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三月十二日「看望謝文飛父母親」記

從湖南郴州桂陽縣城出發,一個多小時蜿蜒曲折車程,到達古樓鄉石馬村已臨近午餐時間,謝文飛 @njxwf 的父親到大路邊接我,昨天下過雨,進村的小路還有些潮濕,拐幾個彎十分鐘便到他家,一棟外牆貼了白色瓷磚看上去有點年份的小房子,與另一棟年份更久的舊房子緊挨在一起,中間是聯通的,裏面的陳設十分簡陋。2

文飛的母親當時還在地裡做農活,是文飛的父親打電話叫她回來的,他們熱情的為我準備午餐,然後一邊煮麵條一邊閒聊,他們二老都是1950年生,樸素的穿著,看上去文飛的母親更顯蒼老,他們告訴我家裡種了三畝水稻、四畝苞谷、一些青菜,養了雞、豬、狗,農村人就靠這些維生,以前還種過煙葉,現在年紀大了,做不了那麼多了⋯⋯
1
文飛母親的口音方言較重,我聽的不是很明白,文飛的父親不時在旁邊插嘴解釋。她談及文飛時有些憂傷,目光慢慢變得呆滯,不停埋怨這個小兒子如何如何不聽她的話,不然現在也不會被關押。說著說著,眼眶裏就慢慢泛起了淚水,靠著門邊看著遠方問文飛什麼時候可以放出來?

我能感受到她對兒子的真摯情感與無限思念,但不願欺騙老人家,輕輕摟住她的肩膀安慰說文飛很了不起,應該為他感到驕傲,有好多朋友都在關心他,文飛並沒有任何做錯,錯的是這個不講任何道理的政府。她又自言自語的輕嘆,以為三月初文飛就會回家來的,幻想又是破滅。她說要是文飛找了老婆結了婚成了家,她也不用這樣操心⋯⋯

我因為有事要趕去懷化,留下兩千元錢便匆匆作別,希望這樣能稍微改善一下文飛父母辛勞的生活,也略表對謝文飛兄勇敢付出的支持,文飛的父親堅持要送我到大路邊,直到看我上車離開⋯⋯

草於2015年3月12日夜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