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芒:社会契约,民主的理论基础

李剑芒

知识背景:社会契约这个说法,最早应该追溯到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Epicurus,公元前341~公元前270)。这个理论在西方文艺复兴后有较大发展,有影响力的学者包括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约翰·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和让·雅各·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对美国开国元勋们影响最大的是托马斯·霍布斯。现代在此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学者有皮埃尔-约瑟夫·普鲁东 (Pierre-Joseph Proudhon,(1809-1865)、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1921~2002)和菲利普·佩迪特(Philip Pettit,1945~)。

什么是社会契约?社会契约回答两个基本问题: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政府?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两个问题看上去好像一个大得可以得诺贝尔奖的大题目,但其基本的论证方式是再简单不过的了,稍微有一点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可以自己琢磨透。这个“基本的论证方式”就是:如果没有政府,我们的社会是什么样?如果能对这个问题给出答案,你就可以轻易回答上面的两个问题。如果你的逻辑能力强,民主、人权、权力分散这些概念,就变成社会契约理论的必然结果了,你想逃都逃不出去。所以,社会契约是整个现代政府理论的理论基础。

一个没有政府的社会是什么社会?有聪明人说无政府主义社会呗!真聪明,我问你没有政府的社会,你回答无政府的社会,把我的“没有”换成“无”就算回答了我的问题。没有政府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呢?那是一个绝对自由的社会!有人又会嘲笑了:“你天天嚷嚷自由、自由,怎么一转脸变成反对自由了呢?你们这些民主人士怎么出尔反尔呢?”别急,我上面说的是“绝对自由”。什么是绝对自由?绝对自由就是干什么都没人管,换句话说:在绝对自由的社会中,杀人也是自由的一部分。那么这个“绝对自由”的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呢?我打一个比方:在一个绝对自由社会,我和我的家人几天没有吃饭,我突然发现了一块肉。当我拿着这块肉回家时,另一个同样几天没有吃饭的人看到了我手中的肉。你说他能看着我把这块肉拿回家,而不做任何反应吗?他最起码会哀求我分一块儿给他救救他和他的家人。但我也有家人啊,这块肉还不够我的家人享用呢!那怎么办呢?打!打是唯一的选择。那如果我不是被一个人看到手中拿着肉,而是被1000个饥饿的人看到了,结果是什么呢?打得一塌糊涂,即1000人的多边战争。

有人可能抬杠:“你说的是肉不够所有人吃的极端情况,如果肉多得每一个人都能吃饱呢?”那也还是要打!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人都希望为他的下一顿做准备,为下下一顿做准备。所以每一个人都想拿到比他个人消费更多的部分。哪怕抢来的肉多得最后烂在家里,他也不愿意与别人共享。无限度的扩大自身保护层,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特性。在这个特性趋势下,我们永远没有够了的时候。不要骂别人贪婪,只要给我们机会,我们每一个人都同样的贪婪,因为我们共享一样东西;人性,希望自己的生命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这就是我们无法自行解决我们之间利益冲突的根本原因。

怎么办呢?社会契约理论者说,我们建立一个政府,我们与这个政府签署社会契约:“我们自愿丧失一部分自由,使得这个政府,为了大家的利益,有能力维持一个稳定的、没有屠杀的社会秩序。”这个社会契约理论,就是民主统治思想的理论基础。在这个理论框架下,政府的目的不是跑来无限度地限制我们的自由,它的目的是帮助我们解决我们自己无法解决的利益冲突。至于哪种利益冲突我们需要政府帮助解决,不是政府自己说了算,是我们这些雇用它的主人说了算。哪些自由我们愿意丧失来换取更大的好处,也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从理论上说,政府是我们的仆人(熟悉这个词儿吗?),我们让它干什么,它就应该干什么;我们不让它干的,它一定不能干。这就是民主统治思想。

我们看到,社会契约理论必然导致民主统治思想。但理想不是现实,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它不可避免带有人的特性,即希望自己的生命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为了它的成员的自身利益,这个政府(如果不受控制)必然发展到不愿意当仆人,它觉得当主人更有利。怎样使得政府这个仆人不变成主人呢?这就是民主统治方式必须解决的框架问题。解决不了这个框架问题,这个仆人必然反客为主,无限制地压榨原来的主人。

第一个控制政府从仆人变主人的方法,就是分散其权力。分散的方法有:三权分立、多党竞争、新闻监督、工会保护工人利益、农会保护农民利益、各个社会团体保护自身利益。如果社会的权力全部在政府手中,这个仆人就变得有能力干任何事情。如果我们每天需要祷告仆人不要干伤害我们的事儿,那我们还是主人吗?第二个控制政府从仆人变主人的方法,就是限制其权力。一旦政府的权力无边,从仆人变主人就是必然的了。我们必须限定有些领域政府的权力不能进入,权力不能进入的领域,就是我们的基本权力,即人权。没有人权,就意味着政府的权力无边——如果这个仆人什么都可以干,那它还是仆人吗?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