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丰:寻找“精神病人”贺伟华

贺伟华,男,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九日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藉贯湖南省双丰县荷叶乡安子村。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业于耒阳市二中,一九八三年毕业于湖南省粮校(中专),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湘潭大学食品工程专业(大专)。

由于在学校期间探讨传播自由主义思想家、经济学家斯密*亚当的思想理论;传播伟大的思想家、现代民主政治的奠基人之一—康德的思想;传播自由民主理念及未来学,被中共当成政治异端。个人档案中明确定性为无政府主义者,监管限制使用。

作为八九民运的积极支持与同情者,十多年来,受到严厉控制与打压。一九九八年,个人遭遇的暗中监控转化为公开的监视居住,强权者的公然挑战及一再侮辱激起了原本深藏于内心的反抗精神的日益高涨,从此终止十多年的科研工作,开始了暴政下的异议写作生涯,作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自由撰稿人,开始针对时弊发出自己的声音。直到2008年,建立起自己的人权观察论坛—星火燎原:http://zyzg.us/forum-103-1.html

写作题材范围涉及人文、哲学、政论、民间文学等。主要作品见于博讯新闻网个人博客:http://www.boxun.com/hero/hewh/

贺伟华的文章很多,在许多网刊杂志发表。尤其是,他作为民主志士,不只文章写得好写得多,且秉性嫉恶如仇,性格刚烈,极具爱心。比如在他被抓前,他就替高智晟,郭飞熊,郭起真,力虹,陶君等遭遇当局迫害的同仁及时大声疾呼并强烈谴责暴政当局。尤其是在高智晟刚被抓捕后的万分恐怖时期,他竟然发起高智晟后援会,主动牵头向社会各界募集援助资金。

笔者亲自所见,当维权律师杨在新请求本人为他写一个募捐呼吁书后,正在遭受当局严控,自身经济并不宽裕,因为有点固定收入,贺先生知晓后立即慷慨解囊,捐出两千元的现金给杨在新本人。

据流亡海外的著名维权律师郭国汀于2007年8月26日在加拿大撰文说:湖南历来出壮士。名杨中外余志坚、俞东岳、鲁德成天安门三君子皆系湖南人。今日又一湖南壮士脱颖而出,他便是日前被中共当局两度蛮横无理强行关入精神病院的贺伟华君。

精神病是人们闻之色变的一种疾病,构陷他人是精神病是最易损毁其名誉的方法。共产极权专制暴政下,精神病往往成为当权者用来打击摧残政治异议人士的工具。例如本人1984年曾因哲学沉思被中共当局强制关进精神病院21天;黄万星先生因在天安门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被中共关入精神病院13年;张国堂先生因提出一整套政治主张曾被中共当局五次强制关进精神病院;中共曾将企图将杰出青年作家黄金秋先生关入精神病院;更有不计其数迄今不知名的政治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被中共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进行政治、精神、生理迫害.然而,胡锦涛才是货真价实的重度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因为极权专制暴政下的当权者必定口是心非,政治精神分裂,因此中共官员从本质上言绝大多数属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胡氏作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独裁者岂能例外?!从胡氏满口和谐社会,民主、人权、科学发展观,同时却公然主张向北朝鲜学习政治,公然随心所欲地政治迫害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和政治异议人士,在资讯时代公然封锁国际互联网极力推行愚民政策等虚伪至极的种种表现,足证胡氏系重度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

贺伟华先生是一名知识渊博、有独立思想[如在《博讯》2007年4月发表的《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具有相当强分析综合能力[如在《博讯》2007年5月发表的《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的正直诚实、英勇顽强的独立知识份子、自由思想者和民主斗士。尤其一提的是:贺先生是个思想理论与现实紧密结合的思想者,他关注社会现实,民生苦难,扎根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第一线,为中国维权民运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因而中共当局对他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尽管贺先生对中共的批判抨击尖锐度煽动性远远超过许多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者,中共却始终不敢将他逮捕判刑,因为如此一来必定引起公众\社会关注,从而贺先生的思想蕴含的力量也将随之释放,这正是中共当局采取流氓手段将民运后起之秀贺伟华先生强行关入精神病院的真正原因,旨在从生理上精神上彻底摧残贺先生。尽管表面原因可能与贺先生因长期被国安监控骚扰而被迫采取了自卫性的反抗行动[如在《博讯》2007年5月发表的《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有关。

贺伟华先生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湘潭大学食品工程专业。早在学生时代便由于探讨传播斯密亚当,康得的自由思想;传播自由民主理念,被中共当成异端。个人档案中定性为无政府主义者,监管限制使用。复因同情支持八九民运受到中共长期严厉控制与打压。自一九九八年被监视居住,从此开始了暴政下的异议写作生涯,成为一名独立知识份子,针对时弊发声。2004年12月5日因一封致自由亚洲电台的信,被国安强行打针后关入疯人院20余日[如在《博讯》2007年发表的《给自由亚洲电台的一封信》]。贺先生因阅及某位精英评价六四时所称”中国的知识份子嘴巴硬,骨头软!成不了大事!”萌发了要向全世界证明中国良心知识份子的铮铮铁骨及大无畏精神的强烈愿望![如在《博讯》2006年发表的《强权下的罪恶—自序》]他在其精神自传中写道:苦难中的生灵面对不幸不要退缩、不要害怕,更不要自卑、自残、自杀。应与强权作深沉而曲折的抗争。自由与尊严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争取,它不会从天而降.

贺先生近年来一直处于中共国安的监控骚扰之中这一事实足以证明贺先生决非所谓精神病,而是一位孤身抗暴的勇士.

A.7月14日贺先生在自由圣火论坛发表了他被关入精神病院之前的最后一篇文章[如在《自由圣火》2007年7月14日首发的《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令人动容:我悄然离开我的父母、我的孩子、我的最爱,踏上了独自对抗中共暴政之路,我不知道未来的求索追梦之路将面对什么,也不知道我的体能是否能够支撑到最后。中共当局对我的骚扰不断升级,没收电脑,复印文章让我签字按手印。反复骚扰威胁我七十年高年的老父母。禁止我写任何文章,禁止上网聊天,禁止与政治敏感人士来往等等。最近口头传讯我到国安大队接受问讯与鉴定。多年来,每每想起生活中的恐怖、动荡、不安;每每目睹体弱多病年迈双亲日夜担惊受怕,再坚强的汉子也难免悲从心起;再冷血的铁人也会寒从胆生。每想起2004年撰写文章时,被公安破门而入、强制打针、关进疯人院吃药打针抽血后痴呆、麻木、不能行动与思考的噩梦令我担忧还能经受得起第二波的药物摧残吗?为免父母与孩子忍受这种地狱般的煎熬。寻找一个只属于我个人、不给家人到来骚扰、又不妨碍理想与事业的逐梦之路、奋斗之路、独立之路、探索之路在亡命天涯的流亡中开始了.

B.2007年7月10日因报导肉价涨到15元真相,贺伟华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8].耒阳市公安局国安工作人员频频警告于我和家人,不能再写文章!并频频威胁再如实报导大陆真相,将监禁于我,或关进精神病院打针吃药。今天耒阳国安(国保)正式通知于我,明天将带我到衡阳国安大队进行问询、笔录、鉴定,为今后可能的判刑监禁与关进精神病院提供其所谓法理根据。

C.2007年6月25日因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湖南省衡阳市国安大队近日查抄贺伟华的家,查扣手提电脑,并警告不准再发表维权文章。

D.2007年5月24日国安上门找贺伟华[谈心](如在《博讯》2007年5月24日发表的《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E.2006年9月,贺伟华被不明人士以摩托车撞击,威胁他不得再参与维权事业。

F.2004年12月5日,贺伟华因为给自由亚洲电台投稿,被国安部门打不明药物的针剂后,强行关进精神病院。

从上述国安屡屡谈心,强制搜查,扣押电脑及反复威胁恐吓的事实,明显可见中共将贺先生强行关入精神病院是典型的政治迫害。再从贺伟华先生公开发表的三百余篇政论、时评、维权、及发明创造技术等文论,可见贺先生个性极强、疾恶如仇,思维清晰敏捷,不少思想评论相当精彩深刻,有些分析非常独到,知识面相当广,尽管他有时表现得与众不同,有时似乎狂娟有余,有时神经过敏,其语言文字水准也有待提高.贺先生最突出的特点在于理论联系实际英勇反击中共专制暴政的欺凌压迫,堪称孤胆独立知识份子英雄,实践了他要”向全世界证明中国良心知识份子的铮铮铁骨及大无畏精神”.鉴此,南郭呼吁海内外关心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人们尤其是全体民运志士关注支援贺伟华先生。不要让我们时代的英雄独自承受全民族的苦难,更不能放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胡作非为!

如今,漫长的五年精神病院的炼狱摧残生涯又要过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见贺伟华先生的一点踪影呢?他刚被抓时,他的父母就身体极差,不知现在他们还好吗?他们都还健在吗?贺伟华先生本人如健在,已是近五十的人了,他确实还健在吗?如健在,他的精神状况会不会被真的迫害成十足的疯子?毕竟,直到现在,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尤其在六四之后,他可能是中国政治异议人士中被关押精神病院次数最多,历时最长的一个。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