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5.9约谈

今天中午广州花都政警大队约我饭谈,5个警察做陪。

餐中聊到花都西铁成厂倒闭工友抗争之事,我说:这次政府处置的很好,没有抓捕一个工人,两个被抓的声援公民做做笔录当天晚上就放了。该厂大多数工友都比较满意N十2的补偿方案,只是少数几个工友不满,经我们做工作最后都签字了。政警说;政府对资方做了很多工作,曰资企业在中国投资,算是尊守中国法律最好的外企”五险一金”齐全。工作生活环境优良等等。这次工厂倒闭补偿方案己高于国家法律规定,可是还有些工人不满,叹息的说不知怎样才好。我说:这就是政府常年挑起历史的伤痛,鼓动国人仇日,以掩盖国内分配不公,贫富不均,官场腐败坠落,转移矛盾与舆论视角,种下的祸根。政警听罢一笑处之。

饭后做了个笔录,主要是谈及《中国劳工声援工作室》之事,问及什么时候成立的?是怎么想到要用工作室这个名称的?该工作室有多少人?资金来源等等?我回答: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有了并用这个名称发过表文章。目前只有我一个人,以后也只有我一个人,这完全是我个人为劳工维权的公益行为,况且十多年前就有《少明工作室》正规刊物的记载。关于资金的来源,做为个体独立维权无需花费太大,以我以前的积蓄足以维护个人开支,再问:佛山劳工NG.O转型研讨会是个什么情况?我说:转型研讨会的精神就是多跟政府合作,让无良资方付出违法成本。维护劳工利益,同时减轻政府维稳成本和压力。又问:你去惠州富安厂为工人维权了?我说:是,受工人邀请去了两天,但工人最后选择地方工会委派律师走劳动伸裁的方案,并且工人己签字递交,所以我就回广州了。走集体谈判还是走劳动伸裁,这一切都应有工人决定,我不能代咀越刨,尊重工人们的选择。政警如实记录在案。

笔录画押后,政警对我说以上解释都合情合理。只是要求我今后不要再署《中国劳工声援工作室》这个名称,太吓人了,大过全总。我说:行,今后改为《中国劳工声援少明工作室》政警默认了,因为少明是个体的主体。最后政警说:你为劳工维权只要在法律的框架下我们不反对,今后花都发生劳资纠纷你也可做劳资第三方调停人,但只限在花都哦!因为其他地我们管不了。我想只要能为劳工维权,花都也是个不错的实验田呀!抗争空间也就是这样点滴开创的。

以上文章可能要挨砖!但为了拓展抗争空间,我挨了!

《中国劳工声援少明工作室》

刘少明,2015.3.9.
电话:13650929964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