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科科律师:【四月四,建三江19警驻守查房】

建三江的天,是飘雪的天,建三江的律师好安全。

吃过晚饭回酒店。明日清明,我买了一点纸钱在路口排队焚化。王宇律师先我去酒店,跟踪的车辆分两路,有人在路边车里等我。排队排了很久,估计他们没耐心了,回头再看,车辆不知开到哪里去了。

等我回到酒店,大厅里成了便衣的会议室,我数了一下,他们分了三拨,一共19个人。当然外面车里的不算。【刚写到这里,尽职的警察又来查夜了,六七个警察查夜。】我进房间,刚走到走廊就遇到“只负责跟踪”我们的那位便衣,我说你们还不回去休息,这么晚了,他说:“为了保护你们我们不能这么早回去,你们都休息了我们才能走。”

真不容易。

@张科科律师:@张俊杰:需要统计在建三江一共几个公民被拘留,户籍地分别是哪里,都有谁截止目前还没有律师,便于就近律师代理。我可以支付律师交通食宿费用。请知情者帮忙扩散。 @刘四新确证:翟岩民,张圣雨,陈剑雄,姜建军,赵远,张世清,刘星,孙东生,梁艳,李宝林,李大伟,秦兰英十二个公民29日被非法拘留于建三江绥滨农垦拘留所,其中秦兰英因心脏病再次发作今天放出来,秦兰英昨天凌晨天尚未亮警方清场、被非法拘留时就因心脏病发作而晕倒。谁有他们的家属联系方式,知道他们的户籍地如信得过我的话可以帮忙转告给张律师,谢谢。柴金元电话,13812948770。qq,2513729709

广州刘少明在建三江消息:今天下午2点郑慧建,李玉风,王金兰,丁岩,刘少明,五公民三闯建三江和人权律师陈建刚,王宇汇合。我们五人先到车站半小时,刚下车见到昨天押解我们出境三辆警车。 见面后双方彼此点头招呼,一会几陈建刚,王宇两律师从佳木斯开往建三江的车到站警方立刻紧张起来,接到两律师我们立即打车离开直奔检察院。到了检察院气氛和昨天一样紧张三四十个警察在等候我们,经历了昨天就不怕今天。在门外等候王宇律师办完事,律师说耍去拘留所我们立马打车跟上。到了拘留所。 我们四闯建三江(一次偷渡失败)今天终于近距离感受到中国人权律师躬行者的心跳和十多位公民的愤怒的讷喊!建三江是中国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但这片土地是黑的,监狱是黑的,法制更是黑的。土地黑她肥沃是上天赐给中国人民的礼物,(北粮仓)。监狱黑,法制黑,是中国人民的灾难,(北大荒)。没有法制整个世界都将荒漠,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者们正是垦荒者。

@新公民张昆:其实新公民运动中李蔚和丁家喜付出的最多,李蔚一直在默默的做着,他是一个实干的人,我从诺基亚用户到安卓用户,从只会玩微博到懂得翻墙,是他手把手教我的,除我之外,很多人已经受益,他帮我呼吁,他帮我学会和媒体打交道,他每天这样做着,帮了很多人,请大家为李蔚和丁家喜呼吁。

@陈建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等车再去建三江。没时间吃饭了,吃地瓜吧。面对一个无法无天的残暴政府,我们律师的确无能为力,不能救出糖浆王三人甚至不能依法会见他们,不知他们安危生死,但即便等他们出监也犯忌就始料未及了。糖浆王即便罪该处死,我与他们有一杯酒的交情,临刑送一程也不许吗?估计秦始皇也没有如此残暴。

想起北京系列公民案件,看守所专门两次修改所谓的规定,禁止近亲属以外的人给存钱,继而也禁止律师存钱。

是什么样的邪教让这个体制,让这个体制内的人如此残暴不仁、禽兽不如?你们没有人性地制造冤案、假案、惨案,残酷迫害无罪之人,外加禁止他人同情、怜悯和帮助,这是恐怖主义的极致,国家恐怖主义。

@杨子立:今天,我们一行十一人,三个律师 ,八个公民自愿个人来到贱三江,到人民检察院,提交控申非法侵害个人的申诉!现场三个律师在接待厅,外面八个公民与二三十个警察补警,来了一个特警防暴车,现局面如下,

来的人有!

律师王兴,谢阳,陈建刚,

公民有刘少明,郑建慧,王金兰,于丽华,王玉波,李玉凤,赵宝军,丁岩

@纠结的草绳:4月2号下午,"常德沃尔玛工会组织化集体抗争研讨会暨集体谈判论坛(2014)"在河南登封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代表、劳工公益人士、劳工学者、劳工律师以及媒体记者30多人参会。此次事件主角、被南方周末誉为最牛工会主席的黄兴国和被拘5天的工友周志刚向与会代表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广州徐向荣:茂名抗议现场,现在市政府门口抗议人数达到两万人,而且数量不停在增加,说好开新闻会公开投票,却不公布开会地点,说好的投票表决只是个谎言,现场警察人数不下两千人,分部在市政府旁边,和群众对持两边,随时可能暴发混乱。

@王甫律师:我已经到海淀法院并与张培鸿律师会和,参加下午1:30在海淀法院第二法庭召开的赵常青案庭前会议。我和张律师一致认为:1、将同案被告人分开放在不同法院、不同法庭审理是非法的;2、我们要求海淀法院依法提供录像证据资料复制件;3、我们对公诉人资格、海淀法院管辖权持有异议。

@谢阳律师::刚接到从手机号为13101656567打过来的一个电话,告诉我经请示上级领导,决定不安排我会见我的当事人江天勇律师。我追问理由,对方将电话挂断。明天上午我将与@王兴律师v  一起去核实一下相关情况。

@谢阳律师:911 正在七星拘留所死磕,敬请关注——昨天向七星拘留所提出要求会见的申请。没有得到准确答复,今天和@王兴律师v 一起要求拘留所当面给答复。拘留所装死。我们现在在拘留所外面等!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广袤无边的沃土,养育着一帮官衣匪,他们建了黑监狱,任意关押迫害无罪公民,他们继而迫害律师,殴打侮辱律师。法律在匪徒的眼里不如废纸。

@丛日云: 只要军人干政,政权依恃枪杆子,政治就仍然是前现代的,野蛮的,血腥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所有人的头上。

你用枪杆子掌权,别人就会用枪杆子搞掉你。用枪杆子掌权者,把自己也置于枪口下。况且,当代社会也经不起战乱,负责任的政治家不是抓枪杆子而是让它远离政治。

@赵国君:昨晚看台湾电视对茂名的报道,那么多人在抗议,那么残酷的镇压,有死,有伤,而大陆媒体无一报道,政府又在封锁真相。真是非常耻辱,悲愤得无以言表!是谁还在把中国变为化外之地?肆无忌惮又欺人太甚!一个基本人权没有保障的地方,一个凭着残忍下流统治的地方就是中国特色吗?

@李方平律师:【黑夜、黑头套守护建三江】清明之夜,我和唐荆陵律师一起守夜建三江,期待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律师平安归来。

@自由量子:【退役武警被逼拆,一怒捅伤六个黑保安】大约有几百所谓的保安对北京市海淀区香山普安店村进行非法强拆,强行砸门入室,殴打房主,以达成非法强拆的目的!对许刚家人(老人和小孩进行殴打)许钢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拿刀连捅6名保安!请现役前线维稳的同志看看,早晚一天都是受害者。

@吴娟:今天上午,我们在张掖高台县明永村,当年2000右派被迫从夹边沟走来驻扎此地,不到三个月饿死只剩200人,他们尸横遍野,50多年后,我们还能拣拾到他们的白骨遗骸。

@吴娟:我们终究未能去到夹边沟。下午一到达酒泉饭店,门口至少有5个人在等我们,称单位是酒泉民政局,希望我们不要去夹边沟,图一中男子跟到街上仍在阻拦,我们终于打上的士出发,快到夹边沟时,远远看见为我们所设的哨卡,图三中前方那一堆人全是,同时的士司机接到公司的电话,责令他不许前往,不许乱说话,立即返回。

我们于是步行至哨卡处,他们说,夹边沟有军事演练,不许进入。我们只能停止拍摄,向死难者三鞠躬,遥寄哀思。时值清明,我们甚至不能祭奠他们,不能表达我们的怀念,那些冤死的亡灵,亦不能安息。图中的白衣老人任老师,年逾八十,从北京来此祭奠,发现白骨时老泪纵横,不能自已。

@孑木独立台: 来稿急转:【建三江第二套方案:黑暴力】当地国宝警告陈建刚律师:今晚如有人去看拘留所等候三律师释放,警方将启动第二套方案,会有人暴力对待现场律师和公民,但警察不会出面。是黑社会吗?黑社会为警察服务?还是警察为黑社会服务?还是压根分不清谁是谁。

@农妇 :晚安,选票!难以启齿的是,XXX帮骑毛驴的国家印选票,却剥夺我们的选票!情何以堪!赎回选票!与平穷落后的阿富汗相比,我们多么自惭形秽,多么卑贱!口口声声世界第二大国!其国民就是一群奴隶!

阿富汗今天大选。据BBC报道:8个候选人,800万人参与,6000多个投票点,40万警察和部队保证投票安全,毛驴运送投票箱。~毛驴也可以运投票箱的,我的眼中充满泪水。[泪]

@阮永松;中国彻底完蛋了?不要急!在温州三江教会,五千名基督徒日日夜夜守卫在教堂,誓与教堂共存亡。最后官方被迫让步,不拆教堂。茂名的少男少女在坦克车、装甲车的威胁下,视死如归,连续一个星期走上街头,抗议PX项目上马。为了援助在建三江的黑监狱被囚禁的信仰者,人权律师与公民前赴后继,一批人被监禁了,后面的人跟着北上。一部份人被释放了,其他公民忙着招待接风,款待英雄。

@贾榀: 内战死难者,反右遇害者,大饥荒遇害者,文革遇害者,六肆遇难者,计划生育遇害者,强拆遇害者,豆腐渣工程遇害者..….短短几十年时间,这个国家因为这个政权这个体制,已经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又是一年清明节,沉痛悼念死难的同胞,但是仅仅悼念是不够的。

@欧彪峰:刘正清律师「13543432448」和广州李小玲「13929520778」今天上午在上海订了飞哈尔滨的机票,然后准备前往建三江会见被非法拘押的公民,到机场取票时被告知不能出票!刘正清律师现正愤怒与机场方交涉中……#建三江黑监狱。

@阮永松:检察机关为了完成任务,刻意隐瞒真相,捏造证据,让一个青年人坐牢48年。他进去的时候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出来时,是一个老年,青春、事业全部付诸东流。这是在政党竞争、司法独立、言论自由、一人一票的日本。我在看这个采访的时候,心里思量:在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受到严重制约,人权律师也受到官方打压、人民被彻底剥夺了选举权的中国,会有多少冤假错案?不敢想象!毕竟日本的律师可以不屈不挠为受难者鸣冤,不断要求检方提供证据,日本当局不可能用黑监狱对付律师。想起建三江被关押的人权律师,想起曹顺利大姐的遭遇,真是不寒而栗!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