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庆: 当特务们管起反对党内部事务

m0403-ql2p1

特务们当做了升官立功的“救命稻草”。在此,我有必要做出如下说明:

第一,直接“代表”中共当局来与我打交道的杭州市公安局与拱墅公安分局的历任国保(在民主党公开组党之际还叫“政保”)曾多次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树庆你是否参与过中国民主党一大的讨论与筹组?我是这样回答的(多次重复):民主党的一大是迟早要召开的,在召开一大前,几乎每个民主党员都会想到这件事,一大问题是我们日常聊天中经常提及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实际上,不管是谁,所谈论的中国民主党一大,都是说说而已,更确切地说是在开开玩笑罢了。这是因为在中国大陆开放党禁前民主党不可能开成具有普遍代表性又符合民主程序的一大,所以你们大可不必将任何谈论中国民主党一大的人作为政治迫害对象。

第二,中国民主党力图将自己建设成一个尊重与恪守人权、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开放性政党,始终严防自身演变成独裁专横的列宁主义政党,因为我们深知列宁主义政党的结果就是党魁支配组织、组织绑架国家、国家压制民众。既然如此,可以肯定,在开放党禁前,无论海外、还是国内,任何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即组织召开一个具有普遍代表性又符合民主程序的一大。如果几个人勉强凑合、草草完事地开成了所谓的“中国民主党一大”,其做出的决定很难让其他没有充分表达或有效参与的民主党成员或组织遵从,其结果是导致民主党部分组织的变质、也加剧整体的分裂内斗,不仅难以实现民主党捍卫人权、推动中国实现民主法治的进程(现阶段主要通过履行在野党对于执政党中共的监督制衡,并发展自己来加强这种制衡能力),也有违与民主党“和平(非暴力)、理性、公开、合法(法治)”的行动准则之“理性”准则。所以说,任何民主党人目前所谈论的一大因其缺乏可行性,只是停留在口头的开开玩笑而已,我们民主党人都没当真,中共当局倒当起真来了,岂非可笑?中共自己腐朽管不好连累了国家与人民,而滥用国家公器(警察,国家财政供养而非中共党费私养)管起反对党内部事务来倒“雷厉风行”,同样荒唐可笑!

陈树庆
2014年4月4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