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新政:从救市到救权贵 ?!

房产

今天,央行等三部委联合发文,调整个人住房贷款政策,二套房贷款最低首付比例降至4成,公积金贷款的首套房则降至2成,同时,财政部规定,二手房营业税免征期限由5年改成2年。这一政策的出台,也验证了为什么A股市场今天房地产板块整体爆涨的现象,说明有相当多的通天者或先知资金早已得到消息,提前拉高股价。明天,将是高开后狂卖,带动指数承压下行。

不过, 根据此前出台的对二套房的变态定义(只要付清贷款就不算二套),加上今天出台的二套房贷款刺激政策,我们不难看出,国家层面的救市正不断上演。这是自新一任政府以来,在沉默了两年房地产政策之后,首次大规模地公开救市。管理层愿意在这个时间违背上任时的誓言,转身重新走上房地产救市旧路,这恰恰说明,当前中国经济已十分危急!

许多人还似乎还没感受到这份危急。那是因为,中国经济从过去的炒楼,走向了近两年的炒股。以前把楼市当“池子”,来储蓄过量印刷的人民币,现在把股市当“池子”,在楼市无法容纳过量货币的情况下,资金纷纷转向了股市,带来了近两年中国特有的纯资金推动型的“泡沫牛”。所以,许多经济学者都认识到了,在中国经济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股市整体如此走牛,必将给未来埋下后患。

其实,在国家救市的同时,地方政府也地紧锣密鼓地救市。 部分地方政府已经明确宣布,准备用财政资金即纳税人的钱,由政府直接购买过剩的商品房,把商品房转换成“安置房”或经济适用房。这种做法是极端无耻的,也就是说,在房地产不景气的情况下,销售停滞之时,当市场百姓不再购买商品房时,政府愿意用百姓的钱来“帮百姓买房”,用政府之手代替百姓之手,用权力代替市场,说到底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被套的地产商,拯救土地财政,拯救银行。唯独不要拯救的,就是买不起房的百姓!

现在,这种救市的风气,已经吹到了高层。三部委今天的文件,恰好是 延续了地方救市的做法,从中央层面来落实拯救房地产市场的“旧常态”。各级政府救市,固然有其苦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土地财政走向极端导致地方财力抽干,今年的地方债到了集中还债期,怕地方债务违约事件发生,同时,房地产再如此严冬下去,最受伤的是银行,银行会被冻死,坏死账无法收场。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地方政府在如此劣迹斑斑的情况下不可以宣布其破产,地方集体倒阁?为什么作为公司的银行却就不可以倒闭?为什么为恶者留下的后果,却要全国纳税人或全民集体承担?有什么样的制度可以严惩这种“为恶者逍遥法外”的为官现象?

从根本上讲,目前的官方救市政策,并不是救市,而是救地产商和银行。说到底,是救利益集团。因此,这并不是一 个简单的“市场行为”或行政行为,而是一个不公平的局部利益维护行为。其实,央行等管理层比任何人都清楚,无论如何救市,无论出台什么政策,都不可能再拉起房地产市场,都不可能再让房价再涨1倍,都不可能再重新走上“房地产支柱产业”的道路。“新常态”已否定了房地产一支独大的经济不正常结构形态。也就是说,就房地产市场这个“市场”而言,走下坡路已是100%的事,没有任何可讨论的余地。只要房价敢再炒高一倍而工资不同时同比例增长,那么经济必死30年。那么,肉食者明知不可能救得了这个市场的情况下,又为什么在此时纷纷出台政策救之呢?说到底,他们要救的不是这个市场,而是这个市场里的利益集团。其中就包括土地财政依赖者的地方政府、欠银行很多钱的地产开发商和50%贷款投放在房地产的银行资本家。

从纯粹的经济角度理解,上述利益集团,已经规模十分巨大,大到不能死的程度。它们一旦出事,就会引发经济领域的连锁反应。所以,为了化解危机,最好的办法就是“转嫁危机”,即通过不断的刺激政策,来让全国的百姓成为高价房的接盘者,从而把房地产开发商从这个利益链条中解放出来。这样做,有很多个“好处”。一是房地产开发商是此利益链条中最弱最坏的一环,因此急需要换成别人来承担这个环节上的角色。二是把开发商的房子转嫁给百姓,那么开发商就可以得到解放,从而不会对房地产市场构成太大的负面冲击,并拯救起土地财政。三是把银行的欠债者开发商,换成百姓,就可以化解银行贷款被赖的风险,因为只要自然人不死,他就得还债,直到死亡(死后,后代也得交,只要继承),而作为法人的开发商可以宣布破产而直接赖账。不过,这是“好处”吗?无非就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罢了!

我们在以透支未来二三十年的民众消费能力为代价,换取眼下所谓的“保增长”!我们在以政策的道德风险,在换取利益集团的一点小利!这些做法,都是得不偿失的。总之一句话,房地产不会再那么疯狂地涨,它只是在进行着一场阴谋,在无声地展开一场臭名昭著的“风险转嫁”!谁是泡沫楼市的最后的接棒者,谁就会在未来失去竞争的机会与能力。

转自:精英阅读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