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撑她们!再不看你就out了!

3月7日,北京、广州、杭州等地共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被警察带走。从3月6日深夜开始,北京、广州、杭州的这些女权活动家竟遭警察突袭拘捕(至少八人: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高垒、徐汀、于莲,截至发稿时为止前五位仍被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4天过去了,她们仍未恢复自由且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情况不明。其中至少3人(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而遭刑事拘留,面临获刑入狱的严重威胁。事发当天,她们正计划3月8日妇女节的反对公交性骚扰倡导活动。

[0310]

王秋.实律师:今日李麦.子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跟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明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0311]

王秋.实律师:今天下午我们三位律师分别提交了会见韦.婷婷,武.嵘嵘,郑.楚然的会见手续,得到所方答复,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之内安排。之后,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些生活费,但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我们只好离开。

胡贵.云律师:

委托:今天收到郑楚.然(大兔)父亲签署的委托书,自此,我将陪着这位20来岁的小女孩一起走过这段人生路……

会见:11日下午武嵘.嵘的律师王.飞、韦.婷婷的律师王秋.实、郑楚.然的律师胡贵.云分别提交了会见手续,所方答复手续需审查48小时内等通知。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钱购买生活必须品,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

同志撐女权

邀请你一起来一人一照片,#同志挺女权# 拍张照片发微博并@呼唤女权小伙伴回家 或私信我们即可。让我们一起亮出同志的态度,用行动守望相助!

工人
联.署声.援

【劳工界对女权活动者的集体声援】

https://www.laogonghuzhu.org/4770.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我们获悉,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警察带走羁押,其中至少包括: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关注者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捍卫者们的行动。

劳工界与妇女界、劳权与女权有诸多交叉重叠之处,女工是劳工的半边天,劳工权利中也包含了女工权利,女工在工作场所遭受严重的就业歧视、同工不同酬、性骚扰、月经期无保护、生育无保险等等侵犯和损害女性权利的情况。劳工界支持各地女性权益捍卫者和女权行动者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主张和活动,对警方在国际妇女节前夕抓捕她们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并要求立即释放她们并予以国家赔偿。

工评社刊文:《深切关注遭受当局打压的女权运动:她们与我们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2baf420102vp8h.html

【工评社2015年3月10日聚焦】

恰逢2015年两会期间,一些妇女权益活动家得知她们一向疾呼的公交.性骚扰问题可能会获得两会代表的重视,而全国总工会也或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她们策划于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在各自所在城市公开倡导设立公交反.性骚扰防治机制。然而令人始料不及也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从3月6日深夜开始,北京、广州、杭州的这些女权活动家竟遭警察突袭拘捕(至少八人: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高垒、徐汀、于莲,截至发稿时为止前五位仍被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其中至少三人(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而遭刑事拘留,面临获刑入狱的严重威胁。

工评社认为,这次事件恐怕是建国以来当局第一次针对女权活动群体的大范围政治迫害,亦是2015年国家欲以铁腕打压民间社会运动的第一个严重信号。这些为妇女权益奔走的活动家们的遭遇与这个社会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我们应深切关注、理解并声援她们。

节选:

不过令人遗憾地是,在上层的迫害与既得利益者的攻讦外,来自大众的隔膜与误解使得女权主义在中国被严重污名化。许多人眼中,女权主义不仅是繁琐经院哲学,更是无事生非的同位语——谈权利积极谈义务消极、小事神经过敏大事装聋作哑、歇斯底里要求政治正确……这些负面特征大致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女权主义。对此,女权主义者不厌其烦地在媒体上对女权主义的ABC进行科普。

我们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女权主义者所倡导的争取两性同责平权、反对父权制框定妇女社会角色的“异端理念”,“忤逆”了当局宣传的主旋——近几年来,在意识到社会保障体系严重缺失、官方意识形态日益沦为笑柄后,国家为了稳定社会、压制青年,试图通过强化长辈、丈夫、夫家的权威,把家庭关系建立在牺牲劳动女性权益和青年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因此大力倡导家庭伦理、传统道德。比如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习近平就特别明确指示“注重发挥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的独特作用”,官方的妇联更直接将之解读为“把家庭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落脚点”,大力倡导传统的家庭观,而女权主义者强调女性的独立自主和自由选择权利,是与视传统家庭为一个女人必然归宿的传统观念相冲突的。女权主义继承了历史上鲜明的妇女追求解放的激进意识形态,使之区别于其他的社会运动。

与一般文化活动不同,她们有为广大女性维权付诸实际行动的性质;但又与一般维.权活动不同,她们有自成体系的思想文化,而且其思想体系具有对国家、资本和统治意识形态的批判性质,同时又付诸行动争取改变政府有关部门决策。结果,尽管她们的主张合情合理、活动方式也十分温和,但当她们的声势越来越大时,就被国家当成了一个需要出手打压的不和谐的异端。

女权活动家从性别意识出发觉察到资本与男权主宰下的种种社会不平等,使得她们成为最积极串联其他民间受压迫者的社群之一,也不可避免地将自身推向暴力机器的打击半径。当罢工工人落难时、当各种社会弱势受压迫者遭遇不幸时,这些行动者义无反顾、果敢智慧地挺身而出,不但破解了弱势者的孤立无援,也在打破主流对女性柔弱无助的刻板印象;而今,当她们竟也遭受国家打压之耻时,难道我们应该熟视无睹隔岸观火吗?

“如果当你面对一个敌人,一个强大到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敌人的时候,有一些你此前根本不认识,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哪里的朋友,突然对你伸出援手的话,那是最美好的感觉。”——1984年一位威尔士矿工的罢.工领袖在一个伦敦同性恋酒吧对曾经捐款支持他们罢工的同性恋者发出的致谢词。

(图为全国各地工人声援照片)

全球女权
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

 

@新媒体.女性:

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武嵘.嵘五名女权者于3月7日凌晨被警方带走后至今未归,只因她们准备举行反对公交.性骚扰的活动。此事经路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道后引起全球关注声援,更有国外女权者发起全球女权联.署,盖尔鲁宾(Gayle Rubin,性与性别政治学家),贺萧(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历史学教授,中国妇女史学家),Judith Lorber(美国著名女权、性别研究学者)等著名学者也签名声援。

3月9日消息,中国将于9月与联合国举办全球妇女峰会。但有国外女权组织批评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活动者,根本不配举办峰会。据悉如果中国政府不妥善处理此事,全球女权组织将联合抵.制此次峰会。

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联署部分留言:

For the country that hosted the Fourth World Women’s Conference in Beijing in 1995, this is particularly troubling.

对一个曾经在1995年举办了北京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的国家来说,这显得特别不对劲。

You are doing very important work! I admire your courage, and I hope that you will be free soon and able to continue your work. You are setting an example for all women* around the world. Keep going! Stay strong! We are thinking of you.

你们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佩服你们的勇气,希望你们能够尽早被释放并继续工作。你们为全球妇女树立了榜样。

Women should never be imprisoned for advocating for their rights.

女性永远不该为了倡导她们的权利而入狱。

In a country that prides itself on women’s liberation, this is a big step back. Please release them.

对一个以妇女解放为傲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请释放她们。

How terrible that exactly 20 years after Beij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moving against these feminists rather than supporting their efforts. Gender equality and safety from gender based violence are causes that the UN supports and that China too once endorsed. These activists deserve praise, not punishment.

恰恰是在北京世妇会举办20周年之际,中国政府便从支持女权者的努力转为对付她们,多么可怕。从性别暴力中解放的性别平等和安全是联合国所支持的也是中国一度赞同的。这些行动者们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惩罚。

NGOCN:《全球千家妇女组织抗议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缺乏透明与魄力》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jA3MjUxMg==&mid=204381670&idx=1&sn=052197da7b5c170233c42d2d3780aaa7&scene=1&key=8ea74966bf01cfb6500023ab025b18009caee464160578b4972fb6fb30e940ae2c30488203566f1fa028f1d3d77bf56c&ascene=0&uin=NjI5MTM0NDQw&devicetype=iMac+MacBookPro11%2C1+OSX+OSX+10.9.5+build(13F34)&version=11020012&pass_ticket=X%2F5FBBlhGDbPvigzTJrwUE1eFjeF9mcpRIKLNHQnURrjw4k5bdcBuzG1SfhoHCDq

《北京宣言》的二十年后,这样一份《政治宣言》绝不是女性们需要的。

作为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致力于妇女和女孩人权实现的组织,我们强烈要求《政治宣言》如下:

做出明确承诺,以完全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这个术语应该贯穿于政治宣言的始终。在《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中,确保妇女和女孩充分享受她们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的目标是贯穿全篇、反复强调的,不仅仅是出现在某个章节。仅仅是在《北京宣言》里,实现妇女和女孩人权这一目标就在第8、9、14、15、17、23、31、32段得到确认。而且,《行动纲领》清楚地认识到性别平等是一个人权问题(见《行动纲领》第1段),并在第2段写道:“作为一项行动纲领,《行动纲领》设法促进和保护所有妇女在整个生命周期充分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在这样的宣言中,政府随心所欲地挑选何时尊重、保护和实现女性权益,是不能够、也不被允许的。

认识到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在推动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人权和赋权方面扮演的关键、明确的角色。没有女权组织,就不会有《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也不会有实践上的进步。进步之所以取得,不是因为政府的仁慈,而是因为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一直以来的不懈奋斗及在这个道路中迈出的每一步。政府边缘化这些组织的企图,就是对妇女的冒犯。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承诺创造赋权的环境和资源,使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在工作时免于暴力。

Gone Girl / 2015-03-11/立即释放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全世界都在撑她们!再不看你就out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