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警告学生不得声援女权运动人士

中国女权

就像嗅到了对其统治的挑战的当代利维坦一样,中国政府似乎有了新目标:年轻女性。

3月6日和7日,公安部门的官员在三座城市拘捕了五名女性。她们原本计划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散发标贴和传单,以突显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问题。

李婷婷(又名李麦子)、王曼、韦婷婷、武嵘嵘和郑楚然是新出现的这种年轻而又有趣的女权主义的代表。这场运动在中国赢得了支持,而她们被拘留一事引发了强烈抗议。支持性别平等的人士在纽约、新德里和香港举行了示威活动。全球数千名维权人士以#FreeTheFive的标签请愿,要求释放这五人。一些中国学生也在《声援女权公益人》的呼吁书上签了名。

全球哗然之际,在中国,却出现了大量恐吓行为,影响到了数百人。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广州一所大学的学生工作处发布的一则通知写道:“据报有广州十校高校学子联署声援被捕中大毕业生活动,请各学院迅速行动,深入到班级、学生中去,做好情况核查以及教育、劝阻工作。”

然而,压制反倒起到了宣传请愿活动的作用。“其实它不通知还没几个人知道这事儿,”将通知发布到了网上的一名学生写道。“一通知全校都知道了。”有其他女权人士称,发布通知的是华南理工大学。

另一所大学的一名学生则在社交媒体上称,学生被叫去和校领导或老师“面谈”。

“我本来也没太在意,”她写道。和她谈话的哲学系辅导员本身很支持那些女权人士,所以没太为难她。

“但是其他小伙伴却不是如此,有些朋友远在外地却被勒令马上返校面谈,听闻还有小伙伴被某些辅导员警告性的语言吓哭了。”

学校管理人员告诉签名的学生,他们的个人档案里可能会留下“不良记录”,升学和就业的前景或许会受到影响。

他们宣称,这些学生被“利用”了。五名女子被拘是因为她们策划了“集体活动,可能有其他目的。”

“荒唐可怕,”这名学生愤怒地说。“不知道这些辅导员哪里来的权力可以决定学生的一生?”

“我们不是傻子。我们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请尊重我们。谢谢。”

还有,“强烈要求取消所有形式的集体活动,因为可能都有其他目的!”

这些被关押的女权人士的律师表示,客户在看守所中受到了虐待。她们被拘留的理由是“寻衅滋事”。

警方夺走了韦婷婷和郑楚然的眼镜。在接受持续到深夜的讯问之后,王曼因为心脏问题住院。武嵘嵘则是没有得到治疗肝炎的药物。

这次的拘捕事件令国内外的女权人士震惊。性别平等是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奉行的一条基本原则。中国最近还在推动一部反对家庭暴力的法律。

“政府让我害怕,”北京一家电影公司的雇员朱女士说。她要求不公开自己的全名。

“是的,真的是在倒退,”她写道。朱女士还说,政府真正的目的是“尊儒复孔”。

儒学传统上强调男尊女卑。最近几年,中国共产党不时尝试在自己的意识形态理论中纳入儒家道德。

身在中国的一些外交人士和学者认为,这五人被拘与其说是政府反对女权,还不如说是因为担心社会活动。他们指出,事件发生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而在这个时间点上,政府会再三强调“社会稳定”。

无论是哪种情况,中国有相当多的年轻女性正在发问,发放反对性骚扰的标贴怎么就成了罪行?也只有这个利维坦式的政权知道真正的答案。

 转自:纽约时报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326/c26feminists/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