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同案”徐友渔

徐友渔

徐老师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他的书呆子气。朋友们说:如果你走在街上,迎面开来一辆车,车窗内闪着小红灯,你肯定会知道这辆车是黑出租,可是徐老师就不知道。

去年五月,我作为徐老师的“六四研讨会”同案被拘留之后,我对预审人员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当时预审人员问我说:“知道你这么说他,他不会伤心么?”我回答道:“如果我说他是大英雄,那就不像是他的朋友了。”

徐老师是个温和的人,也是个正直坚定的人,更是一个善良的人。哪怕遇上牙尖嘴利的老鼠(就是我),他也不会摆架子;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不会隐瞒自己的观点。有一次大家聚在崔卫平老师家里看日本NHK电视台拍摄的关于中国毛派的纪录片,看后爆发了一场争论:徐老师和夫人杨老师看到底层毛派群众(有不少是下岗工人)生活如此悲惨,不由得大受触动,认为他们也是要反腐败,也是希望中国走向公平正义的,不能把他们当作反动派来看待;我和我的小伙伴则坚决认为国企工人也是既得利益者,下岗充其量是梁山内部分赃不均,底层毛派生存状况不佳值得同情,但是不能因此就同情他们的理念……那天我们大概谁也没能说服谁,不过,我没有被毛派感动,却被徐老师感动了。

2012年12月28日,朋友们决定闯关去探望长期遭到软禁的刘霞,特意拉上了徐老师,意思是请他来“背黑锅”,承担可能的责任。徐老师欣然应允。

去年五月的六四研讨会事件中,徐老师主动提出愿为此承担责任,而且说到做到,即使坐牢也不反悔。

在我看来,要成为民主运动的领袖和英雄,最重要的品质是要能够承担责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在椭圆办公室内挂了一块牌子,上书:“责任止于此。”而中共的领导人则总是习惯把责任推给下属。

用《大话西游》中的话来说,民主运动的领袖可以不去“送死”,但是必须能够“背黑锅”,也就是要为运动的成功和失败——尤其是失败承担责任。能承担历史责任者方为真领袖。刘晓波为《零八宪章》承担了责任,徐友渔为六四研讨会承担了责任,他们才是真英雄。

这次和徐友渔老师成为“同案”,是我的荣幸。最近,徐老师获得了瑞典的奥洛夫•帕尔梅人权奖,我替他高兴。不过我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就是我愿意和他一起坐牢。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