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富士康:富厂像皇宫,工人像奴才!


劳工

年底盘点,按生产安排把货赶完之后,已经待料休息两天了。在富厂这么一个对产能精打细算的公司,居然会让我们闲下来,真是太难得了。但想想也不奇怪:这也属于公司的生产安排嘛。公司在纪律和产能方面都严格管控

员工们不需要问为什么,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只要坚决服从公司的一切规定就可以。就好像在车间不允许翘二郎腿一样,不需要问原因,这是规定!当然,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富厂员工,具备优秀的服从精神是必需的,但不是唯一,要想真正融入公司,还要更多地了解公司,并接受公司赋予你的一切义务。

东西丢了 自认倒霉】

所谓公寓式的宿舍环境也很一般,臭虫很多,很烦人。同事经常抱怨说被臭虫咬得遍体鳞伤,半夜经常要起来抓臭虫。

不仅如此,在宿舍,手机和衣服经常被偷。衣服先不说。即便是手机被偷,你向宿管处、员工关爱中心投诉,他们都不管,顶多提示你注意保管个人财产。丢衣服就更不用说了,公司有一项强制福利——除了贴身衣物之外,衣服必须集中投洗,在宿舍私自洗衣服就要受罚。

但集中投洗的衣服都放在一个洗衣机里洗,根本洗不干净。很多工友就偷偷自己洗,特别是女孩子们。但宿舍如果没有阳台,衣服洗了要挂外面,很容易被偷。

舍友梅梅说,她来这里不到半年,已经被偷了五六件,有时候内衣都会丢!你还不能投诉,因为是你自己首先违反了公司规定!这么看来,这项福利不仅给公司节约了水电,还有为物业、公司减轻负担——不用去找偷衣贼——的好处了。

在车间。进更衣室前要脱静电拖鞋,但拖鞋是天天有丢的,特别是鞋柜没上锁,或者鞋子放在柜子外面,一定会不见的;静电衣也是,即便衣服上绣了名字,也会被别人撕掉,拿走,搞得更衣室里,这个人拿了那个人的,那个人拿了另外一个人的,所以天天有人喊衣服又丢了。

没有衣服,负责车间工衣、劳保用品的仓管,更衣室管理员,线长都不管。线长说这不是他的职责;管理员说人多管不了那么多,或者让你去把别人衣服上写着名字的布条撕掉;仓管的态度更恶劣,说他们没有工衣,还敷衍你,让你去找管理员!鞋子都会被偷,何况手机呢,即使放在手机柜里再上锁,也可能被偷,更别说有人懒得放手机柜,而放在便鞋柜了。

这些事情都是在摄像头下发生的,并将在摄像头下继续发生。

【生活、工作中,处处充满着矛盾】

公司宿舍一般住八个人,人员随机分配,因为性格不合,生活习惯不同,以及白夜班等缘故产生的矛盾无处不在。

有一次,舍友A上夜班,凌晨五点下班回来,没带钥匙,敲门,可舍友都在熟睡,于是她使劲踹门。大家都被吵醒了,对她很不满意。她跟舍友的关系自然就恶化了。有时上白班的人利用中午、晚上吃饭的一个小时回宿舍小休,很容易打扰准备上夜班,正在睡觉的舍友。

工作中,产线员工之间,员工与基层管理员、稽核员、QC之间,基层管理之间,基层管理与上级管理、工程部人员、稽核人员、QC等等,都存在矛盾,保安与员工之间也是。稽核员、QC每天巡视产线,稽核不按操作流程作业的员工。而员工在基层管理施加的产量压力下,有时不得不违规作业。结果,员工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像做贼一样地工作!

有时,产线不良率过高,工程部会过来查找原因,难免提出产线的作业手法有问题,基层管理员当然很生气:工程部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改变作业手法,产能达不到怎么办?再说,既然要改变作业手法,总要说出个理由吧,可往往工程部的人也是估计、猜测,给不了准话。他们便争执一番,最后不管谁占了上风,都挺不舒服的。

保安与员工的矛盾无处不在。因为在富厂,每个员工所属的宿舍、工作车间,都有保安的存在。员工需要刷门禁卡来证明自己属于这里,有时刷卡异常,难免被保安扣住,不让通过,冲突就在所难免了,有时会出现暴动,算是员工不满的发泄吧。

等级鲜明,不许越级】

在富厂,众所周知,从员工到总裁分为二十几级,等级不同,工资不同。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级别——管理级别。无论是入厂培训,还是车间开会,几乎每个讲话的人都会提示你,在公司,无论任何事,都要一级一级上报,不能越级。

机器故障了,半小时内报给副线长,一小时报给线长,两个小时报给组长,然后报给主管……员工对什么事情不满意,也必须一级一级投诉,不能一下子投诉到关爱中心或者工会,否则,线长一定给你穿小鞋,直到把你逼走。

与等级鲜明相称的是:在公司办事,都有一定的规章流程,无论多么复杂,或者多么没必要,也要严格遵守。

比如,我申请了外宿,申请单交上去之后,刚好赶上公司宿舍调换,公司有规定,换宿舍,要先退宿舍,再去新宿舍报到,否则就会被宿舍除名,既签不了外宿单,办不了外宿,在公司也没了宿舍。而我刚办好入住手续,申请单就下来了,我还得去没住过的新宿舍办退宿手续,搞得本来简单的一件事情,变得麻烦了很多!再说公司那么大,宿舍之间隔那么远,跑来跑去的,浪费时间。

【处罚严厉,又不公平】

公司没有明确的罚款条款,却有一堆的处罚规定,什么警告、小过、大过呀,多到几十上百种可能被处罚的条款。别小看这些处罚,直接跟绩效、年终奖、工资涨幅和升迁挂钩, 其中,一个大过可是值五百块钱呢!

处罚条款虽多,但实际操作起来,是否处罚包含了不少的人为因素。如果跟管理关系好,当然什么都好说。如果管理看你不顺眼,或故意针对你,那你就惨了。

香香有次离岗,差不多二十几分钟才回来(公司有规定,离岗时间不许超过十五分钟),刚好被副线长Q看到,Q就要给她开处罚单。但香香说,有几个男生比她出去得早,回来得晚,怎么不给他们开单?那几个男生跟Q关系不错,Q当时没说什么,给那几个男生一起开了处罚单,大家都签了字之后,Q悄悄把那几个男生的处罚单撕毁了,只有香香的单交了上去。可见,处罚也是根据管理的好恶来确定的。

工作中时常感到压抑】

压抑是种感觉,在公司,很多工友都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具体什么原因,总之一进车间,那种感觉便油然而生了。在这里工作,上班时间,加班时间,休息时间都由公司安排,员工好像是没有自我意识的高级机器人。特别是调休,总是在别人上班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休息,想找个人说说话,出去玩,都很难。

如果在车间偶尔犯个错,迟个到,再顶个嘴,那就完了。管理时不时就能发现你工作的问题,训斥一下你,让你写个检讨,打扫一下产线卫生,偶尔不给加班等等。

这种日子,不好过呀!要说管理的做法也不是很过分,但又不合情理,自己又懒得——或者觉得不值得——投诉,最后搞得郁闷、压抑,又无处宣泄,不得已只能选择离厂。

随时做好支援的准备】

支援,顾名思义,就是去别的站位、车间,或事业群帮忙生产。富厂规模宏大,地大人多,光我们这个区就有几十栋楼,几百个车间,每个车间都有几条生产线,每条线的生产安排不同。难免有的线缺人,有的线人多。

也许对其他厂来说,人少需要快点招人,人多就要裁员赔偿,但在富厂,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支援”体制帮了富厂大忙,哪里缺人,就从人多的地方调人支援;哪里人过多,就调去缺人的地方支援,反正工厂的工作大部分都是熟能生巧的事,熟悉一下,工人换到哪里都能做事。

同时,支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破坏工人的维权行动前段时间,我们线上换了新组长和新线长,新线长想来个三把火,结果,我们线上的员工不买账,以怠工的方式抗议他。那个线长找了好多支援员工过来,不仅击败了我们的抗议,还逼走了好几个员工,搞得我们一败涂地。

总之,富厂的员工都是流动人口,哪里需要就要去哪里。当然,你可以不去,那就不好意思,辞工喽,或者过一段没有加班的日子,实在没办法了,再辞工。

基层管理大权没有,小权在握】

基层管理应该是个什么样呢?我觉得他们不过是生产过程中执行生产、分配任务的负责人而已,但实际上,他们的权力远高于我的想象。只要他们愿意,你可以在产线上活动自由,心情舒畅;只要他们愿意,也可以剥夺你的加班、升迁和涨薪资格。

在公司如此等级鲜明的制度下,即便投诉,上级要做所谓“调查”,也只是形式而已,最后决定权还是在基层管理手上。这就难怪产线员工对厂里的不满全发泄在基层管理的身上了,因为员工都知道,他们的利益直接受基层管理的影响。

突然觉得富厂就像皇宫,在外面看,高高的围墙,成群的建筑一派富丽堂皇,工资也被描述得天花乱坠,里面却戒备森严,等级分明,员工们像是奴才和宫女一样,线长、副线长是公公,有时宫女、奴才不知怎么回事就死在了公公的手上,偶尔有个大难不死的,那得靠运气!

转自:工厂龙门阵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