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趋向沉静、谦抑——会见王藏通报  

4.16下午约15—16.40,于通州看守所再次会见因声援港人而被控寻衅滋事罪的王藏(控罪详情参见我之前短文《王藏的“罪行”》)。

记得第一次要求会见王藏,遭北京一看以极其无耻的理由非法坚拒。第二次会见虽然成功,但被严重压缩会见时间,王藏只匆匆将案情及遭受酷刑讯问的情况向我介绍

一下就很快结束会见。此次会见顺利且久,未与所方人员发生任何争执,较为难得。

王藏看起来精神、气色都很不错,远胜首次会见时的状态。他告诉我,我们首次会见后,他的心理开始踏实、稳定,烦忧渐消。所方也找他谈话了解其在北京第一看守所遭受酷刑逼供的情况,从此在所内待遇趋向正常、好转,吃住条件均可,与同仓关系良好,可读书,基本每日坚持锻炼

身体,逐步恢复健康。

案件移送检察院后,检察官曾来提讯。对于在一看遭酷刑逼供而出的供词效力,王藏予以坚决否定。对即将到来的起诉、审判,王藏淡然视之。

王藏还告诉我,其境况趋于正常后,经常反思、剖析自己过去的言行,尤其是对过往一些情绪化表达及激烈批评同道观点的做法进行了反思,检讨过往诸多的浮躁、轻率,并为自己过往一些有伤同道感情的言行表达歉意。他甚至认为,自己基于诗人热爱自由的天性表达了对国家、社会的一些观点而被囚,可能够不上良心犯称谓。(我当然不同意他这一过于谦抑的观点,基于良心自由而遭控罪,当然是良心犯,无需道德多么高尚)。

我与王藏2013年春相识,虽见面不多,但对其激烈的表达、批评(包括同道)印象深刻。囚笼数月,能在磨难中沉静地反思、剖析自己过往言行,对年轻人而言,殊为难得。我能明显感到,王藏现在谦抑、淡定的气质流露与过往激扬乃至浮躁形成的反差。谈到人权律师,王藏给予高度肯定和赞扬,认为人权律师在保护良心犯方面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藏托我转达其对妻子的爱与感谢,叮嘱妻子不要给女儿吃过硬食品,并特别要我转达对其本人及其妻儿声援、援助的各界朋友致以深深谢意!

隋牧青,2015.4.18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