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松:为什么要致敬并学习利得工人


历时将近10个月的利得工潮,以劳资双方达成和解落下帷幕。虽然其间有过维稳力量的介入(番禺警方突袭工人代表会议,抓走2名工人和1名劳工NGO工作人员,并且通过监控手段截断劳工机构与工人之间的联系),但是最终资方和当地政府选择了与工人妥协,基本满足了工人的诉求。应该说,资方和政府之所以没有采取强硬的清场措施,主要原因在于2700多名工人已经完成了高度的民主化和组织化,以致每次出现高压维稳态势的时候,工人能够迅速做出坚决而一致的反应,令对手不得不考虑一意孤行可能导致的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利得工人值得全社会的致敬和学习!

今天上午我在首都经贸大学为博士生做了一个“劳动哲学”讲座,其中和同学们分享和讨论了一个让我这一辈子久久难以释怀的问题:为什么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和底层民众,却总是处于弱势地位,而只占社会人口少数的所有者和经营管理者、社会和国家管理者以及为他们服务的知识阶层,却总是处于强势地位?除了社会分工本身带来的历史必然性,除了人性中幽暗力量(如暴力和狡智)的作用,最为重要的是,前者是分散的、无序的、没有组织起来的,而后者是高度组织起来的。打个比方说,某个市镇上有数百家商户和数千居民,如果他们不能够有效地组织起来的话,他们就不得屈服于百十来个高度组织起来的青皮地痞,后者可以凭借组织起来的暴力控制整个市镇,向所有商户和居民收取保护费,谁敢反抗就予以严厉的镇压。按照历史学家吴思的名著《血酬定律》所揭示的,专制国家不过是一个最大的、获得了合法统治权的暴力和血酬集团,所有其它的生产集团,在没有形成有组织的社会力量之前,就不得不屈服于这个集团的统治。这是历史上所有极权、专制、权治社会赖以存在的深层原因。

现代宪政、民主、法治社会的本质含义,就是以组织起来的社会力量,把这个在历史上长期起主导作用的暴力、血酬集团关进笼子里,让生产性和建设性的力量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而遏制暴力和狡智的作用范围。发达国家率先完成了这一社会转型,而许多后发展国家还处在以暴易暴的历史循环之中。

欧美等现代化国家的历史表明,要完成这一根本的社会转型,有赖于各种生产性、建设性社会力量,在完成各自的民主化、组织化的基础上,完成全社会范围内的民主化、组织化,最终达成宪政、民主和法治的社会契约。

如果说,在欧美国家,由于封建制和私有制比较发达,第三等级(资产阶级)得以率先突出中世纪的重围,成为推动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领导力量的话,那么,在具有悠久的帝制和弱私有制传统,又经历了数十年国家所有制、计划经济和极权主义时期,之后沿着这一路径进入权贵垄断资本主义和新极权主义时期的中国,新生的资产阶级具有先天不足和后天的依附性,很难成为社会转型的领导力量,倒是新生的工人阶级,由于遭受权力和资本的双重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同时又处在市场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全球化、思想文化全球化和网络信息全球化的历史环境,极有可能成为推动社会转型的引领和主导力量。近年来珠三角等地区风起云涌的劳工运动初步证明了这一点,利得工潮只是其中一个最成功的案例。

你看,利得工人完成了2700多人自下而上的、多层级的、有序的民主化和组织化:车间工人大会、全厂工人大会、工人代表委员会,在此基础上,产生了谈判小组、新媒体宣传小组、团结基金管理小组和工人纠察队的职能分工,使工人由分散的、原子化的、无序的状态进入联合的、有序的、高度组织化、富有行动能力的状态。除了个别村庄(如太石村、乌坎村)曾经做到了这一点外,其他阶级和阶层,都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新生的企业主和雇主阶级没有做到,承担启蒙任务、倡导宪政民主法治的知识分子也没有做到。拥有较多经济、政治和文化资源的社会中上层想做而没有做到的,由较少拥有经济、政治和文化资源的底层民众做到了,我们难道不应该向他们致敬和学习吗?

你看,利得工人的集体行动自始至终遵循了劳资和平博弈、理性谈判的原则,没有采取任何极端的和暴力的行动,没有提出任何打倒推翻、你死我活的目标,该罢工的时候罢工,该复工的时候复工,该进取的时候进取,该妥协的时候妥协,俨然契合了现代宪政民主法治的基本原理,表现出高度文明的政治素质。他们实际上在微观层面上实践了一种共和政治,而宪政、民主、法治的共和国,不过就是劳资集体谈判在全社会范围的放大而已。难道我们不应该对工人们的这种历史首创精神表示敬意并且学习效仿吗?

世界劳工运动历史表明,工人也具有足够的理性,在他们争得了团结组织权、集体谈判权和罢工权之后,几乎没有利用这些权利把资方赶尽杀绝的例子(这也意味着自己失业),而是善于做出妥协和让步。只有在劳工缺乏基本权利,政府和企业联手镇压工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生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然而,当下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界和知识界人士,看不到劳工运动的这一历史的和现实的发展趋势,对工人维护和争取自己的基本人权和劳动权益的行动普遍表示深深的冷漠和疑惧。我在一个微信群里做了一个“制造业衰退过程中的劳工权益”的讲座后,引发群里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激烈争论,一些企业界人士对民工胡常根极尽辱骂之能事。我后来评论了这样几句话:看了全部讨论发言,某些企业界或山寨自由派人士很令人失望。他们满嘴污言秽语,比民工胡常根的辩论风度差得太远了。我也做过十年企业,当过小资本家,没有丝毫他们那种快要爆棚的优越感。他们有几个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口口声声别人是流氓无产者。其实大抵不过是与权力苟且交欢而已,至少从来不敢去争取企业公民的权利,只会去主动或被动贿赂官员,只会去压迫更弱的劳工。他们近视得很,自己占有较多经济和社会资源,却不知道如何为劳资双方联合起来推倒专制权力做一点贡献。这种人,如果有一天无产阶级专政果然又来了,他们和贪官污吏一起被吊上电线杆,那是一点也不奇怪的。风起云涌的劳工运动,证明相当多的劳工不仅有了劳工三权意识,而且已经付诸行动了。至于政府,从来就不会主动给予劳工三权,劳工三权一定是劳工争取来的。企业界人士应当向劳工学习,积极主动地去争取你们的结社权,而不是靠依附权力、靠官商勾结来保护自己的那一份利益:君不见每次劳工维权时,都是警察出来抓捕工人吗?

相比之下,自称“民主左派”的胡常根的一段话,的确是发人深省的:我现在感觉,一大批五毛混进右派群里,在挑事,在败坏民主派的声誉,在破坏民主派的形像,混淆民主派的理念,在抹黑民主派,在捣乱,这是某D的拿手好戏。从前,某D派出一大批五毛和毛左,与民主派进行旷日持久的辩论,结果越辩越黑,现在某D改变了策略,利用网络相互不了解的特点,派出一大批五毛混进右派群,成天在质疑这个,抹黑那个,网络舆论由原来的右派质疑某D,变成了现在的五毛质疑右派。奉劝民主右派们,不要再将精力浪费在和五毛们无休止的扯皮上,干点实事吧,很多群的群主,就是五毛,拉了一大批右派在群里没完没了地扯蛋。再次奉劝右派们,对群主不太了解的群,你们要坚决撤出去,不要再被五毛利用,如果一定要进群去聊天,就去那些至少在现实中有些了解的群主办的群里去。右派们,有功夫和五毛闲扯蛋,可以启蒙十个普通网友了。右派们,你们可以随便的加网友,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先加了网友再说,然后向他们群发贴子,或者拉到民主群里接受启蒙,尽管一开始他们很难接受,退群的很多,但是只要持之有恒,不断的拉人,效果比和五毛扯蛋要好一万倍。这段时间,我进了好几个非常可疑的群,发现不少右派被五毛煽动,前几天在几个五毛群里,宣传民运应当和工运相结合,倒逼体制转型,结果在几个群里都遭到一大批五毛的围攻,这些五毛将民工依法讨薪,说成是敲诈企业,是向雇主碰瓷,这些人在明知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却对我个人大肆污蔑造谣,并存有我多年前的照片,因此我当时就判断这些是前几年交过手的京沪五毛。因为前几年响应许XX在北京搞的教育维权,我们在上海的学生家长也在上海搞了些小活动,遭到了上海五毛的长期围攻,所以对他们的语言风格和抹黑手法,我非常熟悉。可就在五毛向我围攻的时候,一些不明真相的右愤居然也和五毛狼狈为奸,恶毒攻击民工向企业维权是搞阶级斗争,并很不明智的在这个时候鼓吹什么古典自由主义。

下面我推荐“企业界与劳工界对话群”的立群宗旨,供民主右派与民主左派、企业界与劳工界、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与社会民主主义知识分子思考:这可能是一个难度最大、专业性和挑战性最强的微信群。何故?盖因劳资矛盾和冲突成为现代工业社会的常态,劳工界和企业家似乎没有对话的空间。本群恰恰试图打破这一似是而非的成见,寻求和拓展劳资双方对话乃至合作的可能性:1、工业市场经济本质上是劳资对立统一的共同体,从利益层面来说,对立是难免的,然而妥协和合作也是必要的,否则必然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从人性层面而言,双方具有共通的人性和共享的人权,事实上,多数企业家都是从劳工起步的,而且随着历史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劳工会成长为有产者、所有者和参与管理者。2、因此我们倡导劳资双方的和平、理性的博弈并且寻求更多的共识和合作,争取劳资双赢,为中国未来市场经济的长远发展建立一种解决劳资矛盾的常态机制,这就是劳资集体谈判、员工参与管理与分享利润,以及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3、当务之急是,劳资双方都处在无制约的、极端的权力统治之下,都没有现代社会应有的人权、公民权利、自由和尊严,而且利维坦怪兽在熟练而有效地利用劳资冲突、左右冲突维护和巩固自己的统治,致使宪政、民主和法治显得遥遥无期,如果不是劳资双方形成一种社会力量的联合的话,我敢说这种情况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4、劳资双方的和平理性博弈和交叉共识,意味着公民社会的发育和成长,为未来的宪政民主法治奠定了社会基础,相反,没有这样一个社会训练的过程,未来的政治制度或者只能是资产阶级专政,或者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而唯独难以实现宪政。职此之故,本群邀请具有远见卓识的劳工界和企业界人士一起来探讨中国社会转型与未来社会重建问题,为我国融入世界文明主流的百年大计和千年福祉,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