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佳德:承德陈国清案,“拯救无辜者”来了

实习律师 黄佳德

201529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决定:再审黄兴、林立峰、陈夏影绑架、非法拘禁一案。

20152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海南陈满杀人纵火冤案做出《高检复通 [2015]1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决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无罪抗诉。

 201531日,当柴静掀起的大讨论正霾锁中国时,我们律师、记者一行七人,驱车前往河北省承德市大庙镇陈国清等人家,正式开始陈国清、朱彦强、何国强、杨士亮四人抢劫冤案(案情简介见文尾)的申诉工作。

 从初生的太阳打东边升起的时候,陈国清的老母亲王秀芹就带着电话守在村口马路等着我们,虽然我们在路上一再告诉她最快也得下午才能到。村口的路很好找,老人却在村口翘首企盼了整个中午,生怕错过了任何一辆北京牌照的汽车。

下午在朱彦强的母亲家,小小的屋子里挤满了律师和四家老少。朱彦强和陈国清的母亲向我们诉说着二十多年来申诉的艰难和坎坷遭遇,呈现给我们所有这些年邮寄和收到的材料和信息,并不解地问为什么那么多大媒体、大专家、大律师都关注推动的如此明显的冤案,就是判死刑呢?最难最绝望的时候,老母亲有过一头撞死在最高人民法院大牌子前的冲动,可死了还有谁为儿子伸冤呢?律师李金星、张庆方、梁小军、袭祥栋和中国网的姜兴记者,介绍了此行拜访家属的来意是来真切地感受压力,与家属一起握好本案的申诉接力棒,并做下一步的案件申诉工作安排。我们向家属坦诚,虽然上个月我们有两起重大冤案的申诉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陈国清案,这一曾引起举国法律人高度关注和广泛参与的陈年冤案的申诉,我们依然感受到异常巨大的压力。签署好律师委托手续,叮嘱家属次日一起前往监狱会见的准备工作后,我们下午5点多便离开了朱家。

直到现在,一些萦绕在心头的细节,心酸而绵长,难以释怀:父亲陈国清被抓时陈博文刚出生不久,整个童年没有拍过一张即使是黑白的照片;老父亲去年去世了,家人却没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在承德监狱服刑的陈国清;就像四川的陈满老父母一样,别人家过的是年,这四人家每年除夕过的却只能是泪水洗面。晚饭后,我们踱步河畔讨论案情,明澈的月光洒在承德繁华市中心的武烈河上,冰面在晚风萧瑟中透着寒气,不见松动……

 第二天32日清早,在村支部开监狱会见用的家属关系证明非常顺利,村两委也多年支持着这群老少的冤案申诉。

上午在承德监狱提交完委托手续后,才知道这里的律师会见需要提前预约,但狱政科的干警听说我们代理的是陈国清案,表示会在职责范围内请示领导尽快安排争取在当日会见,看几位干警态度都比较友好、并考虑到四位申诉人为同一案件,我们便没有在“承德监狱会见要求必须两名律师的规定”上与他们僵持斗争。王科长熟练地开完申请会见手续,带着材料几次进出后,很快告知我们已经安排妥当,下午230三楼会见室直接去即可。在他打电话告知其他部门下午提人时,我们道谢离去。

下午我们准时进入会见室。李金星律师和我会见的是陈国清,梁小军和袭祥栋律师会见了朱彦强,他们的精神状态都不错,申诉意志很坚定。46岁的陈国清患有腰疼和皮肤病,两颗门牙也掉完了。陈国清本就性格随和,天大的杀头冤屈已经在二十多年的监管生活中渐渐被磨为无力的平静,在我们了解案情、他是否遭受刑讯以及如何被逼供的细节时,话不多,但清楚、坚定,不容置疑:“不是我做的、是我做的就不会让父母这么多年坚持申诉不要放弃、人被打的承受不了让说什么说什么……”。我们叮嘱他在监所里需要注意的事项,并告诉除了律师、家属在监狱外的申诉工作外,他自己在监狱里也要回忆、记录一些重要的信息,要利用上个月“最高检下发的《关于在刑事执行检察工作中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强调:对长年坚持申诉的、拒绝减刑的服刑人员要注意调查”这个机会,向驻监所检察室反映自己的案情。在一旁录音的看管狱警,听着我们的会见内容也渐渐感起兴趣,并对我们提出的“仍然继续服从监狱管教、依法合规进行申诉”表示认可。会见结束时,我们向狱警留下了代理律师的联系方式,以便申诉人或监狱保持新情况的及时沟通。

当我们四位律师在监狱里会见时,高墙外的中国网姜兴记者也没闲着,走访了一些本案重要的人物和信息。

接下来,在进一步熟悉卷宗的基础上,其他律师很快会到承德监狱继续会见、了解案情细节,其他工作也将有序开展。

未过十五都是年,下一个春节,多希望陈国清能带着他22岁的儿子,一起到老父亲的坟前:“你儿子是无罪的,他回来了……”

 

   201532

 

图中为朱彦强母亲杨淑霞

 

 

我们非常欢迎并感谢其他律师、专家、记者等朋友加入到陈国清等四人抢劫冤案的申诉团队中来。有关本案的所有材料档案、电子整理版已经发布在洗冤网

http://www.xiyuanwang.net/html/list_1274.html上,并会随时更新本案申诉的最新动态。

 

 

陈国清等四人抢劫杀人案案情介绍

李金星律师

河北省承德市农民陈国清、杨士亮、何国强、朱彦强抢劫杀人一案,迄今历时近21年。

案发于1994年,案件审理历时十年,陈国清等44次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连续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2003722日,河北高院开审理此案,2004326日做出终审判决:判处被告人陈国清、杨士亮、何国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处朱彦强无期徒刑,4人均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见[2000]冀刑一终字第7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该案终审判决,即使被害人家属亦不服:因本案抢劫致死两人,如果是陈国清他们干的,就应当是判处死刑,如果不是他们干的,就要查明真凶!

终审宣判后,被告人的家属和辩护律师表示,不服高院的判决,将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同一个案件,被告人为何被判处5次死刑?“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接受陈国清等人家属的委托,接力前辈律师,继续进行援助申诉工作。

因存在以下严重的实体或程序问题,我们认定“河北承德陈国清等抢劫杀人一案”属于目前所知道的最为重大的刑事冤案——四名被告人都是“活着的聂树斌”:

 1、被告人没有作案时间,本案四名被告人都有非常充分的不在现场证明,多名村民可以作证!

2、被告人自述均遭受残酷的刑讯逼供,多次翻供,口供之间矛盾重重;

    3、本案或有真凶!在押犯罪嫌疑人刘成金检举揭发本案真凶另有他人。

本案就是聂树斌案的原原本本的翻版!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