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继延:哀仇和

所有明白人心里都明白:在现在的体制下,各级领导干部不抓都是“孔繁森”,一抓都是“王宝森”。

二十五年前我们这一批当年体制内的精英被这个体制流放,九二派的标签证明流放者已经归来,只是当年的青年政客已然成为大腹便便的中年商人。归来者暗自庆幸当年的理想主义追求,和下海经商的现实主义选择:在这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时代,苟全于乱世是多么的智慧!

哀仇和,更哀新官上任的新贵!如果体制的变革不能马上进行,十年后新的轮回怎堪面对?

还是在商言商?相信市场经济的决定性力量,相信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与生俱来的自由思想平等人格和契约之精神,润物细无声地带给我们新的路径。

还是在商言商?工业化城市化的滚滚潮流,唤醒了每个人都有的权利意识,也提供了不同于农业社会的组织空间。公民社会(也可以称之市民社会)的建设需要社会主体意识的确立,更需要社会组织的大发展。

木有公民社会,神马都是浮云☁ 。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