算,由上面决定。

依照常理,在法官阅卷、庭审和阅读辩护词之后,基于职业常识,法官应当不难对此案有清晰的判断。他们之所以一再推迟宣判,实则是在权衡判决结果的利弊。如果判巩有罪,他们一则良心难安,二则必为世人哂笑,三则终生追责如影随形,哪怕以人血染红顶,终究更可能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判巩无罪,一则要国家赔偿,二则围绕巩的维稳势力黯然灰心,三则公检两家脸面无光,那些因为办理此案而进阶荣升的各色人等皆难辞其咎,说不定还会丢了饭碗。

从法律角度,本案虽然重大但并不复杂。如果法官执意说合议庭对巩是否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行为人有争议,我只能说合议庭法官最佳去处是躬耕田园,回家种上三亩红薯。自由心证不是像农民一样猜谜,而是在现有证据基础上,法官依托法律思维秉持内心良知来裁断,而不能脱离本案现有证据来自由的臆测案件。

具体到巩案,其太多的疑点警检都没有解答,除了刑讯逼供所得供述,没有一件证据指向伤害行为系巩所为。辩护人在辩护词中对此已经有详尽论证,在此不再赘述。回顾该案,公检所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更像是一次蓄意的枉法追诉。从刑讯逼供那天开始,警方就选择了这条道路,检方从放弃立案监督批捕的那天开始,也半推半就踏上了警方设定的道路,然后他们攻守同盟,然后种种渎职滥权便悄然而至,有案卷为证。

本人曾当庭声明如果此案判决巩有罪,我会代理他二审,如果二审仍判他有罪,我愿代理他申诉,相信蔺其磊律师亦复如是。而且我们要促成申诉律师团,吸收有丰富申诉经验的伍雷和李和平律师进来,他们之前就一直非常关注此案进展。到时如果此案昭雪旷日持久,本人愿不计代价一路奉陪。

说这席话,并非开空头支票刁买人心。我将本案视为现有体制下普通案件能否得到公正审理的试金石,基于这种极端简陋的证据,如果还能判一个人有罪。它会让我看清如下残酷事实:哪怕它是一件非政治性案件;哪怕政治高层出于江山稳固需要确实力图减少冤假错案;哪怕防范冤假错案的相关法律法规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等次第出台,它仍旧难以获得公正审理。这些防范冤假错案的机制难以抵御具体办案人员的污染和浸润,难以抵御为了地方利益在政法委协调之下公检法下意识相互合作掩盖真相的本能。每一个冤假错案的诞生,都会产生一批既得利益者,而昭雪意味着他们仕途的终结甚至有囹圄之患。于是他们抱团作恶,合力反扑,依托权力,技术性的消解外界压力和公众质疑。

从聂树斌案申诉过程就可以管窥,权力相互支持相互弥补结成的这张利益大网,是极具弹性的,能量也是巨大的。

中国的冤假错案几乎都是假案,而且多数起于刑讯逼供这一原点,沿着几乎相同轨迹演进,在这一过程中,检方法律监督失位,不能阻断这一轨迹,法官不能持守正义独立审判,在终点只是按照公检的意图画一个圈。一个冤案就诞生了。

然后当事人及其家属申诉,上访,无休无止,他们悲剧的人生开始,为国家悲剧再添注脚。
巩案宣判一拖再拖,已让我预感一个新的冤案正在慢慢形成。

但愿我的预感不会成真。

刘书庆
2014年5月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