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石门雄黄矿污染受害者追踪

在绝望中等待死亡的污染受害者——曙光环保春节给污染受害者拜年纪实

2015年2月27日——3月2日,正月初九至十二号四天,曙光环保工作人员携同志愿者一行5人前往石门雄黄矿给公害病患者拜年。给他们带去关爱与慰问。同时拜访了医生、村干部、环保局等,了解最新救助及治理情况。

此行拜访的十余个公害病患者家庭均有至少一位重症患者。其中一人刚于初二离世,有三人已送往医院正与死神作最后的斗争,一人从初三就因病情过重停止了进食。这十余位重症患者,大部分都熬不过年中了。

1

【公害病家庭一】上图躺在椅子上的是吴琼瑶,她丈夫患有皮肤癌。包括三个儿子在内,一家五口均是砷中毒患者。从去年3月份我们就开始关注这个家庭。前半年多,她一直都很好。每次去看望她们,她都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直到11月底,她突然被诊断出患有肿瘤,且堵塞了胆囊管。这张图是去年12月2日在她家拍摄的。她当时就躺在那里,肤色发青,毫无气力。她其实可以去治疗的,但光切片确诊就需要一笔对于他们来说很大的费用。同时他们认为切片确诊会导致病情恶化,所以她放弃了。其实,也就相当于放弃了政府承诺的给予的1万元补助,因为政府只依照切片诊断证明发放癌症患者救助金。她当时说很感谢我们能去关心他们,她反正快要死了,无所谓了。等我们下次去看望她时,就见不到她了。最后熬到在我们再次去看望她之前的正月初二,走了。听她儿子说,她死的时候很痛苦,因为没有癌症诊断证明买不到止痛药。

2

【公害病家庭二】上图是龚兆贡夫妇。龚兆贡患有肺癌,从正月初三就因病情恶化,过于疼痛就停止进食了。他的妻子刘元香患有乳腺癌。他们的儿子患有矽肺病,在去年12月底给家里装修时,意外坠亡了。他们三人均患砷中毒。他们的儿媳还患有风湿病和脊椎病,只有孙子尚还健康。这是何等的悲惨!当时我就想,我们要给他们筹集善款。虽然不能治愈他们的病,但至少要在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前,给他们最后的爱与温暖。于是,我让他们摆拍了这张照片。当时我让他们俩站在一块。我以为他们只会很保守与呆板的站着,没想到刘奶奶用右手轻轻抓起了老伴的左手,左手插到了老伴的右手腋下,然后紧紧的扣在了一起。

3

【悲凉的对话】之后,刘奶奶带我们去看望同村的癌症晚期患者熊德敬。进家门由熊奶奶接待了我们。刘奶奶问:你家那位情况怎么样了?熊奶奶说:住院去了,本来要死了,他不想死,要住院~刘奶奶:打电话没,是什么情况啦?熊奶奶:把充电器都带走了。不打电话,死了就打电话。我要他不要治啦,死啦算哒,都开花啦!治也没用,把钱花光啦,后辈怎么办~可他不想死啊!刘奶奶说:我家那位怕痛,不愿意吃饭,没钱,治不了,就这样死了算哒!

 4

那些天,我们就在这种令人悲痛的氛围里拜了这个特殊的年。

经过一二期治理后,半山腰路边的一处积水。(2015.3.1)

【最新治理与救助情况】

在治理上,这里已经完成了治理的第一二期工作,即将启动第三期治理。治理区域包括我先前质疑为何没有纳入第二期治理的2003年国土部门堆放在半山腰的矿渣。同时,这里于3月2日开始了绿化工作。但询问环保局被告知他们不知情,这是林业局的事。坡度25度以上的都要植树,一亩补贴1200元/年。但树种并不具备吸砷功能,对治理无益。成林后只是看上去会舒服些,不至于光秃秃的。据参与植树工作的村民介绍,植树区域包括即将爆破拆除的烟囱区域,这会造成浪费。可见在雄黄矿治理与修复的整体规划上的协作可能是存在问题的。

在救助上,村民对救助仍一头雾水,不满意。如:1、前不久政府启动了新的砷中毒检查,对检查出中毒的村民实施一年一次的排砷治疗。但老年人认为自己反正要死了,无必要再进行排砷治疗。考虑到这里很多家庭过于贫困,可以将治疗资金以现金形式发放,留作生活费或留给子孙后代维持基本生存;2、在癌症诊断上是否可以不用切片。村民有患肺癌,肝癌,皮肤癌,脑癌,乳腺癌等各种癌症,家庭本来就很困难,切片诊断又得花至少1000多。村民还认为切片会加速死亡,所以一般不敢诊断。加上诊断后又不一定能得到补助与救治,不诊断又买不到止痛药,只能在痛苦中等死;3、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人数增多,但拨下来总额不变,致使单人金额由原来的165变成了101每月;4、同样作为磺厂职工,工作岗位就因写法不同决定最后是否能被鉴定为职业病患者并得到相应救助,很多职工因此被排除在职业病之外,得不到较好的对待;5、石门县鹤山村等受害村庄得到了免费体检等政策,而同样受害的慈利县邻矿村的几百受害者,在一年过去了还毫无动静;6、有外地人才搬过来几个月就被认定为砷中毒患者,也被纳入砷中毒救助范围,享受低保。这让村民很疑惑。

曙光环保将继续关注治理与救助,为公害病患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如您能提供医疗等方面的帮助,请联系我们。谢谢!

来源:曙光环保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