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铭:政治犯的信念与自由

昨天,82岁高龄的老作家铁流先生以认罪为代价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判处缓刑4年。类似的情节在近期似乎有愈来愈多的趋势。有过牢狱经历的政治犯或良心犯可能或多或少都曾经面对过这样的压力,要在认罪和不认罪之间进行艰难的选择。没有身临期境的人可能很难有切身的体会。

2011年3月16日,在深圳福田看守所监押一年半后,我被送到了韶关北江监狱。因为还有一年半的余刑需要服完。原以为在监狱会获得比看守所更宽松的“代遇”。因为在看守所时不少进过监狱的犯人都会向第一次进监狱的犯人传递一种监狱生活比看守所要宽松的看法。在我实际进到监狱后,发现并不尽然。以我个人的感受和观察,对于普通刑事犯来说,监狱的生活比看守所的确宽松,至少活动的范围大多了。但政治犯和良心犯可能则相反。因为进入监狱后,对政治犯和良心犯从精神到肉体的迫害、折磨及考验才是真正的开始。

填写认罪书是所有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服刑的犯人要面对的第一道程序。普通刑事犯大多不会在这个环节上纠结,就象1949年后国人入党一样,不会在对共产主义是真信还是假信上纠结,抱着既来之则安之,很容易就认罪了。因为在共产党的监狱,认罪是获得减刑的第一条件。对于普通罪名的犯人而言,既算顺利通过了第一关,要想获得减刑,后面还有无数的关卡在等着他去疏通。但对政治犯和良心犯而言,只要通过了第一关,后面的关卡几乎不成问题。但这个认罪的第一个程序洽洽是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最难过的一关。因为绝大多数政治犯都是在坚决不认罪的情况下而被判刑的。

在进入广东韶关北江监狱后,面对狱警要求我认罪的各种压力,我的感觉是既困惑又好笑。心想,人都关进来了,认罪不认罪真的很重要吗?因为我发觉狱方特别重视政治犯是否会认罪,往往会委派一名警员专职或指定一个小组围绕着一名政治犯和良心犯开展攻势,千方百计要逼迫其认罪。

对这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在观察和思考了很久很久以后,觉得他们的真实意图并非真正相信政治犯能真心实意的认罪,而是企图逼迫政治犯和良心犯违背自己的意愿而认罪,鼓励他们讲假话,讲违心的话,讲自己并不认同的话,以各种形式自污,以期从精神上彻底打垮政治犯,达到从灵魂上杀死政治犯的目的,希望让政治犯和良心犯变成没有信念的行尸走肉。

诚实,守信,公平,正义,和平,自由,文明,是所有宗教信仰对信众的共同要求,也是所有正常社会的普世价值。而谎言,虚假,邪恶,背叛,野蛮,暴力,则洽洽是极权社会的通行证,是人间地狱的法则,是地狱魔鬼的统治手段。再多的行尸走肉在撒旦魔鬼看来都不会成为它们的对手,因为撒旦魔鬼正是行尸走肉的统帅,没有灵魂的肉体洽洽是东方魔界最需要的兽兵。撒旦魔鬼最害怕的是上帝,是神,是有信仰有灵魂的人民。所以撒旦魔鬼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有信仰的人变成他们的同类。所以,当他们觉得目的已经达到,自己面子上也过得去,对于现实影响也确实不会太大的政治犯和良心犯也就会适当让步,关与不关,或关多久也就不是特别重要了。

因为当局也知道,所有的敏感案件并非只是搞定已经入笼的当事人个体就能万事大吉,他们实质上面对的是世界潮流,是在与人类正义较量,是在与文明为敌,是一场短时间内不会结束的斗争。因为自信早已不在他们一边。

2015年2月26日(正月初八)赣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