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纽约生活有感

纽约是世界名城,美国第一大城市,世界第一大金融中心。各种建筑直冲云霄,巍峨壮观,是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这里气候很好, 天气清爽, 看来天色蔚蓝。春、秋季节长,百花齐开;夏天温度不高, 很少在摄氏30度以上,各种鸟儿唱出不同的歌声,下雨次数多,但地面不积水;冬季不太冷,摄氏0度以下的时间不多, 全冬季只有2至3场雪,与河南比只是中小雪。

我居住在纽约曼哈顿区的一幢公寓内,环境很优美,后面是公园,这是我在公寓外的一张照片。
高耀洁奶奶居住的公寓外

虽然公寓房价较高,但房间中设备齐全, 如冰箱、微波炉等。纽约的水资源好,可以直接饮用,而且不另收水费、煤气费。纽约的人均生活水平比中国国内高,然而因生活优越,而造成的物质浪费问题,也是美国文化中难以移除的糟粕。

1、客居纽约后的体会
我住纽约已经近五年了,多数时间是在室内从事写作。如图

高耀洁奶奶在计算机上写作

最大的感慨是这里居民很文明,说话细声和气,面带笑容,从没见过民众争吵斗殴的现象。在公共汽车或地铁上,人们都会给老弱病残让座,从未见过抢座位的现象。每当看到清洁工人汗水满面,大包小包的装卸垃圾,深深感觉到他们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每年遇有飓风袭击,各级政府工作人员,不厌其烦的向民众一遍又一遍呼吁注意事项、预防风灾的危害。使我联想到我国“血祸”造成艾滋病流行而政府隐瞒的事实, 不禁泪如雨下!

我在马路上多次遇到过陌生人相助。他们主动地帮我推轮椅,顺利高效地通过马路。我在野外挖土,带回家中种花。有陌生人,包括白人、黑人、中年人、老年人主动来帮助我挖土,并把土装在袋里,再放在我的轮椅上,然后悄然离去。

2012年秋,有一天我外出晒太阳。天气突变,大风骤起,刮得树都要倒掉了。我的轮椅被风吹的东倒西歪,几乎要随风到天上去了。我吓坏了,抓住轮椅蹲在地上不敢动。一个路过的中年黑人看见到了,主动将我扶上轮椅,又把我和轮椅送到路边,靠在楼房边缘处风力小的地方躲避。他说的什么话,我也听不懂,就这样他推了我走了一段路。从表情上看,我知道他是在诚心诚意地帮助我。对这位始终无法交流的好心人,我的内心充满感谢。自此之后,我就再也不敢一个人坐轮椅出门了。

我年老多病,全年大病小病不断,去医院看病给了我很深的体会。医院环境清洁、安静、医疗设备齐全,各级工作人员分工格外明确。救护车接送,一丝不苟。一次,我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每五分钟给我测量一次血压。病房护士只要看见我想要起床,就会立即上前搀扶;每次送药,我不吃下药,她们不离开。因言语不通,医生专门寻来一个会说中文的医生来做翻译,这位中国医生每天找我谈话四五次。由于我病情的特殊,在住院期间的饮食也得到了额外的照顾,不论是数量还是种类,都照顾到了我的实际体质与口味。医生查房的时候非常认真,从头到脚, 三大生命线 (血压、脉搏、呼吸)等各种记录俱全, 甚至连每天的大小便都会细细观察。

美国医院对重病人的抢救特别及时、认真,医护人员责任心强,医疗器械设备先进,病人的抢救成活率高,这是美国医界的特色, 也是我三年来接触医院最佳的体会。

我因牙齿痛,多次赴牙科医院就诊,那个医院病人很多,每次都需按次序排队。不料有次奇遇:-天我拔牙后,离开了诊断室,医生在关计算机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我的照片和经历。他热情地追到电梯旁找到我,和我握手,用生涩的中国话对我说:“今天能够为你服务,我感到很高兴。”

2、华人的奇迹
在美国,我看到很多华人。有少数自食其力者、逐步实现自己的美国梦想。有的华人很有钱,有二奶村,很漂亮。他们买房子都是用现钞。房子内里宽敞而明亮,外带游泳池、花园,还有球场、健身房,装修也讲究格调,我们看了望而生畏。在美国人眼里,都认为中国人很有钱。他们不知道,中国内地的贫苦的老百姓们, 在贪官污吏的剥削压制下,囊中羞涩,甚至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这才是广大贫苦老百姓的真实生活。

来美国的华人很多都是有钱的人家。近些年,多是一些暴发户和贪官们,送老婆孩子出国居住;还有些诈骗了钱财,在国内无法立足,逃往国外享受,这些暴富户在美国为数不少,还有各种宗派与集团利用美国宗教自由的政策诈骗钱财,腰缠万贯。来国外的华人们很是复杂。也有拒绝融入美国社会的,他们是中国文革遗风锤炼出来的阳奉阴违的能手,拉邦结派、玩心理游戏的刁民。他们将国内的恶习传往国外,承袭着劣质风气到国外表演, 因中西文化不同, 民俗各异,诈骗外国人多会得心应手。

有个叫东辉的人,小学没有毕业,伪造个人学历、经历,国外媒体竟然是不明真相或别有用心地铺天盖地报导,称他为“专家”、“学者”、“高级研究员”。东辉真的有什么研究成果吗?著作、论文在那里?空喊、空叫最能起到误导听众的作用,听众不知道冒牌货的真相。东辉趁机到处演说 (幕后有人写稿他会念) ,成了世界的名人,其实全是他的后台精心策化和指导的各种奇剧。为了赚钱、致富。东辉比一般暴发户还要“能”几百倍,可谓行骗有技、敲诈有术、高明得令人叹息!欺骗性强的令人唏嘘!

还有民间传说的故事,政府不让闫明的孩子上学。其实呢?闫明孩子和全家的户口都登记在县党校。按照中国的入学规定,闫明的孩子应该在那里附近入小学。闫明家人却不同意在那里上学,希望回居住的村里上学。明明是闫明自己不遵守中国入学法规的规定,怎么就被编成政府剥夺闫明家孩子的受教育权利呢?只有“刁民” 、“流氓”才会这样依靠集团来的造谣!

我是受害者,我不否认中国政府搞政治运动害了很多人,冤死了很多人,冤案问题多不胜数,但我对他们仍要实事求是,靠造谣混世骗取荣誉和钱财是极其可耻的。

2013年11月9日,纽约华人大游行,很热闹,其原因是在ABC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里的“儿童圆桌会议”环节中,主持人问道:“美国欠中国1.3万亿债款还不起怎么办?”

一个六岁儿童回答:“杀死所有的中国人。”

这个很有异议的说法,引起华人严重的抗议。两天内出现多处华人大规模的游行,11月9日全美27个城市华人抗议游行。次日各媒体发出多种评论,而许多是负面的言辞,甚至出现骂声,怀疑游行幕后有人操纵。对此我不多说,我有另一种看法。

我认为儿童的话不能代表他个人,而他不懂人事,他为什么不说:“杀死所有的英国人、杀死所有的法国人、杀死所有的德国人呢?”许多人对中国人的行为有不满情绪,儿童说的话代表了很多人的意识。这不能只怪对方,请看上述中国某些人诈骗外国人的高明手法。若一旦真相大白,那么会有更多人同意这个儿童的说法,甚至于还会有其他不测的行动出现。依靠诈骗为生,是不会长久。

另有几个比较小的事情。我每次坐车去医院看病,我们受国情的影响,总喜欢乘坐黄面的。有几次,黑头发黄皮肤的黄面的司机,载着我们兜圈子,以往20至25美元的车费,他能够打出37.8的收据来。反而不如坐黑车,每次谈好价格,每次20美元以内,最多才付20美元,服务态度也好,还主动帮我将轮椅放到车内,倒是省心了不少。平心而论,不论是白人、黑人还是穆斯林司机,也都不会出现亚裔司机坑人的现象。穆斯林司机服务态度更好,令人叹服。以上所述的情况并不是三次五次,而是三年多来的无数次被亚裔司机坑骗的经验之谈,这种情况,令人不知所措。

上述事例令人唏嘘。不管事情大小,用非常手段赚钱,充分说明这些人的营运道德低下。

另外有的刁民骗术更高明,他们将斑斑的恶习由国内带到国外,处处表演,利用帮派力量和各种魔术来拉拢欺骗他人,特别是外国人,提高自己的利益与声望,诈骗得来钱财提高生活水平,尽量享受。其骗术之高,手段之巧妙,叫人防不甚防,实为罕见,真可谓“了不起”的人物!

3、惊人的浪费与另一种可怕
在国内我没有看到过把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随地乱扔的现象,但在美国屡见不鲜。我居住的那个公寓的垃圾仓库很大,约有二十多平方米,里面有十几个大桶,每两三天爆满。那里可以看到很多被整个抛弃的食物,如蛋糕、面包、鸡腿、整个或半个鱼虾、肉块、牛奶、罐头等等。日常用品,则有各种柜子、床铺、桌子、椅子、板凳、台灯、炉灶、锅、碗、被褥、床单、衣物、鞋袜,甚至于彩电、计算机和空调、电扇、各种书籍、写字本、以及其他文化用品等,应有尽有。令目睹者心慌意乱。这些扔东西的人们,试问: 阁下可否伸出援助之手,救助缺衣少食的人群呢?

在2013年7月6号,我和几个中国留学生们到了公园。那里有很多卖各种小吃的摊位,而且带小孩的游人很多。不少十几岁的学龄儿童,买了食品如蛋糕、冰激凌、酸奶等,可是不待吃上几口,就扔在了公园路上,甚至以扔食物来取笑,越扔的多越高兴。那里路旁有四个大垃圾桶,每个桶约可容纳百余斤杂物,不到-小时,四个桶己暴满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唐代诗人李绅的名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看不惯的人说: “人应当有一种精神,你们应知道世上还有很多没饭吃的人吗?你们白白把食物扔了,不可惜吗?”

我看到这些事情,马上回忆起2003年我在爱滋村看到8岁、6岁两个小女孩,天快黑了还下着小雨。我问她你俩为啥不回家,两个小女孩举头看我,约 5分钟后,6岁女孩问我你家有馍(馒头)吗?这个事情我永生难忘,她们是失去父母的爱滋孤儿。扔食物的小孩们、你们听说过这些同龄的故事吗?

还有人说: “人们应有同情心,否则你吃的再好,穿的再好,无异于-群被饲养的精美的牲口。因为你失去对人类的同情心,与禽兽没有区别。”

可是美国的社会生活总体说来太优越了,以至于这些小孩见识不到贫困地区瘦到皮包骨穷人的惨状。有人说他们父母的教育又不一定很到位,也可能他们的父母不懂“民以食为天”,更缺少对贫穷人群的同情心!自然这些年幼的一代,也就不会想到珍惜粮食,他们不知粮食是人类生命之源。我真为他们生活的浪费痛心!为他们乱扔食物成风的怪现状难过!现在中国来的青年们,在美国生活也学着这种乱扔食物的行为,可能这些青年们多是富家子弟, 以吃、喝、玩、乐为至上,令人痛心!不知几时才会唤出他们久违的恻隐之心,同情贫困人群,改变这种浪费现象。

浪费物品不是最可怕,更可怕的是美国多次发生枪击事件。据美国之音2013年9月16日报导:每年美国三万人以上枪下丧生,每天平均有80人以上。2012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费尔菲尔德县纽敦镇的桑迪胡惠小学发生枪击案,死亡28人,其中有20名是5至10岁的儿童,父母的悲痛……禁枪的呼声很高,总统奥巴马也提出禁枪。但未能通过,此后又不断发生枪击案,这才是最可怕的。

(作者高耀洁于2014年6月作于美国纽约并授权微思客发布)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