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男厕”行动:不仅是一场“行为艺术”

(中国网事图文互动)“占领男厕”行动:不仅是一场“行为艺术â€

几名女大学生在广州市上演了一场“占领男厕”的行为艺术,她们在男厕所门口提出“借用几分钟男厕所”。

因占领男厕所轰动网络的几位女大学生锁定了她们的下一个目标:即将于(2012)3月份召开的全国两会。
22岁的女大学生郑楚然和同学们发起了网络话题“带我的提案上两会”,希望让这场“行为艺术”延展成一场推动立法的公民行动,改变公厕前女士焦急排队,男士“悠然飘过”的窘境。

“占领男厕”线上线下引发热议

“里面的男士能不能给我们3分钟的时间,让这边的女士先上一下厕所?她们已经憋坏了!”2月19日上午,几个学生气未脱的年轻女性“堵”在了广州越秀公园正门的公厕门口,要“占领男厕所”,着实把如厕的男士们吓了一大跳。

当天是周日,越秀公园是广州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又是多路公交车和地铁站点集中地,附近就只有这么一个公共厕所,女厕门口早已排起了长队,而男厕则人流畅通。

类似的场景,在城市中的商圈、医院、机场、车站都不鲜见。来自北京、广州等地从事性别研究的几个大学生在此前的一次公益活动中谈到这种现象,一拍即合,促成了这次的“占领”行动。

22岁的广州女大学生郑楚然是当天活动现场的主要组织者,她向记者详细解释了“占领男厕所”的行动方式:“我们并不是要霸占男厕所,我们会向男士表明意图,征得他们同意后清场,让女士借用男厕所3分钟,过后再把厕所还给男士,这样每3分钟轮换一次。”

尽管有少数人表示不理解,“占领男厕所”的行动还是得到了现场大多数公众的理解和肯定。“男士支持、女士主动,我觉得整个场面特别和谐!”郑楚然说。  这场“占领”行动持续了大约两小时,而随后在网上引发的热议,则让郑楚然等人连呼“没想到”。

和现实中一样,提到在公共场所排队如厕的等候之难,马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网友“Jessica”说:“有次和学长吃饭,他给我把守,我就上的男厕所。每次去KFC我都想跑男厕所,女厕人忒多了。”网友“在路上5031”说:“早就该重新调配了,我们学校一下课男厕无人使用,女厕爆满,真的应该考虑重新分配了。”网友“苏吟吟燕飞过”认为:“莫怪女生野蛮,应责男女厕位不合理!男厕空荡荡,女厕排长队;资源空着就是浪费!强烈要求增加女厕位!”

也有些网友不理解这样的“疯狂”之举,网友“凌小零”就说:“这世界疯狂了!这些女生太不理智了!”

“行为艺术”噱头背后的理性诉求

“行为艺术是我们表达观念的一种方式。这次行动表面上是一种噱头,但其实里面有我们很明确的诉求。”白净、斯文的郑楚然笃定地对记者说,“我们会不断反复表达,因为一个噱头的热度会很快过去,而我们的诉求可能要不断争取才能够取得进展。”

活动的发起人李麦子(网名)在2月22日在新浪微博接受“微访谈”,与关心“占领”行动的网友直接交流。虽然这场访谈的标题叫做“‘占领男厕’发起人谈心路历程”,李麦子却几乎没有提到她的“心路”,她不厌其烦地强调的,是“占领”行动的目标: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男女厕位比例至少为1:2。增设无性别厕所及无障碍厕所。

同时,李麦子等人还通过微博话题“带我的提案上两会”,争取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支持,希望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上,促进改变的发生。

“我们的最终的目的是让政策做出变革,要让现场以及媒体的影响,让公众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可以被改变的。”

让李麦子和郑楚然等人感到惊喜的,是他们的行动很快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正式回应。2月21日,主管公共厕所的广州市城管委对“占领男厕”行动作出回应,称 “广州市公共场所的新建、改建、扩建的公厕已按照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比例设计、建设和验收”,并表示广州市将立法强制性要求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

“他们回应的态度很积极,我要给他们一个Good!”郑楚然调皮地冲记者比了个大拇指,但马上又强调,“可是1:1.5的比例仍然不够,我们认为最少应该达到1:2,如果能和台北一样达到男女厕位比例1:5的话就更好了!”

李麦子说,2月26日,她将和郑楚然在北京和深圳同时展开第二波的“占领男厕”行动。“并不是广州一个地方政府表态,我们就满意了,我们要求的是全国性立法来改善目前的状况。很多公益组织都有兴趣加入或者响应我们的行动!”而郑楚然告诉记者,他们计划中的“占领”城市,还包括西安、武汉和天津等。

“给自己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

“我坚决地支持这些大学生!”57岁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表达对这些倡导“女权主义”的年轻人的支持时,情不自禁地举起了手。

2011年2月地方两会期间,韩志鹏就提交过解决女性如厕难问题的提案,促成了广州市城管委《关于提高公厕女性厕位比例实施意见》在一个月后出台。

“他们尽管还是在校学生,但是已经能够关注到这么细致的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能够提出要通过立法层面的努力来推动社会平等,非常不容易!”

“我们就是觉得,要重视自己手上的权利,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利。”李麦子说,“很多女性会想,事情反正是那样,我也改变不了。但我认为不平等,我就要争取。”

“我们做这个志愿者,就是给自己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我一直期待社会的改变,哪怕因为我只改变了一点点,我也会坚持。”

连日来,“占领男厕所”行动在全国多个城市得到响应。上海交大妇委员会专职副主任万晓玲认为,广东女大学生发起的“占领男厕”行动,反映的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意识,从各个层面强调维护女性等群体的权益,对整个社会公共建设产生推动作用。

转自:新华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