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迁:对构陷者的放纵是执政者和人民的灾难

区伯案的发展再掀高潮——原本猜测构陷区伯的人是与长沙警方有密切联系的陈老板,没想到竟然被发现是长沙警方本身。这一发现激起了中国网络舆论的轩然大波,各方人士在纷纷表示对警方底线认知已被再次刷新之余,也在对当局何时给出解释与处理方案翘首以盼。区伯案发酵到这一步已经给中国当下提供了充分的警示:如果继续对构陷者进行放纵,那么不仅警方的形象将大大受损,而且不论对执政者还是对人民而言都将是一场灾难。

遗憾的是,当局似乎尚未意识到区伯案当下态势发展的严峻性,并仍对构陷区伯嫖娼者采取放纵的态度。在区伯坚称自己遭到构陷,并声称自己“被嫖娼”源于一个初次见面的陈老板安排,并向警方和媒体公众同时提供了陈老板的电话之后,在警方并无任何“突破”的情况下,网友通过强大的人肉搜索发现,该陈姓老板就是长沙国保支队四大队队长陈检罗。不论是照片、邮箱还是手机号码,陈佳罗老板都与陈检罗队长惊人的吻合。据此,区伯表示已就此委托律师向法院对长沙市公安局起诉,指控其故意设圈套陷害。

然而,中央政法委的机关报《法制日报》却对区伯案发声《区伯嫖娼,真相到此为止》,称“就事情本身来讲,真相可以到此为止了,我们无法再要求警方给出更多真相。”因为“毕竟我们还无法证明这两个人(约区伯来长沙并构陷者)有犯罪行为,用国家的钱找两个无关的人,纳税人同意吗?”

《法制日报》所说的“真相”并未到此为止,而对于这些“无关的人”,虽然拿着纳税人的钱的警方不愿费力查找,但网民却义务地寻到了一个又一个有力证据。讽刺的是,在网友爆出的这些证据面前,官方却依旧置若罔闻,对使用公权力构陷公民的警务人员采取放纵不管的态度,对期待真相、期待将滥用权力者绳之以法的民众视而不见。

钓鱼执法、栽赃构陷是周永康治下中国政法系统中“维稳”的常见手段,周永康虽已被提起公诉,当其流毒却并未清除,其培植的如陈检罗这样的构陷打手以远非钓鱼执法那样引诱违法,而是执法犯法,以犯罪的手法构陷无罪公民。如陈检罗对区伯的构陷,不仅仅涉嫌滥用职权罪,更涉嫌介绍卖淫罪。

更甚的是,正如周永康一样,权力滥用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惊人的腐败。有媒体报道:长沙市公交公司IC卡服务管理中心截止去年累计收取的4000余万元巨额押金去向不明,而与陈检罗被怀疑是构陷区伯的同一人的陈佳罗正是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一面通过名下企业敛国家人民之财,一面滥用国家公权力构陷普通公民。

然而,在被构陷的区伯已被法律处罚之后,对于陈检罗涉嫌的各项罪名,对于公众对公权力滥用所产生的恐惧,不仅当地政府仍旧保持沉默,而且政法委的机关报也呼吁“真相到此为止”。这种对构陷者的公然放纵,不仅对不愿与构陷者切割的警方的形象大大受损,还令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令近两年逐渐收拢的民心再度面临失去的危机。

对执政者而言,公信力和民心的丧失无疑是最大的政治灾难。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治国方针,令民众看到了中国步入一个治理现代化国家的希望。依法治国、依法执政,是执政者在不久前刚对中国民众许下的庄严承诺。在这个承诺下,一个个大老虎纷纷落马,不被理解为政治斗争,而被理所当然地看做是受到了依法处理,是中国政治趋向清明的征兆。然而,今天令人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滥用公权力、执法犯法者不仅没有像周永康那样受到调查、接受惩处,反而被当局默许放纵。这不仅会令民众对依法治国的承诺产生怀疑、动摇政府公信力,更会令这两年多因反腐聚拢的民心再度丧失。对人民而言,不论是有意还是失察,当局对公权力构陷普通公民这一行为的放纵,都直接对人民最基本的人身财产安全保障构成了威胁,这无疑也是一场灾难。放纵构陷者,是法治之殇、治国之殇,是执政者与人民共同的灾难,当局必须立即警醒,给与民众区伯案件的真相,给与滥用公权力构陷者应有的惩罚!

——据2015年4月8日多维新闻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