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近日,国际媒体和知名学者再次预测中共的前景。以欧世林(auslin)和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为代表,纷纷在《华尔街日报》撰写《共产党的黄昏》和《正在来到的中国崩溃》等文,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关注。沈大伟的文章提出中国濒临崩溃的五大理由或者五大症状——中国富人在加速逃离,习政权的强硬措施引发不满,各级官僚普遍存在假大空,党政军严重腐败,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等等。作为一个对极权中国有更切身体会的人,笔者认为中共的病症远不止沈大伟看出的五个症状,中共有以下四种致命病症忙于应付:边疆纷争,官吏腐败,生态灾难,民变抗争。中共的风烛残年,黄昏和黑夜将伴随着这四个病症走向终点。作为21世纪最壮观的历史大剧,伴随着崩溃的各种苦难甚至血腥,人们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极权穹顶笼罩下的人们,将观看或参与这一历史大剧,穹顶谢幕,砸下的尘烟将惊心动魄。
 
报丧的夜曲在外媒唱响

近日,国际媒体和知名学者再次预测中共的前景,以欧世林(auslin)和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为代表,纷纷在《华尔街日报》撰写《共产党的黄昏》和《正在来到的中国崩溃》等文,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关注。

中共的黄昏和黑夜一定会来临,这是事物的规律,黄昏与黑夜只是迟早的事。中共王朝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超级强权,真的能在短短的六十五年执政之后,迅速坠入暴秦、隋朝和苏联等分崩离析的结局么?预测未来是一件难度较大的事情,尤其是预测中共崩溃的临界点,一定应该严肃、客观、理性、冷静。而分析中共的黄昏和黑夜如何来临,应该比预言中共的黄昏和崩溃更重要。

沈大伟的文章提出中国濒临崩溃的五大理由或者五大症状——中国富人在加速逃离,习政权的强硬措施引发不满,各级官僚普遍存在假大空,党政军严重腐败,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等等。作为国际事务方面的专家和中国项目的主任,作为华盛顿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中共王朝的座上客,华府与北京眉来眼去的亲中共派学者,现在也能唱响报丧的夜曲,确实非同寻常。正因为这些学者不是对极权主义长期持批判态度的人,他们在学术上反戈一击,就更应该重视。沈大伟的文章,如同医生看病,已经看到中共老朽政权在病榻上的种种症状。

“四病”缠身将伴随中共王朝黄昏

但是作为一个对极权中国有更切身体会的人,我认为中共的病症远不止沈大伟看出的五症状,中共有以下四种致命病症忙于应付:边疆纷争,官吏腐败,生态灾难,民变抗争。

中共的风烛残年,黄昏和黑夜将伴随着这四个病症走向终点。

边疆纷争

中共既然不肯走美国式的民族熔炉策略,却去捡拾苏联的民族划分唾余,强行划分出56个民族来,动不动把56个民族56朵花挂在宣传上,现在有些花朵下面正埋伏着鲜血。边疆的分离主义不仅耗损中共巨额的维稳经费,而且极端主义的暴力已经从边疆蔓延至内地,无论是金水桥撞人还是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这些伤口和裂痕短时间不会愈合。强大的帝国,在边疆问题上都非常困难,罗马帝国,东汉帝国,苏联帝国,可以说无一例外,边疆的局部炎症都加重中枢的大脑感染,中共帝国也无法避免这一命运。对中共而言,雪上加霜的是,原本收回香港的政治红利正在消失,香港从政治上而言将成为中共的负资产。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给中共脆弱的政权合法性上增添了民族主义的分数,但天下事利弊相随,岂有中共接手香港的好处,不给中共增添困惑?当中共向香港普选落闸,香港抗争的民意铺天盖地,占中运动、雨伞运动,将会以新的形式和版本在香港存在,而大陆的民主火星也在等待时机燎原。

官吏腐败

中共的腐败,几乎可以说空前绝后,举世独步。无论是党国铁帽子王还是底层硕鼠,贪腐无度,激起的民众愤懑,虽不足以一举吞没政权,但社会糜烂,肌无力,行不动,危机处处的险象,中共高层比谁都看得分明,所以习庆丰登基,头等大事就是要遏制“击鼓传花”,用反腐败拔掉“定时炸弹”的引信。但是腐败体制不改,不可能清洗腐败,无论是朱镕基的“棺材自备论”和王岐山的“不信邪论”等牛气冲天的大言,都无法抗衡政治学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阿克顿定律。

生态灾难

环境的灾难,与人祸相连。当一个国家为一个老迈政党独大把持,信仰坍塌,道德颓坯,前三十年人斗人,以阶级斗争为纲,后三十年向钱看,以GDP为纲,整个中国大拆大弄,建筑与纲常一同被摧毁,城市房屋像耕地一样犁过一遍,新农村建设哄农民上楼,好把土地进一步弄到手;整个“拆那”(China)变成一个大工地,当局及其合流的房地产商向天向地向人要GDP,制造扬尘的巨大现象,居然不被提及在雾霾形成的原因中,可想生态灾难怎么能够避免呢?至于河水发红发黑,如同法老王的埃及尼罗河血水之灾;土地的重金属污染,食物中互相下毒,这个社会的溃烂能够可持续吗?

民变抗争

与腐败和生态灾难密切相关的,就是民变不断。奔走在上访路上的冤民,本是这个体制的底层受害者,每年截访的大军和上访的大军一同奔走在去往帝都的路上,形成一部诡异的人间悲喜剧;但是也有很多民众不上访,就地形成民变。帝国盛世表面红光四射,但是虚浮肿胀的帝国,实际脆弱不堪,往往一个交通事故,一起市井城管与小贩纠纷,就能引发千人围观,堵塞道路。更有因为抗议污染,抗议工资拖欠,抗议拆迁,民变的规模与数目,可谓达到历代王朝末年的巅峰。从历史的教训中看,中国的民变往往是大规模突发事件的序曲,民变如同鼎沸之前的小气泡,小气泡越多越密集,鼎沸之时就越加临近。

中共延年长气的“八字”方略

中共作为一个有着90年夺权、掌权经验的政党,其生存能力绝对让观察家刮目相看。在苏东波吞没东欧苏联共产政权之后,中共却奇葩独放,“盛世”又近30年,没有点独门秘笈,可能吗?中共首先应该感谢秦始皇、忽必烈、康雍乾等征服者和统治者,这些人已经打造了奴隶民族基因,把中国人的勇气和血性,把中华传统的精华消磨殆尽;中共其次也得益于“与时俱进”,适应环境、变换颜色,金蝉脱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该打到孔家店时就打到,该批林批孔时就批判,该到处建孔子学院就建学院,全然不顾孔老夫子学说中的礼义廉耻四字,有此厚黑神器在手,有此愚民奴隶基因遍布,天下事,何坚不克?

然而近年来,四病夹击,加上民智渐开,互联网风云激荡,舆情千夫所指,专制极权竟如厕中之鼠,惊恐无日。尽管一帮吹鼓手,一会儿吹嘘实质民主、特色民主,一会儿大言集体总统制,一会儿继续勾画政治改革大饼,无论如何巧舌如簧,极权专制就是极权专制,好像梅毒大疮上再由御笔上色涂彩,依然是梅毒大疮,臭气脓水依然阻挡不住奔涌。

在此之际,党国彷徨无计,无数资源在手,却需要维稳无缝覆盖,一国之民,皆可成为维稳对象,可谓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中共阻挡黄昏与黑夜来临之策,八字可概括:洗脑,恐吓,遏制,打击。

无奈,洗脑渐已不灵,信的人数正在急剧减少;恐吓依然有效,但不惧恐吓的人正在增多;如果恐吓全面有效,100个兵卒能看住全城100000人,假如有100个不畏惧的人,那么全城100000人中的99000人都将被100个兵卒惊恐地视为潜在的敌人,统治与征服如何维持下去?剩下遏制与打击一途,遏制结社组党,遏制街头运动,打击民主人权人士的互相沟通与集结,对口炮党转世为行动党予以镇压。是故,一饭局,一卡拉OK,也得兵临城下,老鹰抓小鸡;是故,81岁老作家也得牢房伺候,70岁女记者也得电视认罪,铁窗之下,民主人士被抓数不胜数,仿佛如果不抓,这些民主人士的言论、写作、饭局、上街、举牌就如同“掘墓铁锹”,就会成为洛阳铲,一举会将极权专制的老墓连同广场上的干尸腊肉掘将出去了似的。

黄昏已至,黑夜将临。历史的一局大棋将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