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少年: 在中大谈自由

最近几天,中大有校媒关于中大自由的新刊在学生饭堂门口开卖,轻松熊抱着红色的封面,校媒人的脸上洋溢着微笑。而几乎同一时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山大学校友,女权主义行动者zheng chu ran等被有关部门带走,中大部分学生发起联署呼吁当局放人却被辅导员访谈,校训和孙中山的图片被疯狂的PS和转发,成了众人对神秘的中大相关部门的不满的宣泄口。一时之间,中大又被推上“自由与否”的风口浪尖。

中大,到底是不是一所自由的大学?

过去的几年中,我无数次听到类似的问题和回答。中山大学是不是一所自由的大学?哦,中山大学是一所自由的大学,因为你看中山大学有这么多“自媒体”,他们的发声多自由啊。不,不对,做为一个中大的自媒体,我可以告诉你中大每个部门用的是什么茶叶。那中大之官僚和其他学校无异?额,也不是,有一次我们面临着来自政府部门的压力,是学校提前知会我们,他们只想保护我们而没有任何批评。呵呵,难道你忘了那些被威胁不能就业或者取消实习机会的小红楼关注小组的同学了吗?

如果你真的去问这个问题,这将是一场没办法休止的争吵。

因为这里面每一个词汇都很大,自由?什么是绝对的自由?先要依法治国还是高举科学民主?中大?到底什么是中大?是一个事业单位法人还是一个数万师生组成的学术共同体?这些问题都有理想和现实两个维度的答案。

那我们就要用环球时报式“复杂中国”这种浑水摸鱼的逻辑去敷衍这个问题吗?我们只能摊一摊手,说声对不起,“中大是不是一个自由的大学”,我们没办法回答。

不,我们身边,每天都有人在回答这个问题。

公民课上举手讨论NGO案例的学生是对中大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小红楼里打扫的年轻人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朋友圈里常见自媒体的高见议论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周保松贺卫方在中大的演讲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那答案是什么呢?

这些用行动去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他们的答案,不会是一句矫情无知的“我最爱中大的自由包容”,也不是一句愤世嫉俗的“你以为中大有什么特别,还不是一样的专制官僚”,他们的答案,留在了历史里,他们知道,你们也会看到。

做自媒体的朋友告诉我,大一的时候他们报道饭堂就会被喝茶,而现在饭堂有了卫生问题会主动联系自媒体和学生沟通,大二的时候他们评论评教制度也会被喝茶,而现在学校部门出台政策之前会联系他们获取新的意见。学校给了一些校媒更多支持,以改变自媒体声音太大的局面,但客观上不同的校媒都减少机关报的色彩。

小红楼关注组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关注文化保育,关注环卫工,他们遇到过各种不同的阻力,你问他是不是阻力越来越少?他说不是的,很难说环境在变好还是变坏,一些部门应对的办法不那么粗暴了,但是也发生了女权行动者被带走的倒退。但他们最高兴的是,理解和支持他们行为的同学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关注身边的社会工作,偏激的人少了,理性关注温和行动的人多了。

中大是不是一个自由的大学?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回答。

他们用行动,去改变,去让时间真正的回答这个问题。当我们在问中大是不是一个自由的大学的时候,我们有期待,我们有不安。但行动,让期待成为事实,让不安成为习惯。这个问题依然会争论下去,但是行动,让争论越来越少。

自由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2015-03-14 独立杂志 逸仙周刊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