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会见区伯受阻,呼吁公民声援

1、求证??? 區伯說晚上有四個國保逼迫他接受兩家媒體的採訪,按照國保的指令回答問題,被區伯拒絕以後惱羞成怒虐待區伯,致使區伯摔傷了腿。在看守所亦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上午10點到凌晨四點不准睡覺休息。區伯要求通知他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張磊為他伸張正義。

2、2015年3月31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蔡瑛,隋牧青律师来到长沙市拘留所会见区伯。拘留所百般阻挠不让会见,先让蔡瑛、隋牧青律师到会见室去,结果会见室大门贴有“因系统故障暂停办公,敬请谅解”的通知,后在蔡瑛,隋牧青律师的强烈要求和抗议下,拘留所让登记后蔡律师和隋律师进入了拘留所。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安排会见,拘留所所长反复查看了蔡律师和隋律师所带会见手续及律师证,在蔡律师和隋律师的强烈要求下,所长说是向上级汇报,等待批准。两位律师携带正常合法的会见手续,却遭到百般阻挠,有什么理由不安排会见?!外面一直有很多警务人员巡查,有必要搞这么大阵战?!现在两位律师还在严重抗议要求会见中……

3、下午和蔡瑛律师一起来长沙市拘留所会见广州区伯,遭到意料之中的非法阻挠,进入拘留所一个多小时仍在等候,鉴此极不正常的情况,我基本肯定区伯是被嫖娼,是遭到长沙警说方的构陷。拘留所先是在会见窗口贴出办公系统故障纸条,这道纸糊的防线被我们很快突破,又说领导在开会,要等领导批复,这道防线失守,女所长出来拿走手续,等了半天,派人告诉我们区伯不方便见我们,并拿着一张据称是区伯手书的纸条。被我们严词斥责这一极为可笑,极不合乎人情人性的举动后再无下文,目前只剩毫无理由的拖延,僵持。

4、拘留所赤裸裸刷流氓,就是不准会见,理由还是区伯不愿见我们的可耻理由,我们打算耗下去,希望外面公民抗议声援。

5、长沙警方极其无耻地非法拒绝律师会见广州区伯,说明区伯是被嫖娼,而长沙警方的道德水准,则远在娼妓之下。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