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三八节,喊出女性自由的吼声

“我们行进、行进,我们带来更好的明天。

我们要为温饱(面包)而奋斗,也要为生命中美好的事物(玫瑰)而奋斗!”
1908年3月8日,一万五千多名妇女在纽约市游行示威,喊出口号——面包与玫瑰。这场游行是在纽约市编织业工会的女工领导下开展的,他们要求改善工作条件,制止使用童工和争取投票权。为了纪念这一次罢工,1909年美国社会主义党将2月28日定为全国妇女节。1910年8月,在国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上,德国社会主义者克拉拉·蔡特金提议宣布将3月8日作为国际劳动妇女节,以纪念美国女工的示威游行,并向世界劳工妇女致敬。
今天是第一百零五个国际劳动妇女节,在中国却是另一番景象,从官方到民间到处都在祝福女性们妇女节快乐,与“劳动节快乐”一样,这个节日已经失去了它本来应有的意义。有多少人知晓纽约女工的罢工?又有多少人能够在这一天,真正关注女性是否真的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社会?一句“妇女节快乐”,不会让女性因此快乐起来,反而彰显了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真正处境的漠视。
一百多年前先辈们喊出的那两个口号——面包与玫瑰,那才是快乐的前提,而我们今天的妇女们,其生存的权利与女性的发展虽然得到了很大的进步,然而还有很多的女性,仍然为着基本的生存在挣扎,仍然因为没有足够的发展而苦恼。
2014年七月,因为罢工被工厂开除,50岁的周建容用跳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是中国第一代女性农民工的一个缩影,她们为了工厂付出了几十年的青春与汗水,临近退休仍然拿着低工资,享受着最低的社会保障甚至没有任何保障,时常面临加班,过着二点一线与家庭分离的生活,辛苦赚来的钱供农村建房,抚养孩子与老人,没有什么积蓄。工厂搬迁或者关闭时,他们就被劳动力市场抛弃,等待他们的是一无所有,不再年轻,没有雇主要,没有积蓄,还有少得可怜的养老保障。就这样,她们被资本的剥削与社会的漠视一步步逼上了绝路。
“我们行进、行进
我们带来更好的明天
全世界的女性
站起来为自已奋斗吧!
再没有奴役与剥削
再没有老板枕上香
长工露水寒!
只有
所有人分享生命的可贵
面包与玫瑰
面包与玫瑰!”
这首《面包与玫瑰》里唱的“再没有奴役与剥削,再没有老板枕上香、长工露水寒“的美好愿望,在如今的中国并没有实现,在全球化的世界工厂里,中国女工们仍然忍受着剥削与奴役。八千多万像周建容一样的女工,从农村来到城市,付出劳动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他们拿着比男性少的工资,从事低薪甚至是非正规的工作,生活一直在为“面包”而奔波。
在新自由主义政策主导下的中国,市场化改革不仅制造了廉价而乖巧听话的女性劳动者,同时还将劳动力的再生产推回到家庭,在传统的父权制度下的作用下,家庭的照顾承担者往往都是女性。于是,我们看到无数的女性成为双职母亲,下班后仍要承担家务与孩子照顾。
经济上的弱势地位还加重了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友好,针对女性的性别暴力屡见不鲜,深圳市一份三年家暴求助者的数据显示,有70%的求助者是来自非深圳户籍的外来打工者。然而,性别暴力的受害者尤其是外来女性,仍然处在关爱的真空地带。
面对资本、性别与城乡差别这三座大山压迫的女工们,一句“三八节快乐”无非只是心灵鸡汤式的宽慰,广州胜美达工厂的女工们却用争取养老保险补缴和建立工会的实际行动,让人感受到了女工们团结的力量。历史的经验表明,劳动者的行进,可以把阳光带进。
“冰河在春天里解冻
万物在春天里复生
全世界被压迫的妇女
在”三八”
喊出了自由的吼声
从此
我们一起打破毁人的牢笼
苦难
使我们变得更坚强”

在今天,让我们随着这首冼星海创作的《三八妇女节歌》,一起喊出女性的自由的吼声! 三八妇女节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权利!

转自:新生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