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我为什么尊敬区伯?

广州区伯长年坚持监督公车私用,不仅要有勇气,还要辛勤不怕麻烦,还要研究相关政策文件;不仅要有得罪官僚的勇气,还是一件技术活、苦活累活。

区伯1

于推墙而言,如果单论行动、言论的彻底性,我自认为我的人权律师工作需要的勇气、技术一点都不差,反对性更彻底,危险性也许更高,但是无惧繁琐、长年勤于坚持琐细工作,这是我自问难以做到的。

区伯2

心态平和地看,区伯的行动就是真正的公民行动,而每个人只要进行适合自己的公民行动就好,而不必滤及宏大的革命目标。社会的进步就是在每个动机、立场、目标等不同的个体行动中逐渐形成合力推动而进步,而非某些人模糊意念中的总体掌控中行进。

按照某些人的宏大“革命”思维,区伯监督公车私用也经常得到官方、官媒的肯定、报道,他的知名度也主要来自于官媒的长年报道,他就是一个帮助修补体制甚至可能与体制暗中勾结帮助维稳的人,有何值得尊敬?而做此想的人显然既不关注公民的适合切入点,也无视区伯的行动会引起公众对公车滥用的关注和公车私用的制度成因的关注,恶意揣测柴静视频的动机、立场及诋毁谩骂,也是如此。

隋牧青

2015.3.6早上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