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仲伟律师:为爱站岗–宋泽牢中的抗争和宽恕

年前会见宋泽时,因管教安排一有肝炎传染病而被监狱退回的、因猥亵妇女被判刑的、从不洗澡的重犯跟他睡一块,宋泽表示要跟驻检反应情况。

宋泽

之后,宋泽便开始强烈要求见驻检,多次未果后,宋泽开始罢工,进入不合作状态。因此被强行拖出,给他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这次的手铐和脚镣之间还有根很短铁链连一块,使人无法直腰。

自2月17日被戴上这“工”字械具,直到3月12,被折磨了20多天。在这20多天里,更加严密监视、限吃窝窝头…曾把投入一全是暴力监室内,让这监室的人对宋泽进行暴打…

后宋泽决定改变策略,准备主动出击,不想再被折腾。在管教准备给他去除械具时,宋泽却坚决不同意去除,后在驻检的催促下,管教用大铁钳才强制性去掉械具。

自次,宋泽开始我行我素,愿意睡就睡,愿意起就起,主动“挑衅”起管教纪律。管教、科长们却不再管他。至今天(3月18日)尚未出现状况。

宋泽是一个不愿意口头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我曾多次鼓励他写点东西。今日会见,宋泽口述了他在看守所写的文章《为爱站岗–牢中的抗争和宽恕》,细绘了他在看守所的部分遭遇和他对“爱”的理解,我整理好后会分享出来,欢迎关注!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